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22

目录及文包


22 出发



       虽说已经在一起,但紧接着,节奏紧张的第二阶段训练快要结束,大家都在为世邀赛做准备,两人当然不可能这种时候为儿女私情分心,表面上竟然比冷战时候还要平淡。

       “你们没事了?”喻文州曾好奇地问过。他实在想不到叶修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这两尊大神一夜之间硝烟散尽。

       叶修正在考虑早饭是面包还是油条,闻言懒懒道:“不然呢?文州是怀疑我这个领队的协调能力?”

       正说着,张新杰出现在餐厅,看都没看就毫不犹豫在叶修这桌落座,顺便拿了点果酱过来:“喻队,早上好。”转向叶修,“这个味道的涂上面包口感很不错,试试?”见叶修点头,他拿起两片面包,仔细均匀地涂抹了一遍,一块递给叶修。

       叶修咬了一口,对上张新杰询问性的眼神,赞叹道:“这个以前没试过,还可以。”

       “还有其他十几种口味,我每个都尝过,可以搭配不同的点心或者面包。”

       “有这么多?”叶修表示遗憾,“天天早上那几样,我都快腻了。”

       “如果你喜欢,以后每天早上我可以给你换不同的。”张新杰思索了一下,“刚好能在我们去苏黎世之前都试完。”

       叶修皱眉,点评:“听起来很麻烦。”

       “麻烦的又不是你。”张新杰不以为意。

       “说的也是。”叶修点头赞同,拍拍他的肩,“张新杰同志,领队早餐这个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组织看好你哦,别让组织失望。”

       张新杰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冰冷的镜片下那双眼显得柔和而平静:“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一旁的喻文州突然牙有点疼。

       “嗯?”叶修才发现他表情奇特,“文州你哪里不舒服?”

       张新杰也表情疑惑。他从头到尾的注意力都始终在叶修一个人身上,似乎从那句问好后就遗忘了喻文州的存在。这让喻文州不由得第一次对自己的存在感表示怀疑,如果是以前……如果是以前……张新杰也只会向他问个好就吃饭去了……这么一想,似乎没有区别啊?可为什么现在就那么让人郁闷呢?!

       喻文州笑容微僵,干巴巴道:“我是想到还有些事情没做……”

       “那你怎么还在这?”叶修继续问,态度自然,但是喻文州总觉得对方眼睛里有一丝“没完成任务还好意思呆在这”的鄙视。

       “呃,”喻文州被他直白的提问哽住了,“我这就走。”顿了顿,“还有,你们收敛一点。”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想到这两个人谈起恋爱来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等喻文州走了,叶修不解回头:“我们刚才有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吗?”

       张新杰不确定地回答他:“应该……没有吧?”

       他们不是在很正常地聊天吗?

       连张新杰都这么认为了,叶修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啃手里的面包,并且忍不住再次为对方的生活品味赞赏一番。


       训练顺利结束。一切准备就绪的那天,联盟又开了一次发布会鼓励众位队员。他们乘坐早晨的飞机,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比较漫长。

       比较巧合的是,喻文州上了飞机,发现他和叶修一排,后面是张新杰和黄少天。

       喻文州:“……”感到了森森恶意。

       黄少天就算了,虽然连这种时候都逃脱不了让他有点挫败,但张新杰……一旦和旁边的叶修威力结合,就成了一种厉害无比的新式闪光弹……

       这两个人也在相互嫌弃,只不过张新杰表现得很含蓄,他的老队友则直接喊了出来:“靠!我怎么和这家伙坐一起!这是要我活活憋死还是活活闷死啊!队长老叶,你们随便哪个拯救我一下啊啊!!”

       “黄少吵什么呢,就当修身养性得了。”李轩幸灾乐祸。

       “啧,有点同情张副队……”楚云秀换了一个落井下石,“好歹也是我们队唯一一个牧师,是不是该保护一下,这精神攻击有点强大啊?老叶你说呢?”

       瞬间数双眼睛盯住正放下遮光板的叶修。叶修环视四周一圈,最后视线和某个人对上,看着对方平静依旧的表情,忍不住起了点捉弄的心思:“我无所谓啊。”

       那双镜片下眼角一抽。

       叶修强忍住嘲笑一番的冲动,觉得不能逗得太狠了,刚要开口,就听有人道:“我和张副队换一下吧。”喻文州微笑着道。这句话一说完,叶修就看到张新杰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暗暗觉得好笑。

       “真爱!”方锐惊叹,“这才是真爱!老叶当初苦苦哀求我转会的那条微博比起来都弱爆了!”

       黄少天狂笑:“哈哈哈哈哈猥琐方你是不是很羡慕我们蓝雨和谐友爱啊?晚了,你这个蓝雨的叛徒!跟唐昊小朋友好好玩去吧!队长快来,我一刻也受不了这家伙。”

       方锐被他噎住,看了看旁边脸色不善一直就没搭理过他的唐昊,心道这什么奇葩分组,谁不知道他和唐昊不对付啊,安排座位的人是不是想故意引战?!

       “叶修苦苦哀求你转会?”苏沐橙发现了华点,又特地强调了一遍,“哀求?”

       楚云秀评价:“人设好崩,我真的想象不出来叶修苦苦哀求的样子。”

       “老叶快回放一下你是怎么苦苦哀求的!”黄少天不愧是机会主义者,马上借题发挥,原本安静的头等舱内气氛瞬间热络起来。大家明知方锐是在开玩笑,但一见叶修可能出丑的机会,就连周泽楷都望了过来满脸好奇期待,孙翔也眼神闪烁。

       “……”叶修无语,多大仇?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他干咳一声,色厉内荏:“都什么时候了,不好好休息,还这么幼稚!文州你管管他们,好说也是一群大神……”

       喻文州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叶修突然眉头紧皱,一只手捂住腹部:“疼……”另一只手撑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座位的张新杰身上。

       众人齐齐切了一声,坚决不相信。

       张新杰神色一紧,低下头看了看叶修阴影里的脸色,又在他肚子上按了按,回头道:“是真的……”

       大家早就知道叶修胃有点小毛病,但没怎么见到过。一时有点新奇和担心。

       喻文州立刻道:“严重吗?要不要叫队医过来?”

       “不用,我带了胃药,叶修不是很严重。”张新杰摇头,“吃点药休息一会儿就好,下了飞机再去检查。”

       众人见叶修低着头,靠着张新杰肩旁,手一直按在肚子上,刘海垂下来,在他微闭的眼睑上投下几道阴影,看起来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便没心思调笑了,都坐回了位子上。机舱内的喧嚣平息下来,只有小声聊天的私语。

       叶修倚着他,非常轻地笑了一声。

       “看过童话故事吗?据说撒谎鼻子会长长——尤其是第一次说谎的时候。”字里行间,温热的呼吸扑在脖子上,带着微微的瘙痒。

       “看过。”对方回答。

       “这是你第一次说谎吧?”

       “……”向来实事求是、一丝不苟的霸图副队沉默。

       “感觉如何?”

       “……不怎么样。”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前方,“你呢?”

       “我说过两次很严重的谎。第一次是十五岁的时候,和我弟弟约好要上同一所高中,不过当晚就离家出走了,他足足有一年时间没理过我,后来每次见面就叫我混账哥哥。第二次,是前几天爸妈给我打电话,问我死活不答应相亲,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叶修顿了顿,“我说没有。”

       “第二个不算。”张新杰反驳,“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

       “反正都一样。”叶修懒懒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们?”张新杰低声说。

       叶修想了想:“回国之后吧。这事不急。”他似笑非笑,“而且我都说了只是试试,万一……”感觉头底下的肩膀蓦地僵硬起来,原本漫不经心的话语突然有点说不下去了,叶修住了口。

       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随时随地存在着数不清的变数。结局是好是坏,是在一起是分开,是继续是破裂,谁能在一开始就明白呢?就像十五岁那年,有一对兄弟突然的分道扬镳;就像第三赛季的叶修,不会想到下一次冠军竟然阔别了整整六年;就像那个雪夜千里之外赶来H市的张新杰,曾以为他离叶修最近的距离是隔着一堵网吧的墙。

       他们都是理智而固执的人,比起那实实在在的账号卡与奖杯,一个爱字,显得分量轻浮。

       张新杰心想,所以比起口头的承诺与重复,他更希望让叶修明白他一举一动下的坚持,所谓的试一试?既然人都进来了,怎么还能容你来去自由、想走就走呢?他绝对会扼杀每一份侥幸的心思。就算是在荣耀里,叶修也无法从容地从他眼前过去。


       “其实我真觉得我装得挺像的。沐橙都看不出来。”叶修突然说,闭着眼,语气懒倦。

       张新杰知道他在转移话题,放松气氛,于是很客观地夸了他一句:“演戏方面确实挺有天赋。”

       叶修没有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只是又小小地笑了一下,若有若无,笑得让人心里发痒,想去看看这一刻他的表情。但叶修笑完就没动静了,他保持着这样一种看上去安心又亲近的姿势,无声地睡着了。眉目平和。

       窗外流云漂浮,偶尔有灿烂的阳光漏进来,将叶修的发丝勾勒出一层浅金色,空气里有无数细小的尘埃,像是那张平静的脸上柔软的绒毛。他迷糊中皱了皱眉,想避开这刺目的温暖。

       张新杰动作很轻地将遮光板完全放下,没有一点震动。


       几个小时的安眠后,叶修再度醒过来,打了个哈欠,眼角泛出一点泪光。他抬起头,挺直身子,抱怨道:“这样睡一点都不舒服。”

       “总比你趴在电脑桌上好。”张新杰冷冷道。

       这句话似乎勾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张新杰补充,目光带着谴责:“世邀赛就算了,回国之后,你最好多多锻炼,别熬夜了。还要注意饮食,别让胃病恶化。”

       叶修懒腰伸到一半,突然停住,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他正色道:“新杰,我问你件事,很严重。”

       “影响我们交往吗?”张新杰看着他表情,推测。

       “嗯。”叶修顿了顿,露出一种十分担心又为难的神色,这在他身上可不多见,张新杰平静的脸也变得极其郑重起来,“你说。”

       “如果,哪天我们同居了,你会要求我必须戒烟、早上七点就起床、晚上十一点之前睡觉吗?”叶修神色凝重。

       张新杰:“……”

       他推了推眼镜,“其实我还并没有考虑到同居的事情。不过既然你都开始想了,我觉得应该做一份计划表了。”

       叶修垮下了脸:“我只是说如果……”

       “我一直都很擅长把如果变成现实。”张新杰说完,就看到叶修惨不忍睹地闭了闭眼,似乎已经幻想到悲惨的将来。他欣赏够了,终于唇边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慢条斯理道:“其实这个你不用太担心。我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不会强制要求你也和我完全一样。”

       叶修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解决了人生大事,精神又松懈下来,重新变得双目无神。

       张新杰心底好笑地想,叶修似乎把同居这件事看得太简单了,不过何必现在就告诉他?等以后……他会一样一样地、慢慢地,把那些被叶修忽略的东西讨回来。



tbc



评论(17)
热度(101)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