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09

目录及文包



09 结束



       记忆如流水,漫过就过了,永远不会停留。林煜从电光火石的回忆里脱出,看着对面那张惘然不知的脸,最终调侃:“好吧,你还真就这么干干脆脆地不管家族事业?”

       “不然呢?”叶修回头打开电脑,漫不经心回了句。

       “你大概是我见过的最不上心的继承人了。叶家这么大的基业,恐怕没有谁能比你还潇洒。”林煜表面上若无其事地接下去,看着叶修头也不回地打开游戏、插卡登录。

       “最起码我不用联姻。”叶修回答。

       “……”

       林煜猛然心底一震,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手不知不觉握上叶修略薄而圆润的肩头,稍稍攥紧,扯住的衣角像一颗被轻轻撕扯的心,“你在怪我?!”

       叶修看了他一眼:“没有。”

       他说没有,无论表情还是动作都表里如一,配合得天衣无缝。

       林煜却不相信,或者说,他宁愿相信叶修在责怪他甚至恨他,那也总比叶修的无动于衷要好得多。于是他笃定道:“你有。”目光如火一般烫在叶修脊背,似乎要洞穿那层皮囊、透过相连的肌骨,直直攫住热烈流血的心脏。

       叶修恍若未觉,投降般道:“好好好,有有有——林大少爷,我这还有个银武数据要测试呢,你让我做完行不?明天就要用啊!”

       除了刚才那一眼,他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部都投注在游戏上——而那一眼,也不过是飘飘浮浮犹如飞蓬般的一刹。

       林煜瞬间铁青了脸。

       他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行走许久的旅人,眼见着终于发现了寻寻觅觅的绿洲,欣喜若狂、情难自禁,却被无情地告知这是海市蜃楼!

       “我受够你了!”林煜低吼了一声,粗暴地将叶修手中的鼠标狠狠一摔,金属与桌面相撞,发出刺耳的呜咽。叶修终于完全停住动作,惊愕地回头,正对上林煜如夜间风暴一样暗沉危险的眼神。

       “林——”

       “你扪心自问,除了我还有谁能这么对你?!养个宠物好歹还有点感情吧,分开的时候也会不舍吧,我们相处三年多,每次见面除了上床说过几句话?啊?!情人?不,我们连炮友都算不上,你叶大少爷恐怕也就把我当根按摩棒来用!!”林煜完全没了平时的风度礼仪,脸涨得通红,表情扭曲,双手死死提起叶修衣领。

       他说到最后一句已经非常激动,呼出口气克制了一下,狠狠咬上叶修的唇。

       叶修一个吃痛,瑟缩了一下,感觉口腔内已经一股铁锈味蔓延。他挣扎着唔唔了两声,却挣不脱盛怒之下的人,只能勉强挡住林煜的手,窒息的感觉减轻了许多。

       林煜看见他挣扎的样子,痛苦之余却只觉得一股畅快直冲出来,让他恨不得将这个人反复折磨,直到他露出期望的表情来,却又觉得茫然,他根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望着什么。

       “叶修……”林煜重重摩挲着他唇角的鲜血,却躲开他的视线,闭上眼道,“你到底有没有心?”

       叶修面色沉凝,没有说话。

       “混蛋!放开我哥!”

       这时,门口却传来一声怒吼。

       叶修和林煜同时循声看去,愕然发现门口居然站着两个人,都面色十分难看。不等动作,叶秋已经冲过来扯开林煜就给了他一记重拳,直接砸上了他的脸,“敢欺负我哥!混蛋!活的不耐烦了你——”

       “叶秋!”叶修连忙要拉住叶秋,还递给门口的张新杰一个求救的眼神,对方观察了几秒战况,确认叶秋占了上风,才走到叶修面前,阻止了他去拉架。

       叶修气笑了:“我说新杰,世邀赛指定酒店的老板和赞助商在中国队领队房间里打架,要是被记者知道,干脆我们全都不用比赛,直接滚回去好了!”

       张新杰很平静:“我关了门,而且我相信叶秋先生有分寸。”

       你关了门有什么用?!不知道叶秋刚才直接打脸了吗?!这么明显的伤势任人猜测更严重好吗?!他这幅失去理智的样子你告诉我到底是从哪里看出他有分寸了?!

       叶修不想多说,“让开。”

       张新杰没有动,只是皱了皱眉,说:“衣服乱了。”

       “什么?”叶修以为自己听错了。

       “衣服乱了。”张新杰重复了一遍,目光停在叶修凌乱的衣领上。见叶修还是茫然,他镇定自如地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和领带。

       叶修怔了。

       这种行为太诡异了,惊心动魄的打斗声和怒骂活生生成了一场闹剧的背景音乐,叶修难得地生出一种荒唐的错觉,好像今天他经历的记者会、婚约的泄露、林煜的质问和嘴角的疼痛腥气,都是一出夸张的荒诞剧。而这个站在他面前、如此平静淡定地为他整理衣领的人,才是唯一的真实。

       直到他听到张新杰说,“如果刚才冲上去的是我,那才是真的严重。”

       你的意思是现在还不严重吗?

       叶修面无表情,透过张新杰的肩,看到叶秋似乎已经发泄够了,理智正在上线中,力气都收回了一些,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伤。而林煜就完全相反了,狼狈不堪灰头土脸,被衣服遮住的地方先不提,光脸上就有大片痕迹,预计明天肿起来的时候……应该很好看。

       这都是什么事。

       叶修头疼起来,在想要是被记者看到的话该怎么圆回去——虽然叶修大神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在荣耀记者们心中已经留下了深刻阴影,可打架这种违规的事儿……怎么也不像游戏里那么天经地义啊。

       这个问题,叶修很快就放开了。

       因为叶秋打完后,冷若冰霜地说了句:“这事我来解决,没人敢报道。”他斜瞄了一眼林煜,林煜也没好气地回瞪一眼。

       “你还是先走吧。”叶修说。

       林煜神色复杂地离开了。他一走,叶秋就气势汹汹地质问:“哥,你到底干了什么缺德事!”

       “……”

       “虽然我刚才那么说,但要不是你太过分了,人家林煜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狗急跳墙的事儿。”叶秋翻了个白眼,把西装外套脱了,又顺便把袖子整了整——他穿的还是工作装,赶不及脱就上来打架了,其实很有些不方便。不过叶秋受训多年,论起打架,就算被衣服掣肘,林煜也不要想讨到半点好。

       他有点怀疑地上下打量了叶修一圈,难得地犹豫了,“听说他刚刚订婚了……哥,该不会是你勾引有妇之夫,上完人就始乱终弃了吧?”

       张新杰没忍住笑了一声。

       叶修毫不客气给了自家弟弟一个爆栗:“想什么呢你,脑洞快赶上沐橙了。”

       这么大了还被个比自己不靠谱的人敲脑门,还是在外人面前,叶秋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于是咬牙切齿道:“谁叫你前科累累。”

       “……”叶修说,“我勾引过你?”

       “你抛弃过我!”叶秋大叫,叫完突然想起张新杰在这儿,下意识去看张新杰,对方很知情识趣地假装在玩游戏,操作着角色四处逛。

       他还是脸红到了脖子根,恶狠狠瞪着自家哥哥,见叶修似笑非笑着就要开口,果断提前堵截,“你先别说话,我找你有事,说完了就走。”他迅速说,“爸妈已经知道了你和林煜的事儿,特地派我来通知你做好世邀赛结束了回去请罪的心理准备。就这样,混账哥哥,我走了!”

       叶秋说话算数,果然没有丝毫留恋。

       他深知,想要不被叶修一张嘴怼死,就只有一个办法:不让他开口。

       叶修感叹着自家弟弟觉悟提高,等门关上了,才转身,看向张新杰。张新杰恰好也放下鼠标,直起身回视他。

       “那你来干吗?”

       张新杰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收烟。”

       叶修一愣,无奈道:“……这事儿,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不能。”张新杰在他们兄弟谈话之际已经找到了叶修千辛万苦藏着却被黄少天一朝出卖的烟,居然还是没打开过的,可见叶修在这次封闭集训前做了多么充足的准备。不过现在都打了水漂了。

       叶修很是心痛地瞅着他把烟盒揣进怀里:“新杰,我们商量商量,其实这事儿吧,还是有余地的……”

       “没有。”张新杰无情道。

       “我可是领队!新杰,不识时务小心我给你穿小鞋!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叶修正色,语气很严厉,内容很荒唐。

       张新杰毫不犹豫:“不考虑。”

       叶修见一计不成,又心生一计,循循善诱:“新杰,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只要别太过分,力所能及的范围,我绝对保证完成!你想想,国家队领队的人情,不要白不要啊。”

       张新杰已经有点哭笑不得了,就为了一盒烟……叶修这故作可怜的样子,演技也太好了点,他还真心软了。张新杰硬起心肠,冷峻摇头。

        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都不奏效,叶修无计可施,叹了口气,黯然地道:“好吧。把它放远点,最好别让我再看到。”

       张新杰应了一声,还停在原地。

       叶修奇怪:“还有事?”

       他没再继续,反而是张新杰见不得他这种失落的样子,心软得一塌糊涂。叶修这么一问,张新杰踌躇了一下,又不想出尔反尔、纵容领队私下违规,只能拐了个弯说:“你不问问我怎么进来的?”

       “这个啊,”叶修懒洋洋靠着椅背,“有什么好问的。文州和我有每个人房间的备用钥匙,你怕我提前转移,肯定找他要的钥匙。”

       张新杰嗯了一声。

       叶修又奇怪了,“新杰,还有事?”

       张新杰说:“有。上次提到的那个A国的组合……”

       “我已经做成PPT给你们三个邮箱都发了一份,那是今天早上才发的,你现在就看完了,新杰,这效率可真快啊。有问题?”叶修对荣耀从来都很敬业认真,而且同样的高效率。

       其实张新杰忙了一天,和其他两人一样,压根还没看,更别提看出什么问题来了。

       张新杰在心里叹了口气,觉得实在找不到什么借口——他软硬不吃,难道叶修就油盐能进?

       于是他挑明了问:“刚才的事……”

       叶修挑眉:“有话直说。霸图的人,什么时候这么不爽快了?”

       张新杰从善如流:“你和他,分手了?”

       “我们从来就没谈过恋爱,哪里有手来分。”叶修平静道。

        张新杰实在很想维持住自己的表情,但他还是没能控制住微微上扬的唇角。他学着叶修的平静,总结道:“所以现在,你是单身,而且处于空窗期,也没有任何心仪的对象。”

        叶修点头:“所以呢?”

        张新杰终于完完整整地露出一个微笑,冰冷镜片之下,他的眼睛里藏着很深很深的热度,现在这热度却化为一腔情衷,全都从这个冰消雪融般的微笑里流露出来。

       “我想请求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叶修也笑了起来:“新杰,你非要我再拒绝一次?”

       张新杰道:“我想不出你有什么借口。这仅仅是尝试,不是在一起,所以你就算拿不喜欢来拒绝,也不能说服我。”

       他认真地看着叶修,那双眼里的神采透过镜片,依旧足以让人晕眩:“除了不喜欢,你还有什么理由?”

       叶修一时语塞。

       正如同第四赛季那个酒醉的夜晚,他上上下下看完了也摸遍了张小牧师,也心神荡漾过,如果真的没有半点心思,张新杰怎么会对他有性吸引力?他甚至连不喜欢这个如此敷衍的理由,就说不出口,更别提挑剔其他的了——说真的,张新杰也没什么可挑剔之处。外界盛传的他们之间巨大的生活习惯的差异吗?叶修好笑地想,他们可还没到同居那么长远的一步呢!

       是的,没有理由。

       他没有理由拒绝张新杰,他完全可以答应——如果仅仅只是追求,只是尝试。

       可惜叶修看破了其中的陷阱。

       “你要的真的这么简单?恐怕你自己都不相信。”

       一个追求的机会?

       对于张新杰这样的人来说,机会就是缝隙,就是漏洞。他无缝可钻的时候尚且明明白白地觊觎,更别提现在。说得轻巧,如果叶修真的答应了,恐怕赔上的就是一辈子——连叶修自己都未曾仔细规划过的一辈子,而张新杰现在就狮子大开口地讨要了?

       叶修慢条斯理地道,“新杰,这么轻易就想要套牢一个人,你倒是对自己很有信心。可惜,你遇上的是我。”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不,一点不可惜,这完全是一件庆幸的事。

       “如果我们的相处让你觉得舒服,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好?”张新杰问道,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真挚又庄严,犹如宣誓般一字一字,“我们有共同的喜好和兴趣,我能完全理解你对荣耀的热情,也会始终如一地支持你、照顾你、爱护你、尊重你、忠诚你,无论其他人反对与否,都绝不会影响我的决心。叶修,请相信我。”


       有那么一分钟,叶修完全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从来没有去认真地想象感情这回事,也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这么认真地剖白过。他习惯了照顾别人、爱护后辈,习惯了被别人诋毁、被亲人反对,反而对哪怕是一个陌生人给予的温暖都会不自在。

       而现在,有个人这么坚决地对他说,支持、照顾、爱护、尊重、忠诚,并请他相信。

       ——这个人是张新杰。

       ——这个男人是九分,就绝不会说成十分或者八分。

       ——他说的每一个字,就连记者和对手都深信不疑,刻进了石头里,不曾枯荣,无法更改。


       叶修深深地叹了口气,心想,这样的慰藉,为什么我就不能早点遇到呢?

       偏偏在他最风雨飘摇的时候,他遇到的不是张新杰。

       偏偏在他已无坚不摧、心如磐石的时候,他遇到了张新杰。

       叶修已无意去深思他们之间到底错过了什么,又错过了多少,他也认真回复:“新杰,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但有些事情,不是感情就可以解决的。”


       第二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叶修嘴唇受了伤,这种地方却又不好上药或贴创可贴,只能晾着让伤口自己好。不过这样一来,吃饭说话就挺不方便了。

       周围人调侃了一圈,从摔了个狗啃泥一直猜到被女粉丝强行调戏,叶修始终笑而不语,还轻轻松松就把火引到了八卦得最积极活跃的张佳乐和黄少天身上,就连不善言辞的周泽楷就受到了波及,赶紧和这俩只坐远了一点。

       最后张佳乐实在受不了了,吼了一声:“新杰,我知道老叶有你把柄,可你也不能无视无辜受罪的队友吧?来吧!说出他的秘密!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你从他房间出来过!我们会保护你的!”

       “老叶有张新杰的把柄?”黄少天眼睛一亮,明显对这个更有兴趣。

       “重点呢?我们叶领队的秘密啊,谁不想听?!”方锐提醒他,率先卖起了队友。

       “哎新杰快说说看!”

       “说嘛说嘛!我们大家都很好奇啊。”

       其他人起哄。

       最该阻止的叶修却看了一眼张新杰,表情淡淡,不动声色地敲了敲桌子:“哎各位大神,我说,休息时间到了啊,该训练了!”

       众人哀叹一声,看看时间,果然到了。

       张新杰不发一言最先离开。叶修话音刚落,他就站起来了,显得很是突兀,但是张新杰的话——也挺正常。所以其他人根本不觉得异样。

       喻文州委婉地道:“领队,我们也是关心你啊。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又实在不想打扰大家,不如让我这个队长来为领队分分忧?”

       “免了,”叶修看他一眼,对方关切的表情无懈可击,一点都看不出险恶心思,“文州要真想为我分忧,不如明天手速先上700?”

       “怎么好抢叶修前辈的风头,蓝雨信奉低调行事。”喻文州立刻示之以弱,以退为进,连称呼都改成了比较亲切和善的称呼。

       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同为聪明人,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最后挣扎的希望破灭,就连喻文州都被打太极推了回来,其他人也没多大把握。大家都有点失望地回了训练室。

       只有王杰希在张新杰和叶修之间逡巡了一遍,然后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



杰西卡啊杰西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眼就看出了奸情。

可能魔法师就是这样(不。


评论(18)
热度(117)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