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0

目录及文包


10 间隙



       某天早晨,黄少天终于忍不住问不经意间又按了按胃的叶修:“哎老叶,你怎么又不吃早饭了。”

       还没等叶修回答,早就注意到这件事的方士谦暂时放下了测试银武数据的心,嘲笑他:“可能是叶领队的春天来了,人家不叫他他就绝食抗议吧。啧,这货的追求手段只能这么幼稚了。”

       一群人面色各异打量着叶修:“不会吧?!”“难道真的是?!”“哈哈哈哈叶修你被嫌弃了!”

       叶修敲敲桌子:“还大神呢,比赛怎么没见这么兴奋过。”

       “谁叫你的八卦点翻来覆去就是和苏沐橙的那些,我听得都要吐了。上次有个外国记者问,人家苏沐橙都懒得澄清,是吧,苏妹子?”黄少天转向苏沐橙,挤眉弄眼想叫她配合。

       后者不客气道:“我乐意!要是到了三十我未嫁他未娶,到时候我们一定发喜帖给你。”

       众人再度起哄,大意是对叶修表达了拐了个女神回家的羡慕嫉妒恨。黄少天没想到苏沐橙这么不给面子,因为平时苏沐橙肯定也是调侃叶修的第一拨人,而且还是那个唯一拿了特赦金牌让叶修主动配合的,但这一次不知怎的,她居然一反常态。黄少天稍微怔了怔,他也是个心思敏锐的人,虽然不知道从头到尾发生了什么,但也明白这个事,最好别拿玩笑来开了。

       正在他似懂非懂的时候,苏沐橙一边笑而不语应对着熟人们的起哄,一边不避忌地从电脑旁边推了杯热水过来,又从包里拿了几个密封着的袋子,将里面保存完好的糕点给他:“胃不舒服吧?吃点?”

       这糕点散发着一股清甜宜人的气息,叶修看起来很眼熟,就是早上酒店的特供,做工精致、软糯可口、甜度适中,即使是不嗜甜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想尝尝看。而按照苏沐橙的喜好来说,除非生理期,否则大夏天的,她电脑旁放的绝对不会是解渴不伤胃但食之无味的热白开。

       “特意为你留的早餐哦。”她眨眨眼。

       叶修看了看苏沐橙。

       苏沐橙笑得毫无破绽。

       有一个瞬间叶修的眼神偏了偏,似乎是想寻找什么。但他还是流畅地接过糕点和水。

       张佳乐首先沉痛道:“老叶你看,这么会照顾人还长得特漂亮的你不去喜欢,怎么就看上那个服务生了?她是隐藏民间的荣耀高手,还是答应给你烟了?”

       “……”叶修面无表情,“难道就只有这两个肤浅的原因?”

       张佳乐摊手:“不然?”

       “还可以有一个。”有人举手,“那方面合拍,你们懂的。”方锐递了个暧昧的眼神。

       叶修鄙夷:“更肤浅。”

       “那你来说个?”

       王杰希挑眉。

       叶修一本正经:“三连冠。”

       “……”

       “……”

       这回换成了众人鄙夷看他。

       回过神来的黄少天学着方锐露出一双真诚的眼睛:“我正在为周泽楷庆幸。”

       周泽楷很无辜地迎上大家的注视,腼腆地笑了笑,然后垂头安静地喝着有着奇怪口味的豆浆,显然不愿插手纷争。叶修继续:“我没说错,这个多高尚啊!当然,小周,我不是说你是为了这个才在第十赛季和我们兴欣死杠上……”

       “欺负人小周不如你脸皮厚是吧。”楚云秀忍不住了。

       “我要吐了,真的。”黄少天一脸不堪。

       王杰希突然道:“我勉强也算三冠吧。”他说这句话之前,先瞟了瞟某人。

       众人突然静了一下,连周泽楷都抬头看他。这个大家一起讨伐叶修的当口,王杰希突然来上这么一句,到底是何居心?莫非……难道……不会吧?

       叶修就在大家惊恐的眼神中,淡定道:“哎哟看不出来,老王,我怎么不知道你暗恋我?”

       “……”王杰希。

       其实他当然别有目的,但总的来说,还是想看戏。

       谁料他低估了叶修无耻的程度,被这一句听上去特别自恋的话堵了个正着。杰希大神无言以对,最后只问:“脸呢?”

       “他早就不要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替叶修回答,“微草的,要记得我大蓝雨为你的幸福人生做出了卓越贡献,虽然本少道德高尚,不贪图回报,但是你实在要报答的话,以后遇到记得主动GG啊!”

       王杰希:“你想多了。”

       叶修特别心痛:“喻文州,你的队员正在和对头商量私自放水这种违规事,还是当着你们领队的面,太猖狂了。你再不贿赂贿赂我,下个赛季就轮到蓝雨在兴欣面前主动GG了。”

       “靠!”黄少天比了个中指,他大蓝雨的队长才不会为这种公认的玩笑上当受骗呢。

       岂料喻文州点点头,就这么特别温顺地道:“那由我做东,请叶领队赏光KTV一回怎么样?大家都可以来做个见证。”

       “队长?!”黄少天惊恐,“你被穿了?”

        “喻队为了自家战队的牺牲太大了……”众人表面不忍,纷纷为之伸张正义。但见喻文州一脸和气,最后只能作罢。

       只有张佳乐哈哈哈哈。这虽然没能坑到叶修,歪了初衷,但显然蓝雨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无所谓了,都是对手嘛!不过连喻文州这样一个人精都被这么坑了……张佳乐突然有一种危机感,“我说老韩以前没干过这事吧?”他撞了撞张新杰的肩,偷偷问,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连忙自己又否定,“老韩那么威武霸气,肯定不会就这么屈服老叶的!”

       张新杰没有理睬他,脑洞大如张佳乐,你根本不必给他答案,他自己就能构思出一个有头有尾、有血有肉、爱恨情仇纠葛的长篇小说电视连续剧。但他也实在有点想不通喻文州为何本可以对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的玩笑不予理睬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答应了。

       于是他视线在喻文州身上停顿了一秒。喻文州正巧转头,轻轻巧巧地朝他笑了一下,眼神划过去,若有所指地流过叶修,又转到他身上。

       他了然。

       喻文州和叶修之间的职责还是比较分明的。喻文州在人际交往方面的处理很有一套,而叶修更偏向于比赛与团队合作,两人合作愉快,队员也受益,团队摩擦比预料中的要好解决多了。但现在不行了。现在是叶修这个领队,和队员有了微妙的矛盾——微妙到了大多数队员看不出来但就是顽固存在的地步——喻文州对此颇有些无能为力,叶修毕竟是他的上司,不受他管束。而张新杰,用那句话来说,他有一百种方法变相地不受管束。

       他本来还在烦恼,谁知叶修对他无防备,主动给了他一个机会,不顺坡上驴,那就不是喻文州了。

       毕竟一顿饭换来团队和睦,是很划得来的。


       众人叫完了好,叶修才慢条斯理:“哥信誉这么好,你单独请我一顿就算过关了。文州,看我对你多体贴。”

       他这么说,自然也是看到了刚才喻文州和张新杰之间的小动作。

       方锐和方士谦这两个三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的立刻反对:“老叶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怎么可以吃独食呢!多不利于团队和谐啊!要是我们因此没能赢,这责任可是你来扛。”

       黄少天其实对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并不清楚,但他和喻文州这么久以来的交情和默契不是摆出来看的。他本来还在带头抱怨,现在一看到叶修要拒绝,立马变了口风,义愤填膺:“老叶你可不能耍赖,谁不知道全荣耀你最不可信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不对,后天,后天晚上大家都有时间吧?八点我们就去!翻译小陈也带上!还有那个谁——林少,他在不在?要不要叫上他?”

       “他有私事。”王杰希提醒。大家都没忘记林煜订婚的事。

       苏沐橙也附和:“对呀,人家那么忙,等以后有空再请也不迟吧。”最好永远也别再请了!

       “还真说定了?”

       “黄少天你不再挣扎挣扎?就看着他这么得意?”孙翔不死心,他面对叶修至今都有些手脚不自在,训练也好私下聚会也好,反正基本上没主动和叶修找过话。这点上,连周泽楷都不如,人周泽楷好歹一句话也超过了十个字的——偶尔。所以他是最不愿意和叶修一起出门的人——羞耻呀。

       黄少天搂住叶修肩膀,笑得见牙:“我和老叶什么交情啊,没借口都要出去搓一顿的兄弟!某些人想挑拨离间都没用的。”

       这么一顶帽子上来,孙翔当然不干了,“你说谁挑拨离间!”

       “谁问我我说谁。”

       “你!——”孙翔脸涨得通红。

       “你什么你。”黄少天毫不在意顶回去。

       孙翔差点就要扑上去了——他虽然年轻气盛,但再怎样也是不会被简单一句话就挑衅到的,不过自他出道以来,就免不了被拿来和叶修作比较,后来几次败下阵来,嘉世的事情又被披露出来,孙翔就免不了被带上有色眼镜,在叶修的这群老朋友中更不受待见了,其中黄少天算是最不待见的之一。

       他恶狠狠地看着黄少天,面色通红,穿着粗气,看那样子很想一言不合就上来打架。黄少天哪是会示弱的人?嘴边挂着开玩笑却偏向于挑衅的笑,就比孙翔游刃有余多了,可进可退。

       他们中间隔着几个人,仿佛能听到那些烧得噼里啪啦滋滋作响的声音。

       “行了行了,两个小学生学什么不好,学大人吵架。”叶修嫌弃似的挣开黄少天,然后对孙翔说:“孙小朋友,我很开明的,集体活动这种事呢,准许请假。”

       被叫小朋友,谁都不会开心,孙翔又不爽了:“谁说我要请假了!”

       “你不是不想去吗?”叶修奇怪。

       “我——”孙翔气,“我什么时候说不想去了!”

       “哦。”叶修简单地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就转过头问:“没人请假了吧?”

       孙翔没想到他就被一个简简单单的哦打发了,又庆幸又失落。

       众人摇摇头。

       “那就开始训练,一个个天天都想着吃喝玩乐怎么行,要是比赛输了,别怪联盟撵你们回家种地啊。”叶修说完就旁若无人地叼起一块糕点,喝着水,看着文件,愉快地开始做事。看起来特别享受特别幸福。

       “靠,好想打他。”刚刚被嫌弃的黄少天翻白眼。


       苏沐橙趁着训练的间隙给张新杰的QQ发了一句:“谢谢张副队考虑这么周到。”

       “不用。”张新杰秒回。

       “你为什么不自己给他?” 

       “他会为难。”

       叶修会为难?

       这要是说出去,十个人,九个人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但张新杰就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他也看到了刚才叶修那一刻的停顿。

       “……”为什么叶修会为难?苏沐橙倒不是不信,她只觉得疑惑。

       她当然不知道叶修和张新杰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隐隐约约猜到叶修和林煜之间的事,并且对林煜眼不见为净,却完全不知道这其中张新杰掺和了多少。

       尽管如此,她还是从这句话中看出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苏沐橙谢的当然是那些糕点和那杯热水。叶修没记错,苏沐橙确实是没有这些的,专心训练的她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叶修捂着腹部的行为和难受时皱起的眉头,叶修从不曾主动让其他人,包括她,知道这些。

       如果不是真正把叶修这个人放在了心上的话,少有人会察知到这些细节,还特意采取婉转迂回的手段让叶修不动声色不能拒绝地接受。

       毕竟像叶修这种人,有时候,连付出都叫人束手无策。

       苏沐橙曾经想过,到底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够降服叶修?最好也足够强势足够固执,才能在他为了一腔热忱而让自己的生活乱七八糟的时候,硬起心肠不被他带偏节奏。但若只有这样,恐怕过刚易折、过强易分,有时也需要一些柔软的爱与细心,来融化冷硬的棱角与坚冰。可这样一来,那个人必定会比较辛苦,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耐心和坚持。

       今天以前她从没想过这个人可能是张新杰。

       叶修当然也不会想到。

       可不会想到归不会想到,那怎么也到不了关心一下就为难的程度吧?她可是见到过叶修毫不犹豫拒绝过告白的。

       难道因为张新杰是有着多年私交的同行兼后辈?

       总之苏沐橙摸不透。叶修的感情生活在她看来本就够捉摸不定了,现在再加上个突然冒出来的张新杰,真是越来越扑朔迷离。啊,苏沐橙怒而放弃地想,新世界的大门开了这么久她居然只能在这看着明晃晃的奸情干瞪眼!还能不能好好泼狗血了!

       她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想:总之不管怎么说,叶修肯定是吃不了亏的,她只需要准备好可乐瓜子爆米花,安安心心看戏吐槽就好啦。




评论(6)
热度(114)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