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8

目录及文包


18 尴尬



       “叶修……”

       张新杰低声喃喃,在刻不容缓的亲吻的间隙中。相比起叶修,他却一直都没有闭上眼,始终牢牢将对方的表情收归眼底,包括对方紧闭的双眼、投入的回应、舒缓的眉头……能毫无顾忌投入享受中的,只有叶修而已,一个已经微醉的人。而他,始终没有忘记这么做的目的。


       这个吻,戛然而止,令人毫无防备。

       唇分了两三秒,叶修才迟钝地意识到,他微抖着紧闭的睫毛慢慢张开,视线发怔,落在对面那张不动声色的脸上,眸里的水光薄而细碎。眉头细微地皱了皱,他神色茫茫地看着张新杰,仿佛并不能完全理解为什么这个吻要半途终止,而不继续下去,也并不明白它的含义。

       空气里仍旧残留着沸腾的余温。

       张新杰定定看着叶修,目光很深,像是要透过叶修表面的迷茫,一直看到他心里去,“叶修,我是谁?”他在他面前慢慢问。

       叶修此刻眼前摇晃着好几重叠影,每一重都含糊不清,似乎是那个人,又似乎是看错了。但耳边没有太多杂音,他怔了几秒,努力分辨,认出这是个熟人,还是有些不确定,但要回忆一下,头又不舒服起来。

       他不是第一次跟人接吻,但刚才的感觉似乎熟悉,似乎又很陌生。他现在并不能一下子记起来过去亲过他的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的?但是这样的感觉吗?他们有过那么激烈的吻吗?那种排斥一切、掠夺一切的吻?……叶修模糊回想,皱起眉心。他使劲睁大眼,想去看清楚对面的人,从重重残影的间隙里辨认。

       ……应该不是那个谁吧……?叶修恍恍惚惚心想,搜肠刮肚,谁?是谁?突然他激灵了一下,林煜。不是林煜。林煜不会这样亲他。但除此之外还有谁呢?

       叶修眨了眨眼,迷雾逐渐散去,白茫茫的思绪在注意力努力集中下,突然清晰了几分,他再仔细辨认了一遍对方,那张脸……“……新杰?”他试探着道,对上了一双镜片下热度灼灼的眼睛。

       那双眼里缓缓泛起笑意,给予了他鼓励与肯定。哪怕他还在迷蒙,也无法错认。

       叶修又眨了一下,“新杰。”他认真看着对面,眸光逐渐清亮起来,语气里的粘黏也变得清爽了不少。

       张新杰眼里刚刚展开的笑意蓦地顿住了。

       他意识到叶修终于缓过神来了。实际上,张新杰早就笃定叶修会很快清醒,因为叶修喝得实在不算太多,他酒量再差,充其量也只能迷茫一时。——不过他还是比张新杰预料的要更早清醒。

       眼里的水光与脸上的懵懂迅速消退,叶修收起隐隐流露的倦怠,目光下垂,扫了扫桌面,又抬起,直视张新杰,声音略带沙哑地说:“不该解释一下么?”

       那语气不算犀利,但他看着张新杰的目光,却有一种难以承受的沉重。

       他当然该生气,被如此算计。

       这还算轻了。

       张新杰在心里苦笑,认真道,“对不起。”刚说完他就心里一沉,觉得要糟。

       果然,叶修目光不变,漫不经心地说,“真没看出来,新杰大大对我居然这么执着啊,还是真的对男人之间的事儿那么好奇?”他冲张新杰笑了笑,出乎意料地前倾身子,拉近了他们之间本就越过朋友安全区的距离,刹那间呼吸相闻,吐息纠缠,“新杰啊,其实不就是接个吻么,早知道是这么简单的事,跟我直说就好了……”他目光冷了下来,直直对着张新杰的眼,却又朝后辈笑得意味深长,“哪还需要用灌酒这么麻烦的手段,是吧?”

       从他的第一句话开始,张新杰的神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越来越冷静,到了叶修反问他最后那两个字时,他眼里所有灼烧的热情也完完全全冷却了,神色彻底僵住。

       叶修的角度,对张新杰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其实话一说完,叶修就自觉太过分了。他刚才一气之下失了理智,这么一长段讽刺意味浓厚的话脱口而出,实际上根本没过脑子。这一反应过来,才开始后悔,怎么能……怎么能下这种重口?明明更令人难堪的事情他都能风轻云淡地略过,但他跟张新杰那是多少年的交情,多少年的朋友?!张新杰的性格与人品,究竟是出于单纯的好奇还是出于真心,他难道不该是清清楚楚么?!

       但是为什么会如此冲动地口出恶语??

       想着想着,叶修的身体也僵住了。

       他还是与张新杰亲密对视的姿势,心思飞快转动,却一时间找不到补救的办法,也不愿去看张新杰的狼狈模样,只能偏过视线,不去看另一个人。而张新杰比他更加后悔内疚,试着张了张口,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害怕火上浇油。

       于是他们开始了沉默而难熬的对峙。

       可这沉默实在太尴尬,这亲密而僵冷的姿势也实在煎熬人心。他们依旧能感觉到彼此温热的吐息在空中荒唐地相遇、纠缠,融入对方体温。这让整个密闭空间都仿佛成了一片沼泽,窒闷而艰难。


       “不好意思,有人吗?”

       一道清朗的声音打破了这沼泽般令人窒息的空气。

       叶修眼睛一亮,抢先起身:“文州?有什么事?”他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想落荒而逃!

       “你还真在这。”门外果然是喻文州,他拉了一条门缝,见里面亮着小灯,本来只是想试一下,“张副队也在呢。”喻文州找了一下,终于发现另一个陷在阴影里的人。

       张新杰也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镇定,站起来转过身,朝他点头示意。“有事?”

       喻文州解释,“大家都觉得只是唱歌太无聊了,有一部分人想去外面找点夜宵,据说隔条街有家大排档和小龙虾很不错,所以问问你们要不要去?”他看得出两个人心情都不算好,不由叹息,本来看看叶修,想和他眼神交流一下,谁知叶修比张新杰还没心情。

       “我就不去了。”张新杰拒绝了,不用想,黄少天张佳乐还有几个贪玩的后辈是肯定要去的。他其实已经有了回酒店的想法,但考虑到不太合众,便打消了这个主意,但KTV……

       叶修就没他那么多顾忌了:“干脆我回酒店得了。”

       喻文州笑笑,“叶领队是不是忘了今晚你是我的主宾?”

       “什么主宾?”叶修显然已经忘了一开始究竟是谁先敲蓝雨队长竹杠的,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难得对喻文州无语了,“文州你这可就……”叶修找了半天,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喻文州这简直就是在变了法的问他,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今天晚上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你?他可不信喻文州察言观色这半天,会看不出来他和张新杰又一次谈崩了。

       实际上叶修真的很想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完全可以主动,但……但没想到自己修炼不到家,居然在后辈面前乱冲动了一把,当了个反面教材。叶修自我反省,还需要多多磨炼。

       喻文州见叶修无语的样子,想了想道,“其实你实在想回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刚好我电脑里下载了一些资料,是你前几天说需要的,但还没整理……”

       叶修立刻:“那我回去看看。”

       喻文州转向张新杰:“那张副队你想回去吗?现在倒是快到11点了。如果你们两个都回去,一起讨论讨论也不错吧?”

       叶修:“……”怎么能忘了这是个十句里九句挖坑的主呢!

       张新杰淡淡地与喻文州对视,他一直没有再看叶修一眼。静了静两秒,张新杰波澜不惊地点头:“那就这样吧。”

       叶修在心里叹口气,算了,再努把力吧。


       本来楼冠宁几个开了车的人说是可以送他们回去,但张新杰和叶修都觉得不必麻烦,各自打定了主意自己回去就好。但两个人之间没有沟通过,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要打车还是公交地铁,叶修没带手机更麻烦,他完全不知道地铁公交要赶哪路,就只能打车。

       两个人,一个是国家队领队,一个是霸图副队长,都是圈子里摸爬滚打的老前辈了,情商不低,交情多年,同为战术大师,此时走在路上,居然十来分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交换过一个眼神,简直就是荣耀圈十大稀罕事之一。而且这俩人几个小时前还刚刚凭皆“相依而眠”的“友爱”姿势上了微博热搜榜!(当然这件事他们还不知道)

       叶修越走越浑身不自在,一开口却又无话可说,一边心想不知道旁边人是否也是这个感受,一边回忆上次有这种感受大概还是第一次去GAY吧吧……想着叶修泪流满面,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难道他现在一个二十七岁的大龄有为青年,还比不上当年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有勇有谋吗!

       此时已是深夜,这条酒吧街比较清静,路上行人稀少,只有路边的一排排空车,与寂寞的街灯投下来的浅黄色的光晕,夏夜的凉风舒适地拂过,不仅没有纸醉金迷的喧闹感,反而让人感到这钢铁丛林里的一种孤独寂静。

       到了红绿灯路口,居然只有他们两人等待。

       但走了这么一会儿,叶修渐渐地,也不觉得有刚才尴尬。他索性小声咳了咳,看着前方低声道:“新杰……”

       “……”

       “……”怎么……都不回应一下啊。叶修有点无奈,想着他毕竟是前辈,怎么能比后辈还别扭。于是稍微放大声音,又叫了一声,“张新杰!”

       “……怎么?”隔了一秒,张新杰回答。其实叶修误会了他,刚才叶修第一声喊,距离有点远,声音也特别小,张新杰又沉浸在思绪里,所以根本没有听到……要不是身为职业选手的好耳力,叶修的第二声张新杰还要怀疑一下是不是自己幻听。

       “……”叶修顿了顿,“我们就这么走回去吗?”

       “我刚才看了一下,要再过三个路口打车比较方便。”张新杰补充,“也可以前面左拐搭地铁回去,但很绕。而且我们都没有伪装过,万一被认出来,很麻烦。”

       叶修:“哦,那就打车吧。”对方不提他都忘了他们算是公众人物了。

       张新杰:“嗯。”

       于是他们又没话了。

      这时正好绿灯,他们过了马路,叶修眼尖,发现前面有一家酒吧,外面布置得很典雅,名字听起来也很熟……他在心中念了一遍,突然想起林煜似乎对他提过,还说这里房间服务非常不错,曾打算约他去试试,但被他干脆地拒绝了,为什么要拒绝他已经忘了,大概是和玩游戏的时间冲突了吧?反正几乎每次都是因为这个。

       叶修收回心神,开始思考怎么打开话题,难道要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回酒店?自己虽然不是黄少天,但也不是小周啊……而且这简直比小周还过分。

       想着想着他没看路,突然右手被什么拉了一下:“小心。”

       叶修回过神来,才发现拉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张新杰,而张新杰正对左边的两个男人道歉:“不好意思,我朋友刚才走神了。”叶修终于有机会观察一下张新杰,透明镜片下脸色淡淡,眉目冷定,突然不知从哪来的一抹霓虹覆在了他身上,像是将他笼在流光溢彩里,整个人都变得柔和斯文不少,完全没有平时那么冷峭、一丝不苟的样子。

       “没事,你朋友没有踩到我……”

       被道歉的其中一个男人在原地愣了愣,露出一个灿烂可亲的笑容,对着张新杰说:“你好,请问我们是不是在松子树见过?总觉得你有点面熟啊。”

       “……”男人旁边的朋友正在跟张新杰说话,闻言有点无语地瞄了他一眼,这搭讪方式是不是太老套了?说出去我这个朋友很没面子的好吧?

       张新杰也一愣:“松子树?”

       “嗯?不是吗?”男人惊讶,“你第一次来这里吗?”说着他示意旁边的酒吧,正好是刚才叶修看到的那家GAY吧。

       但张新杰可不知道,他摇头:“我没去过,这位先生是认错人了吧?”他已经反应过来,这人莫非看过荣耀的代言广告?自从世邀赛名单下来以后,荣耀职业选手的宣传是以前的好几十倍,从以前的公众人物荣升为现在的明星人物,走在街上哪怕是没玩过荣耀的,也很可能对他们有印象。

       张新杰看了叶修一眼,打算赶紧离开。毕竟被人认出他们这些职业选手集训期间还深夜出现在酒吧街,影响不好,尤其是叶修这个领队,本来外界争议就要比他们严重。他可不想再看到叶修身上再多几盆脏水。

       男人似乎有些失望,看了看旁边的叶修,叶修正看着酒吧招牌神色了然,于是他误以为两人都是同志,打起了精神,邀请道:“哦,那就应该是认错了。不过朋友,既然我们能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遇到,说明很有缘分啊,我们能请你和你朋友进去喝一杯吗?这里面环境很不错的,在本地圈内小有名气,如果不进去挺可惜哦。”他笑容爽朗,“怎么样?”

       他旁边人似乎看出了自己的朋友对这个萍水相逢就十分面熟的眼镜男子很有好感,于是也出言相邀。这两人衣着考究,举止大方,一看就是生活品味非常不错、生活优渥的成功人士。

       一般来说,这男人在酒吧还没怎么遇到过连杯酒的面子都不给的人,而且张新杰这种长相气质的非常对他胃口。男人耐心等着回复,以为可以有一个美好的邂逅,还开始给旁边的叶修使眼色,企图拉拢未来对象的朋友。

       但是张新杰感到很茫然,这种街上初遇就被一个同性邀请酒吧的经历他还从来没有过,而且他根本没想到这个松子树会是个GAY吧。

       他正要开口拒绝,一旁的叶修上前一步,略略挡住了他,半戏谑半严肃地笑着:“抱歉啊,我朋友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我们也只是偶然路过,他根本不知道这里是……那什么。”

       男人闻言,带了一分认真细细打量了一遍张新杰,又打量了一遍叶修,对着叶修惊讶道:“不应该啊?可他对你的眼神……”

       叶修被哽了一下,回头看看张新杰,有那么明显吗?!

       但是张新杰回望他,叶修竟然从他脸上看出了一分无辜。叶修无奈回头,“这是意外……”

       “不是。”岂料身边的人居然立刻出声反驳了他。三双惊讶的眼睛齐齐望向张新杰,聪明如张新杰,从他们的对话中推断出了一切,就刚好听到叶修这一句“这是意外”,他想也没想就反驳了,对两个人陌生男人道:“抱歉纠正一下,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不过到目前为止,确实只喜欢过这一个同性。”

       叶修:“……”这种时候纠正你那严谨的毛病就有些过了啊我说张大牧师!

       叶修非常无语,十分后悔刚才没在过马路的时候走另一边,撞到了这种乌龙事。看上张新杰的那男人失落而去前还不忘对张新杰郑重握手说了一句“祝你幸福”,张新杰居然也就回了“谢谢”。叶修自觉作为一个前辈,不仅没为后辈起到一个良好的带头作用也就算了,还为对方走上歧途添柴加火,难道真的游戏打多了在这方面下限也掉了吗?叶修自我怀疑心想。


tbc


好久没一更就更这么多字啦












评论(11)
热度(76)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