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看完湄公河的后遗症

想到有一个梗,黄叶/包叶的,训导员与警犬。老叶是一个做牛做马兢兢业业的训导员,少天或者包子是一只黑背,功勋犬,高大凶恶的护卫犬,忠心护主。他们一起立下了赫赫战功!

老叶被家里催婚了,于是少天/包子吃醋,某一天夜里叶修的床上出现了一个赤果果的男人……


老叶:(懵逼)卧槽?!

少天:老叶你真是太不乖了!有了我还想别人?!她能像我一样帮你挡子弹排地雷吗?能每天和你同床共枕陪你退伍吗?能睁开眼的第一眼就认定你吗?……老叶我警告你,再不用身体安慰你最亲密的战友,你就要失去本宝宝了!

老叶:(冷漠)哦,那你去吧。

少天:老叶你无情无义!

老叶:少天你无理取闹。


包子:老大!我终于可以抱你了!老大,我可不可以亲亲你啊?老大,我可不可以摸摸你啊?老大……

叶修:……我不是你老大。

包子:可我是你小弟啊,他们都说老大和小弟是标配,老大,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叶修:……你听谁说的?

包子:上次那个大毒枭!

叶修:……坏人说的话不能听。

包子:好人呢?

叶修:有一部分能听。

包子:老大呢?

叶修:全都听!

包子:老大说过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是我们哦!

叶修:……所以?

包子:所以老大,我们结婚吧!民警是好人吧?他说结婚的人就能永远在一起!



评论(3)
热度(54)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