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一生的模样 番外三

番外三 那些散落的片段


是本来预计要加在正文里然而最终没能写出来的片段

 

1.决赛之后

 

       “叶神,小周不见了!”江波涛急匆匆地跑来。

       兴欣一行人转过身。

       第十赛季终于落幕了,兴欣刚刚结束一场盛大而半途戛然的狂欢,被月中眠他们撺掇着另外找个酒店继续狂欢的余韵。兴欣众人多多少少也还是有些兴奋,叶修本来想拒绝,但想想自己明天就要走了,说不得要醉一场,于是答应。

       谁料还没走出选手通道,就得知本来记者会早就结束先一步离开场馆的轮回会出状况。

       队长不见了?

       小周可从来不是这么率性的人啊。

       江波涛看着叶修有些怀疑的神色,叹气:“是真的!打电话关机,房间也没人,队员都说记者会一结束,就没看到小周……我想来想去,可能他会来找叶神?”

       为什么轮回队长要来找他们队长?

       兴欣小辈们面面相觑,知情人士在苏沐橙的温柔笑容中感觉到了什么,纷纷不动声色后退,和交谈的两人保持着听不到的安全距离。

       苏沐橙说:“叶修,既然你有事,那我们先去酒店布置一下啦。”

       叶修点头:“你们别点太多酒,宿醉会很难受。”

       “得了老叶,一年难受也就那么几回,而且这次,再难受也值了!”方锐挥手,“走吧走吧,今晚我们不醉不休啊!”

       “要不要叫上孙前辈来?上次就说好了的,下次再喝酒不能缺了他……”

       “呃,那义斩恐怕也要来吧?”

       “……我说,你们都忘了今晚是要算在经费里的吗?”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赢了哎!赢了哎!老板娘你看……?”

       “好!能叫的都叫来,我们今晚——不醉不休!”

       ……

       “……”叶修嘴角抽了一下,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顺势去轮回那蹭一晚,今晚有点情况不妙啊!他回头对上江波涛焦急的眼神,“小江,小周有分寸的,他应该是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去哪散心了?你不用这么担心,说不定过会儿就回去了……”

       江波涛苦笑:“叶神,关键是输了比赛吗?”

       当然不是。

       “……”叶修说,“一起找找吧。”

       “谢谢。”江波涛松口气,虽然知道小周已经完全放弃了,但不论怎么说,感情从来都是不能说忘记就忘记的,何况自家队长那性子……有叶修在,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了吧?

       ……果然很快。

       他们刚刚走出选手通道,江波涛就无语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靠着对面温暖的路灯,浅黄色的灯光暗影下,晕染着地上一条长长的、孤独的影子。

       那个人低着头,帽子遮住了被粉丝们无上推崇的眸,高挑,修长,在清冷寂寥的街头,仿佛入了画。

       “……小周。”叶修喃喃。

       果然在等着么……江波涛很自觉自动地道:“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别太晚了,注意安全,附近还有些荣耀迷没散。”然后遥遥向已经抬眼看过来的周泽楷比了个手势,就利落地离开了。

       叶修想轮回副队长果然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哪怕在输了决定一年成果的决赛后、面对着拐带了自家队长的罪魁祸首时。

       他心绪复杂地走了过去。

       周泽楷将帽子推上去了一些,露出一双眼,深邃而幽远,仿佛情深似海。他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叶修一步一步将距离缩短,好像在很专心地看着一场演出落幕,表演者正在谢幕,而他是最依依不舍的观众。

       “好久不见。”

       他浅笑。

 

       几年前,夏休期的某个下午。

       初出茅庐就已一炮打响的明星少年,在徘徊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打开门,那时叶修站在窗前,回头看他。千言万语堵在心口,最终不善言辞的他,也只是说出了一句:“好久不见。”

       那时周泽楷是怎么想的呢?

       ——想念由来已久,而心动不过一瞬。

       他就在这一瞬间决定,要追随这个人的脚步,追随他的荣耀,追随他曾经的光华万千,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告诉叶秋,总有一天,他们会站在一起。

 

       现在,他也成为了荣耀第一人。

       他不用再追随了。

       他甚至可以超出叶秋的成就。

       但他还是只能说这么一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真的好想你,可惜我却不是那个陪你继续走下去的人。

 

       叶修恍然。

       这是一句他们都很熟悉的话,叶修一瞬间仿佛回到了那年,那个俊美的少年就乖乖站在门口,笑得璀璨而羞涩,应了这一句话。那时他们重逢,而此刻,他们告别。

       不过这一次,该换个回答了。

 

       叶修经过他,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有些好笑:“怎么就好久不见了?小周,几个小时前我们还握过手呢。”

       周泽楷也笑着,坐在他身旁,“那时我就想说。”

       “怎么不跟队员一起回去?”叶修觉得手有点痒,下意识掏烟,掏到一半意识到面前的人是谁后,就停住了,转移注意力般道。

       “想见见前辈。”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有些话想说。”

       “想说就说吧。”叶修鼓励。

       周泽楷顿了顿,“下个赛季,还能见到前辈吗?”

       “不会。”叶修果断,“我明天就要申请退役啦。”

       “果然……”周泽楷低声呢喃。

       叶修虽然没听清,但从对方了然的神色里也看出来了:“你是怎么猜到的?”

       “……今晚,群里有人讨论。”周泽楷闭了闭眼,“我不相信……”不想相信,所以才特地来找你证实。可惜,却得到了最不想要的答案。其实这个答案,他们这些人一开始就有些心理准备了吧?但周泽楷依旧难过。

       叶修无言了一会儿,见周泽楷也跟着沉默,本想叹口气,但他笑了起来:“干吗干吗,这种事情你们不是早就猜到了吗?我一个要退役的都没这么难受,你这个当红明星反而还要我来安慰吗?好歹也是个一队之长吧,心理素质这么弱可不成。”

       可惜他不是黄少天,活跃气氛这种事,可没荣耀那么有天赋。

       周泽楷还是默默地看着他,一双眼暗光流转,不说话。

       但他的眼睛已经在问:不能留下吗?哪怕不是在赛场上也好。

       “不行啊,家里老头子反对……哥好歹也算是衣锦还乡吧,不能不知足了。”叶修摊手。

       周泽楷看着他。

       叶修快撑不下去了:“小周……算我求你别这么看我,好好好!我以后还是会上网玩游戏!”

       “……”

       “绝对不错过你的QQ!”

       “……”

       “……可以视频!”

       “……”

       “我明天就去买手机——”

       周泽楷很善解人意地说:“前辈别勉强。”

       “不勉强……一点也不勉强……”叶修无力扶额。

       “说话算话。”周泽楷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又露出一个笑容,八颗洁白优美的牙齿在灯光下十分明亮,唇角翘起如弯月,转眸流精。

       ——真是一个让人肾上腺素狂飙的笑容啊。

       叶修情不自禁欣赏地叹息,抹去自己被后辈趁机敲诈的事实。

       “前辈什么时候走?我有车,可以送行。”周泽楷趁胜追击。

       “不用!我弟会来接的。”叶修立刻道。

       “弟弟?”

       “嗯,他叫叶秋。”

       “叶秋?!”

       “这个说来话长……”

       “……”周泽楷看着他。

       “……好吧,我长话短说……”

 

       “说起来,小周家里人还反对吗?”

       “还好,俱乐部也在做工作……”

       “也对,而且小周现在收入不菲……”

       “嗯……”

 

       当晚,两个先后荣耀第一人,就这样在街头有来有往地聊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天。如果这个记录被公布出来……一定能彻底打破所有人对周泽楷的认知。

       至少,那些记者绝对要疯。

       叶修大神,荣耀也就算了,为什么就连这方面也不给我们留条活路啊!!!!

 

2.了断

 

       韩文清在准备队长交接的事宜。

       荣耀联赛的第十一个年头,Q市初夏,阳光明媚,霸图也要迎来新的领导班子了——宋奇英即将成为霸图的新任队长。

       叶修本来正忙着兴欣青训营的第二轮筛选计划,听说此事,也千里迢迢地过来了。

       于是霸图一群人,终于见到了被他们的队长瞒得很严实的“队长夫人”。

       “……”

       “……”

       “……”

       一片尴尬的沉默。

       “咳咳……”张佳乐仗着自己是前辈,先一步开口,“我有事先走了。”

       “我要去订送别宴的酒店。”张新杰也点点头,和张佳乐双双离开。

       哎前辈!……一干霸图小辈无声地在心里呐喊,表面上,齐刷刷看向站在叶修面前不动如山的年轻队长……而宋奇英心里泪流满面,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大喜大悲的时候还来雪上加霜啊!他真的觉得这种揭开真相的恐怖可以来得晚一点点……

       叶修很亲切地问:“小宋,你们前队长呢?”

       这个“前”倒是加的很顺口嘛!——一干人不爽心道。

       宋奇英有些结巴:“队、队长……还在里面、收拾东西……”

       “来早了,现在进去肯定要搬东西。”叶修有些后悔地喃喃,“早知道先回家好了……”

       回家?!

       回哪里的家?叶修在Q市还有家?!不会吧……他们都同居了?!——一干人惊恐地想。

       “叶、叶修前辈……”连霸图队员里对叶修的态度最客观最端正的宋奇英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叶修说:“嗯?有事?”

       “……没……”宋奇英下意识道,就感觉后背被谁掐了一下,立刻改口,“嗯……是有事,前辈,不如我们去休息室聊聊?”

       叶修觉得左右无事,就答应了。

       宋奇英回头环视一圈,想找个垫背的,奈何叶修刚点头,那一堆队员兼损友马上左顾右盼一个个找借口溜得一干二净。新上任的霸图队长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举目无亲的孤独。

 

       “前辈,我能问问你和我们队长,是什么时候……”宋奇英还说不出“在一起”这三个字,起码在叶修坦荡荡的目光之下。

       叶修漫不经心:“本赛季前吧,当时国家队不是要第二轮宣传么,我跟老韩很久没见,就同居了。”

       逻辑呢?!

       很久不见,就同居了?

       这前后到底有什么因果联系啊!!

       宋奇英有气无力:难怪当时队长一听到国家队二次宣传还曾爆过粗口,当时秦牧云几个人都吓坏了……原来……是因为这个而焦躁啊。没想到在心中如天神一样只能仰望的队长居然也会因为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而……宋奇英一时心情微妙,突然有点好奇起来队长和叶修前辈的日常相处情况了……

       “很惊讶吗?”叶修看了看他的脸色,笑着问。

       宋奇英老实点头:“我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

       叶修很愉快地笑了一声,自己也猜到了他给霸图小年轻带来的冲击波有多严重。其实他和韩文清从来不会在乎外界的看法,当初决定了在一起时,他就做好了坦白的准备,反而是韩文清有一次问他:“如果被发现了,你想让其他人知道吗?”

       叶修神色诧异。其他人,在他心里当然指的是他们身边的朋友和亲人。

       “……老韩你没发烧吧?这种事情还需要问吗?”叶修没怎么在意,当寻常抬杠一样回复了。

       “如果你想瞒着,我没意见。”韩文清很平静,“选择权在于你。”

       “……”叶修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千算万算他也想不到韩文清居然会……说出这么无奈的妥协,而对方居然还很若无其事!叶修连手里的鼠标都放下了,他正在和一个训练生打一场严肃的指导赛,只能发个暂停的消息,让对方另找他人。

       叶修转身定定观察韩文清的神色,对方一片坦然,任他打量。

      排除了受刺激的可能,叶修皱眉:“你到底怎么想的,这种事当然要让他们知道了,你别告诉我你打算隐瞒一辈子!老韩,不开玩笑,我宁愿分手!”

       分手。

       这两个字一出口,两个人同时眉头纠结了一下。

       韩文清也转过身,和他对视:“我家里已经知道了。”

       “那——”那你问这个问题还有意义吗?!

       “我原本打算退役的时候公布这件事,”不实打实地说出来,有些人还是不懂名草有主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他就不知道那些小动作。“不过现在我把选择权给你。”

       叶修叹了口气:“你要说就说呗,不过一想到你韩文清在某些人眼里成了晚节不保的那种人……靠,”他难得骂了一声,“有点不爽。”

       韩文清没有说我也是。

       他突然觉得自己多虑了。从来一往无前的自己这辈子能有几次多虑?——而这些,差不多全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说来好笑。

       但他没有笑。

       “唔——”

       灼热的气息相互缠绕,他们在一室温馨和沉默里开始一个格外长而缠绵的吻。

 

       “……叶修前辈?”

       在宋奇英的声音里,叶修从那个缠吻中回过神来,就见到对方有些神色奇怪地说,“叶修前辈……你是不是发烧了,脸好像有点红……”

       “……”叶修说,“太热了。”

       “啊?”宋奇英心想,可这天气,还没到开冷气的时候呢!

       叶修见他还有些担心,想转移话题,不知怎么回事,一开口就道:“其实我自己也有点不相信,有时候都觉得我和你们前队长能在一起,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呃……?”宋奇英转过脑子来,十分吃惊叶修会这么说。因为他从来没有在这个人脸上,看到过自信和坚定之外的负面表情。然后他戚戚地点头:“叶神和队长当时一定很辛苦吧……”别说舆论的压力了,光那两个人的脾气就……

       “是啊,差点就彻底了断了。”

       叶修想起了那天洗手间的情形。当时他真的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劝韩文清放弃的,因为那个落在脖子上的短暂亲吻……实在是太挑拨人心了,而他差点就动摇心软。正因如此,才更加深了他结束一切的决心,否则,他一定会辜负另外一个人。

       他当时难受了很久。喻文州离开之后,他还呆在那个雅间,久久不能摆脱。

       没想到断了的续点也会有重新接上的时候。

       这就跟一场比赛里,君莫笑突然死而复生一样神奇。命运一般的作弊。

 

       宋奇英看着叶修再度陷入回忆里,脸上流露出感慨万千的神色,心里更加好奇了。虽然性格稳重到被粉丝称为“小张新杰”,但少年毕竟是少年,有些情绪是怎样也抑制不住的,可惜叶修看起来没什么解惑的兴趣,这个么……宋奇英有些狡黠地想,或许可以交给张佳乐前辈,让他去深入挖掘一下?毕竟同辈比较好开口嘛,而且张佳乐前辈可从来不是什么两耳不闻八卦事的人啊……

       “叶修?”

       两个人心思各异时,有人突然出现在休息室门口。

       宋奇英脑海里那些不怎么光明正大的念头立刻一扫而飞,他端端正正地站起来,正色道:“队长,叶修前辈是特地来接你的。”

       “知道了。”韩文清大步走来,放下手上的东西,穿上外套,“奇英,我不是队长了,你以后别这么叫我。”

       宋奇英愣了一下,“是!”然后他低下头,眼圈有些泛红了,“可您在我心中永远是霸图的队长。”

       韩文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很少碰到这种煽情的时刻,一般小辈们情绪激动的时候,作为队长,他都是和张佳乐这些老将站在一旁的。更别提……

       他无意间看到叶修笑意揶揄的眼神。叶修就在这里,被宿敌看到自己这种有些无措的时刻,他就更不自在了。

       “……”韩文清只能拍了拍宋奇英的肩膀,沉声,“都一队之长了,别让其他人看笑话。”

       叶修不满反驳:“谁是其他人?”

       “……”韩文清沉默。是他口误了。

       “……”宋奇英有点手足无措,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激动就破坏队长的家庭啊!“队、队长……”韩文清没看他,气氛越来越沉寂,宋奇英焦急地看向叶修,脱口而出:“叶神你不能因为队长说错了话就跟他了断啊!”

       “……”

       “……”

       叶修和韩文清同时看向他。

       宋奇英脸色爆红,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怔在了原地,只恨没有地缝让自己钻进去。可这时后悔也晚了,他只能忐忑不安地垂下头,心想完了我是不是反而提醒了叶修前辈?!无论怎么说都同居了一年多了还被看成是外人,都是一件很伤人的事情吧?!

       唉,看来自己要真正地成熟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韩文清不动声色瞪了忍着笑的叶修一眼,开口解围:“别逗奇英了。走吧,我差不多都收拾完了。”

       叶修顺畅接话:“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我懒得去买菜了。去外面吃吧?”

       哎?买菜?这么说来叶修前辈居然会做饭?!或者是队长……?宋奇英内心炸出一朵蘑菇云。

       韩文清很平常地回答:“前几天苏沐橙来电,你又吃了一周的泡面。”

       “……”叶修摸了摸鼻子,“好吧,我确实胃有点不舒服。汤锅怎么样?听说你们俱乐部附近有一家味道还行……”

       “你订位子。”韩文清把手机给他。

       叶修去休息室外打电话,他知道另外两人还有些话要说。他打完了电话,刚好里面的人也说完了话出来了,简直跟掐好了时间点一样。霸图男儿从来也不是什么啰嗦的人——叶修想,不过自从他和韩文清同居以来,发现对方在他的日常生活里好像真的发展出了一点这种趋势?

 

       去的路上,叶修心血来潮。

       “哎老韩,如果当时我没去找你,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就那样了?”

       “不可能。”

       叶修含笑看了他一眼。两人心照不宣。

 

       了断?

       开什么玩笑。

       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了断。

 

3.早晚

 

       江波涛喜欢喝苦咖啡。

       这和他的外界形象有些迥异,所有人都觉得轮回的粘合剂,性格圆滑脾气温和堪比喻文州的人,应该是个比较柔和的人,本身就不太适合咖啡——这种刺激性口味,更别提还是苦咖啡了。

       但江波涛当初就是一秒爱上了这种口味。

       不过他也没那么重口味。

       他只喜欢那种清淡的、足以刺激味蕾但又不会太过分、足以提神却也不会太清醒的苦味。很多时候,人们很难调和两样矛盾的东西,比如苦和甜,更多时候,人们更难调和同一种东西内部的矛盾,比如深与浅、浓与淡。

       而对喜欢这种感情的控制,远远比后者还要难上一万倍。

 

       有时候,江波涛会不由自主地想,叶修之于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拜好友周泽楷所赐,这个人在他的世界里,原本是一个遥远而模糊的人物,然而如今却不得不主动靠近,以期为好友创造一些抱得心上人归的机会。

       但他从一开始,就看不到两个人的未来。

       这不是悲观,可能是某种直觉吧。

       后来叶修告诉他,这确实是直觉,是潜意识察觉到其中凶险的直觉。周泽楷,叶修,这两个人的差别,太大了。赛场上,他们诚然站在同一个顶端,只有彼此能明白彼此的用意,然而赛场外,骇浪滔天,稍不注意,就会船毁人亡,粉身碎骨。

       叶修看得太透彻,他连一丝希望都不给。

       说起来残忍,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有时候心惊肉跳,不知道这场追逐到底会在什么样的时候结束。他只盼望能快一点,早一点,不要在情况失控的时候好友才清醒过来。

       所幸悬崖勒马,为之不晚。

       叶修不愧是叶修,当他想做到的时候,很少有失败过。

       小周确实还是太年轻了。

       他也确实太年轻了。

       所以才在好友毅然放手的时候,发现自己这个一直清醒的旁观者,居然不知不觉沦落了。

       他为那种残忍里泄露出的温情甚至是温柔而心神动荡。

       他为自己发现了叶修这不为外人流露的截然不同的一面而窃喜。

       不过他汲取了教训。他小心翼翼控制着自己,将这喜欢维持在可控范围。就像喝咖啡的时候,他会将这种苦控制在可以享受而不会难受的境地。

       他一边喜欢着那个人,一边保护着自己的心,见面不多不少,距离不远不近。会失落,而不会失望,会期待,而不会渴望。他相信有一天,这种让人惊喜的感觉会随着时间而冲淡,当然也许不会,那么也没关系,精美的艺术品总是无价之宝,即便不能转让,也值得永远的欣赏甚至收藏。

       不独占,不打碎。

       方成就一种从容。

 

       他温柔以待,不去打扰。

       只是终究有些遗憾和庆幸,没能早点遇见。然而这就是他喜欢一个人的方式,谁说必须要得到,必须要轰轰烈烈地追求,然后虽败犹荣地放手呢?




江叶源自于“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江波涛对叶神的感情比较独特,浅浅的喜欢,近乎于欣赏,不会难受。会快乐,也会祝福。这大概就是最安全的喜欢了。当然,也是因为他们相遇最晚的原因,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契机去加深。

就像很多人,会对某个人存在好感,如果能在一起,固然高兴,不在一起,也可以止步于欣赏。

评论(10)
热度(158)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