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1

目录及文包


11 热夏



       习惯了早饭的叶修没有以前那么挨得住饿,之后几天,每当叶修觉得肚子空空的时候,苏沐橙就会“恰好”拿出一堆食物,发展到后来,不单单是热水和糕点,还会出现其他更符合营养学的东西,甚至连胃药都有。

       在其他人纷纷感慨“叶修你是不是早有预见才从小培养媳妇”“这样的女神请给我来一打”“单身狗是一种脆弱的动物,请关爱他”时,叶修奇异地保持了沉默。

       他早有预料,既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好意,那么之后的变本加厉,就更难以遏制了。

       凭良心说,他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有些事情,不是感情就可以解决的,可那还需要什么?叶修此刻才察觉,他的话里存在漏洞,就是这样对方才还没有死心。他们陷入了一场你知我知的拉锯战,目前来看,似乎张新杰并没有单方面告停的打算。

       既然这样……

       叶修有些好笑,以为这些细心的小手段就可以轻松将他攻陷吗?

       那他不如坦然受之,让张新杰看清他吃人也不嘴软、拿人也不手短的态度。这种不会有软化的折磨,终究还是会让他死心的。


       张新杰也从来不会掺和在这些感慨里,一板一眼地按照自己的计划训练、生活、提供隐蔽的关心。他习惯了给自己画一条线,不后退也不逾越,现在做着自己擅长的事情,更是将这种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令叶修也挑不出刺来。


       这样看似平和的局面,实则有两根绷紧了的神经在较着劲,谁先松懈,谁就一败涂地。

       但谁也不会去主动认输。


       到了那天,B市下起了一场久违的大雨,空气里都是清新的潮意,华灯从一街水色里流转出梦幻般的霓虹,几乎炫花了人眼。

       都到了酒店门口,这群看起来青春逼人的小伙子还在争到底去哪条酒吧街,也被请来的义斩几人只能哭笑不得地将令人看一眼就眼红的豪车停在路边。

       “当然是去那了,全B市就这最热闹!而且我听说这条街的老板自己就是明星,明星啊!你们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运气好上个厕所都能见到偶像好吗!”

       “多大了还追星,别忘了我们也算半个公众人物好吗,酒吧这种热闹的地方,万一被荣耀粉认出来怎么办?留你转移注意力吗?”

       “要我说去这好了,又安静,环境又好……”

       “你们到底要吵到什么时候?”唐昊不耐烦,“找个KTV都要打架吗。”他才刚说完这句话,三个人齐刷刷地安静下来,齐刷刷地看着他,异口同声,“我不介意。”

       唐昊:“……”

       “说起来,新杰呢?”不远处喻文州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个人,“他不来吗?”

       “他不来很正常啊,前几次不都没参加么。”张佳乐替没来的人辩解。

       喻文州皱眉皱得不动声色:张新杰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台子都搭好了,演员齐全,主角不缺,他居然罢演了?又不是没看出来自己的意思。喻文州思索一秒,视线去找叶修,见对方正和苏沐橙聊着什么,便对旁边的王杰希道:“王队,你是本地人,肯定知道哪条街最合适吧。”

       王杰希说了个地点。

       喻文州笑:“那几个吵得不可开交的就交给你来搞定了?我去找新杰。”

       王杰希看了看叶修那边,楚云秀也掺和过去了,似乎正和苏沐橙烦恼着什么,他依稀听见“减肥”“体重”“菜”之类的关键字词,便见叶修说了一句什么,神色温和,两个原本唉声叹气的女孩子突然瞪了他一眼,却一扫郁闷,又聊得愉快起来。

       “你觉得这样做有用?”王杰希问。

       “也许吧。”喻文州叹气,大家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大部分又都是多年好友,即便战队之间有什么龃龉,摊到个人身上,却很容易消释。以这两人的性格和情商,怎么可能会主动和人冲突,除非是非矛盾不可的事情——那又会是哪种事情呢?这两个人,除了荣耀,实在是无论什么方面都似乎反差极大啊。

       或许这也算缘由?


       张新杰本来在看视频,喻文州就来敲他门。张新杰当然明白为什么前几次集体活动喻文州都随便他,这次却偏偏要他去。但现在已经九点多了,真跟这群人走,11点之前那肯定是上不了床的。

       雷打不动的生活规律,一旦有一次松懈,很可能就要一溃千里了。

       但喻文州一句话说服了他:“偶尔破例和比赛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答案不言而喻。

       喻文州都上升到这个地步了,张新杰当然没法拒绝。他们上车时,黄少天远远就招呼:“队长来这,我千辛万苦抢到了个座位!”

       剩下张新杰,环视一圈,只有文客北车后座还留有一个空位。

       以及一个叶修。

       车窗贴着一层浅黑色的薄膜,仿佛给叶修泰然安稳的表情也蒙上了朦胧的暗。叶修显然也注意到这个,他和张新杰的距离比较近,便朝旁边挤了挤,将车门打开,换作以往,他肯定会先开口招呼,但现在这些,全被坐在更里面的方锐代劳了:“这有位子,来这里!”

       张新杰又看看其他车。

       “别找了,就这才有位置,张新杰你快上啊,晚了就赶不上那个Cas……Cas什么来着?她的表演了。”被叶修挤过去的方锐催促着喊。

       “Cassetie啦。”苏沐橙回头提醒。

       张新杰在方锐催促下,踏着不疾不徐的步子走过去,仿佛很平常地和叶修交错了一眼,微微垂头弯着腰上了车。

       这是炎热的夏夜,高温是这个季节的特征之一。导致皮肤未曾靠近,那股粘浊的热便雾气般扑来,跟叶修冷淡的态度交织出鲜明的界限。

       它从叶修的手臂、腰背、头发,甚至吐息中扑来,像一只调皮的手,轻抚。

       不带恶意,又充满了诱惑。

       而张新杰也自然而然地回馈。

       他不知道叶修有没有意识到他们彼此的体温在某种程度上热烈交融,那是一种天然而不可阻的融洽,好像叶修不曾抗拒、不曾冷淡。他倒宁愿自己不知道,也未曾感受过。因为这幻觉实在是太真实了,因而不得不努力无视——为了不让他和叶修本就危险疏离的关系,跌入更深更远的悬崖。


       关上的车门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响,幻觉消失,回归现实。眼尾一闪而过的霓虹蒙着层烟墨,提醒他这个封闭的空间是短暂的,而且……

       “张新杰,你坐个车还这么正式?瞧瞧老叶,他都快瘫成泥了。”方锐嘲笑道。因为张新杰始终一言不发,而且从上了车,就严格执行一般人忽略的流程,熟练地扣上了安全带,正襟危坐,挺直的背脊似乎生来就带着令人咋舌的固执。

       ……而且不止他和叶修两个人。

       张新杰不甘不愿地接受着这个认知,给了无意中也提醒他残酷现实的方锐冷冷一眼,又迅速回过头。视线完美地避开了中间的叶修,险险从留白擦过又退出。

       这个时候不能看叶修。

       他张新杰千锤百炼,身为霸图男儿,怎么着也已经练出了抵御蛊惑的自制力,不能在这种走钢索的关键时刻,一败涂地。安全第一,如同叶修所说,“在保席的基础上,争取冠军。”


       这时,那个蛊惑他人的存在,在他身旁理直气壮抱怨:“方锐别闹,我补个眠。”

       张新杰直视前方,目不转睛。

       前方是苏沐橙,在兴致勃勃地玩着手机,屏幕上时不时绚烂一把,她似乎玩的什么游戏,是什么呢?最近有哪些流行的手游?他们在移动的车上,苏沐橙不可能连上wifi,那么就……

       张新杰努力集中注意力推测,就快要推测出下一步的时候,耳朵里,生出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同时方锐不满道:“都要玩了补什么眠,老叶我跟你说,你可越来越不合群了啊,快醒醒!晚上再睡!”

       张新杰完全没有心思纠正现在已经是晚上——晚上九点多。他仔细辨认着,似乎是方锐在对叶修做什么恶作剧——亲密而被宽容的,或许是肌肤相亲?又或许是衣服的摩擦……他的心像被猫爪子微微挠了一下子,几乎克制不住要转过头阻止叶修队友完全正常的亲近——话说回来,他怎么能肯定那就是正常的,不是心怀叵测的?正如也不会有人知道——除了他自己,他张新杰竟然会大庭广众之下对叶修产生生理反应……

       不对,他在想什么!方锐怎么可能对叶修有非分之想?!

       “唔——”叶修发出一声模糊的低吟,一种从骨髓里透出来的慵倦。

       ……不能随便猜忌。

       “嗯唔!”叶修又挣扎了一下,他可以明显感觉到那动静。

       …………一定是方锐的恶作剧。正常,这很正常。

       “怎么了?”张新杰闭了闭眼,还是没能忍住。

       “嗯嗯——废物点心拿开你的手。”叶修忍无可忍低斥,终于拿出力气,挥开了捏着鼻子阻止自己顺畅呼吸的方锐的手,并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张新杰沉声:“他干什么了?”

       叶修说:“问他,多少岁了,还这么幼稚。”

       方锐无辜:“我不就趁他睡觉捏鼻子吗,老魏还挠过他脚心掀过他被子呢!”

       张新杰瞬间觉得自己的幻想龌龊到了极点。他自嘲地呼出口气,平静道:“他想睡就让他睡,只要下车是醒的就行。”

       这句话里带着一点不自知的指示性的强硬,霸图队员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副队长这种融入了言行举止和赛场的强硬,都会毫不犹豫地严格执行。但方锐不是霸图队员,自己本身也做过副队长,当然不可能这么听话。可他被张新杰的不同寻常震了一下,竟然只是和叶修开了几句玩笑,便妥协了。


        酒店离他们要去的地方还挺远,开车至少半个小时,幸好现在不是用车高峰时期,B市的拥堵全国闻名。文客北开的一路平稳,丝毫颠簸都没有,叶修睡得也很安稳。

       但车里的温度调的有些低,他在迷迷糊糊、质量不高的睡眠里,下意识寻找热度。

       可能是还有点意识,他先找上了方锐。

       没过几分钟,方锐便撇了撇他。方锐也在玩游戏,是有点过时的切水果,叶修的头影响他肩部动作,不能很自如地控制方向。他刚撇开叶修,叶修的头就一路下滑,最后滑到他手臂上……

        靠,还能不能好好玩游戏了。方锐干脆暂停,将叶修摆正,又把他的头朝向一直莫名其妙看着窗外或者正前方一语不发的张新杰,想,死道友不死贫道,你要坑就坑霸图的去吧。

       他愉快地重开一局。


       于是叶修第二次,就靠到了张新杰肩膀上。

       他靠得如此突如其来又自然而然,充满了一贯的理所当然,张新杰反倒被他吓了一跳,不动声色地看了一遍,文客北正在认真开车,时不时跟低着头的苏沐橙玩笑几句,方锐好像也在玩手游吧,总之不会有人注意这边。

       但叶修醒来会不会不自在……?

       或者破坏微妙的平衡?

       张新杰一时有些踌躇不定。他伸出手,仿佛要干脆地推远,又想眷恋地拉近,这种矛盾让他的手呈现出一个比较怪异的姿态:五指欲张,凝固在空气里,神经性地要蜷成拳。

       叶修蹭了蹭,可能是张新杰许久没有动作,让他意识到了这一次的靠枕会很配合。所以他安心地又凑近了一些,头埋到了张新杰脖子里,那里有一块皮肤很柔软,不会咯到骨头,是最理想的助眠地。

       他理直气壮地放弃最后一点思索,争分夺秒休息。

       张新杰哭笑不得,手指痉挛了一下,终于把叶修向他这边拢了拢,以便更好的休息。



评论(6)
热度(102)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