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3

目录及文包


13 死结(上)


       “我的目的,叶神不是知道吗?”喻文州轻轻将球抛回去。他一般都直呼叶修名字,但某些场合却不同。

       叶修格外坦诚:“我不知道啊,正等着文州你告诉我。”

       两个战术大师在迷离炫光下对视着,彼此隐含试探般的较量,视线胶着,谁也不曾显山露水。喻文州最后很轻巧回答:“当然是要请前辈下个赛季高抬贵手,别在网游弄出那么大幺蛾子。或者多和蓝溪阁合作合作,大家博个双赢不是更好?”

       “我回不回网游还两说,文州想得有点远。”叶修耸肩。

       这下子喻文州就很意外了。他上下打量一遍叶修,确认这个荣耀最传奇选手没有玩笑成分,才严肃道:“你真不打算再玩荣耀了?就算是退了役……”叶修和荣耀再也毫无关系?……喻文州从不曾想象,也无法想象。“是你家里的意思?”他突然想起电竞总局内流出的一些朦朦胧胧的传闻……而联盟众人也从来没听他说起过家人,要不是这次世邀赛,很可能他们真的再也不会有叶修的消息。

       叶修倒不很意外他能想到,点头:“准确来说,看我家老头子。”

       喻文州半天没说话。

       叶修不想再说这件事:“扯远了,回归主题,”他一只手在发怔的喻文州面前晃了晃,“所以文州大大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喻文州回神丝毫不见凝滞:“叶领队等会就知道了。”他仿佛没看到叶修佯装责怪,重新微笑着示意被他们忽视已久的热闹中心,“这一组结果好像出来了。”

       这么快?

       叶修有点惊讶,但其实他对此并不是那么好奇。毕竟他进联盟最早,什么爆料黑历史不知道,真要写下来十张纸都不够用的。但既然喻文州执意要让他等到答案揭晓,那么此时再继续也没作用了。他心中不免有点烦躁。

       这种情绪在他身上很少见,最近却有点频繁,叶修仔细想了想,大半都是因为私人感情——堕落了啊,世邀赛集训如此紧张,他居然被私事分心,要是被韩文清这些老朋友知道,绝对要狠狠嘲笑他的。叶修自嘲想着,轻轻叹口气,同时手指不自觉捻了捻,总觉得嘴里缺了点什么。

       “想抽烟?”

       一旁的喻文州又注意到了。

       叶修蔫了:“不都在别人那里嘛!”他目光瞄向那个别人。

       就见对方也没有掺杂到那些热闹里面,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交错处,霓虹仿佛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成了一个梦的长度,连脸部都隐藏在光影下,他又正好穿着一身深色,以至于叶修看不出对方是否也是心不在焉。

       喻文州想起也是好笑:这回有国家队众的严格监督,叶修这十几天没抽过多少,加之世邀赛带来的压力和熬夜种种习惯,大概烟瘾也到了快要爆发的时候了吧。

       果不其然,叶修收回视线,脸色焦虑中带着一丝突然涌上的疲倦。他闭了闭眼,说:“文州——”

       喻文州没等他说完便打断:“要不我帮你讨一根?”

       叶修眼睛瞬间亮了,又狐疑起来:“张新杰会给你?”喻文州要抽烟,说出去全荣耀都不信吧?

       喻文州说:“嗯,所以我只是想帮你提提神。叶领队,现在你不是有点精神了吗?”

       叶修:“……”有一种被迫画饼充饥的郁闷。

       “其实坦白地跟他解释一下,也不是不行。张新杰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否则他就不会少天都说出来了才去你房间搜。”喻文州很讲分寸,开够了玩笑立刻转变口风,安抚了一下。然后他顿了顿,后面的语气有些不一般,让叶修多了些警惕,“以你的情况,戒断症状会非常难过。我有几次偶然看到他在浏览一些关于戒烟的网页。”

       “而且那些贴心的早餐胃药,”喻文州打量了下叶修的神色,“应该不会是苏妹子的功劳吧?”

       叶修反问:“你想说什么?”

       喻文州说:“他很关心你。”

       又沉吟了一下,“超出了你们应有的交情范围。”


       叶修深吸一口气,喻文州的最后一句话像一根针,微微刺痛他的神经,他感觉原本有些困意的大脑完全清醒了。他喃喃:“文州,你这提神提得很成功啊。——这些只有你看到了吧?”

       喻文州点头:“你不用担心,其实如果不是我这几天特别留心,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他们这些人整天操心着比赛,要不是心思细腻如喻文州,奇特如王杰希,谁会瞧出那些端倪,得出惊人结论啊?就连喻文州自己,也一直将信将疑,在得到证据之前不敢完全证实,才在这种场合,拿这种话来试探。他原本是不抱希望的,毕竟要从叶修口中套话很难。

       偏巧,叶修此刻烟瘾复发、情绪不稳,又经过之前的对话铺垫,心理防线无形中松口。喻文州便瞅准时机,来了个大招。

       于是叶修的反应就说明了一切。

       喻文州当然不会告诉叶修,刚才他无形中被坑了。反正,一分怀疑和十分肯定也差不了多少吧?他又不是张新杰。

       叶修脸色严肃:“那你今晚就别整什么幺蛾子。文州,你可一直都没让我操心过。”

       “可是叶修,现在是你和张新杰让人操心啊。”喻文州半开玩笑,摊手表示无奈,唇边笑意揶揄。

       叶修和他一向交情甚笃,此时此刻被开玩笑也没生气,就是有点心塞,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摊上这种事儿,竟然让一个后辈担心起他一个前辈了,还是在这种特别重要的集训期。叶修扶额。

       喻文州又说:“叶领队,”他叫的是领队而不是叶修,这态度就不一样了,但他的语气反而越发柔和,“大赛当前,和队员有隔阂,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这种僵持都最好别再持续下去。否则,我只有两个选择。”

       叶修都不必想,就知道他会选择什么。

       “石不转是国家队唯一的治疗,作用无可替代,他绝不可能退出,那么,我就只能劝你自请辞职。领队的另一个人选,大概也只能是韩队了。”

       喻文州凝重地说。

       叶修接了一句,“但老韩既然拒绝了一次,就必定不会妥协。”

       喻文州叹气。

       是啊,所以这事儿成了个死结。而叶修配不配合,是能否解开死结的关键。



这篇比较短,分了两章,下有点磕绊,还没写完,所以先发上吧


评论(5)
热度(89)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