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08

本章有少量林煜x叶修的H情节

不能接受者请谨慎食用~


目录及文包


08 开始



       就在这时,林煜似乎不经意间朝这群荣耀大神看了过来。闪烁的镁光灯让他无法在瞬息找到叶修的视线,但叶修正巧在和被迫为他挡视线的王杰希斗嘴,眼神漏过王杰希的肩。

       两人还是猝不及防地目光交睫了。

       叶修眼底除了来不及收起的调侃笑意,其他什么都没有。

       一片空。林煜转回头,对着镁光灯保持惯性微笑,五味杂陈。


       后面的事情张新杰记不清了,他再没有去注意其他人,只不动声色一心一意地关注着叶修的举动。然而不知道是掩饰得太好还是真的一点不在乎,叶修还是一切如常,居然还有心情跟着周围人嘲笑。

       “唉,这世上又少了一个单身狗!”

       “叫吾等怎么活啊……”

       “我们勉强也算是青年才俊吧?粉丝也能从B市排到K市吧?怎么就找不到个过日子的?”

       “青年才俊?那能一样么,你看看林少那气质、那教养,再看看你自己!啧啧啧,我都不稀得说你……”

       单身联盟在180党身后闹成一团。

       “要说脱团,我打赌黄少肯定是最后一个!”

       不知道是谁低低说了一句,黄少天简直要炸了:“谁说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这可是记者会,闹出毁形象的事儿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叶修看了众人一圈,刚刚把战火引到黄少天身上的李轩接触到他的眼神,连忙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把头转向一边。

       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安抚道:“话不是这么说,咱们少天好歹和林少一样,在联盟里也算是个少爷吧。是吧,黄——少?”

       他故意将最后两个字着重。

       “哈哈哈哈老叶你真的是在安慰他吗!”张佳乐很不给面子地首先笑出来。

       众人忍笑快要忍出内伤。只有黄少天啪的一声打掉叶修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咬牙切齿:“老叶,你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你窗帘后面藏着烟我就不知——唔唔?!”

       一直老神在在的叶修终于变了脸色。

       他一把捂住黄少天的嘴:“少天,我们都是队友,何必互相伤害呢?”

       但是已经晚了。

       苏沐橙呵地笑了一声,众人齐齐看向张新杰,叶修还有点侥幸心理地希望张小牧师千万别注意到这边。但他一回头,就见张新杰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仿佛他一直就是这么理所当然的等待着,只看叶修有没有这个默契去发现。

       叶修心头不免有些异样。不过这点涟漪翻不出什么风浪,甚至不需要特别去注意,它就消散了痕迹。叶修更关心的还是后续。

       只见张新杰淡淡道:“违反了队规,领队还是乖乖接受惩罚吧。”

       叶修哀叹一声,仿佛看到了好不容易藏起来的烟长出翅膀飞到了张新杰手上,从此离他远去。黄少天出了口恶气,转怒为喜,回拍叶修的肩,义气凛然:“老叶不用谢我,关心领队的健康,是队友的责任。”

       叶修看了他一眼,呵呵笑了一声。

       第二天下午的团队赛训练中,夜雨声烦是唯一一个悲惨地死在牧师十字架手下的人。


       记者会终于结束。

       此时林煜已经不在台上,其他人想恭喜他一声,也找不到他的踪迹。不过这种事来日方长么,以后又不是没机会。正巧此时还是下午,众人站了一早上早累了,就打算去体育馆休息一会儿顺便吃个饭。

      而叶修作为领队,当然要负责收尾。

       他送走了一些关系比较密切的记者,又和领导商量了一下宣传,便拿着计划表出了办公室,打算回一下房间。谁料他刚出来,就见林煜出现在走廊的转角,他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看上去成熟稳重,此刻却停在那里,定定地望着他,无声而神色挣扎,似乎进退维谷。

       “站那干吗。”叶修语气温和,看了看时间,“有什么事吃完了饭说吧。”

       林煜没回答。

       叶修无奈:“一定要现在说吗?”

       他进了电梯,林煜一声不吭跟在他旁边。一时静默。出了电梯,到了叶修房间的楼层,走廊上无人,这个时间段,大家基本上都下楼去找吃的了,只有叶修才会回来——现在又多了个林煜。

       叶修又低声道:“其实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说。”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吗?”林煜苦笑,忍不住反驳道。

       叶修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打开门,“先进来吧,这里随时会有人。你一个快订婚的人了,还是要注意点形象。”林煜有些讽刺地想,他再没有遇到过这么体贴这么“懂事”的情人了。

       但叶修说的无疑有道理,所以林煜并没反对。

       进了房,叶修才转身看着林煜,斟酌了一下,慢慢道:“但你早就说过,以后总要结婚的。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这种事情……现在确实没必要再解释吧?”

       “所以在你看来,我们就这样慢慢淡了联系,才是最正确的?”林煜顺着他的话接道。

       “难道不是?”叶修茫然,根本搞不懂为什么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对方会露出那种微妙的表情。他补充,“其实也不是说就完全断了联系,毕竟叶家和林家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世交,以后也还是会有来往的。不过你应该会见叶秋更多一些,毕竟,”他想了想,“我就算退役了,也是离不开荣耀的。家里那点事,现在已经是叶秋的天下了。”

       林煜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

       他想发火,想大吼,想质问,但面对着淡定自如的叶修,他像个突然破了洞的风箱,真的完全找不到自己的立场。

       又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丢开了自己的立场。


       林煜之所以会和生活圈与自己八竿子都扯不上的叶修在一起,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

       叶修说得对,叶家和林家确实算是世交,但这种交情,在上流社会只算是最基本的,今天可以和这家谈交情,明天就可以和那家谈交情的那种。而且叶家的势力遍布军政,根基深厚、人脉广阔,算起来那时才开始打响名气的林家还算是高攀了。

       很小的时候,林煜见过叶氏两兄弟一面。

       那个时候的叶修,和现在的叶修有天差地别。

       先不说家世背景了。论长相,两兄弟长得好,那是真的长得好,哥哥随母,长相偏清秀一点,气质和性格也比较亲切,弟弟随父,眉目都要硬朗一点,看起来一本正经严肃端凝。但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郎在社交圈是出了名的风度翩翩礼节周全,一点纨绔样都没有,特别尊重女性。这直接导致他们每回参加聚会,只要一出现,那就是目光的聚焦点、光芒万丈的发光体。

       林煜这个左右逢源的社交宠儿,都觉得围在他们周围的那群女人也实在太过分了,简直如狼似虎,能不能捡起来一点矜持优雅的淑女风范啊?

       连带着,他看叶家这两兄弟都有点不顺眼。谁被抢了风头还能笑脸迎人?那都是表面上的客套。

       叶修离家出走的消息被封锁得很严实,大家只知道,叶修之所以再没发现在社交圈,是因为他想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

       当时林煜听到的时候,还有点嗤之以鼻。

       呵,你叶修以为自己是谁?离了叶家,没了姓氏,也不过就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人。

       直到某一年,林家在C国拓展分部,父亲踢了他这个继承人过来开荒。不是在B市,也不是在S市,居然在一点根基都没有的H市。林煜心知是家里老爷子看不惯自己天天风流潇洒、花天酒地,想锤炼一下自己。他心说,锤炼就锤炼吧,反正总要来的,他还正愁没地儿施展呢。

       于是他就这么巧的,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时候,在西湖,遇见了叶修。

       这次重逢,林煜压根没认出人来。

       开玩笑,叶家的大儿子、未来的准继承人,就算要自己艰苦创业吧,那又怎么可能一身地摊货、叼着廉价烟、跟站不稳一样地靠着路灯,还可怜兮兮地淋着雨?

       如果他面前摆个破吉他,林煜就要以为这是到处流浪的街头艺人了。

       林煜也许有恻隐之心,但绝不会对着毫无利益关系的旁人。

       所以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回头重新跟对面的客户谈笑风生了。外面风雨如晦、寒气阵阵,里面却温暖怡人,美食佳肴,墙上雕花古朴精致,还有美女相伴。比起外面看似落魄的等雨人,可真是极品享受。

       那时的他并不知道,叶修其实也是跟着自家老板来见见嘉世的赞助商。只是酒宴结束后,叶修不过去个洗手间的功夫,自家老板和自家副队,就抛下他走了。

       淋那一场大雨,不过是为了冷却沸腾得太过痛苦的心。


       他们第二次重逢,是在几天之后的一个酒吧里。

       Gay吧。

       林煜是个BI,但他更偏向于同性。不过因为家里的缘故,他并不经常和同性交往,只是隔一段时间积压得太深了,才会来发泄一场。而且林公子挑得很,他是专门来419的,却看不上同样来419的人。这口味也太奇怪了一些,导致跃跃欲试的人不符合他的标准,兴致缺缺的又难以上钩。

       凌晨一点,林煜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忍了这么久,他有点焦躁。

       叶修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群魔乱舞、光怪陆离的妖魔场,这家伙还是一身廉价白。

       还点了一杯白开水。

       白开水!

       调酒师震惊了。

       坐在吧台的林煜也震惊了。

       他出于好奇,看了一眼这个人。首先却被那拈着高脚杯的手吸引住了。可以看出这个人大概是有过良好的教养或者专门的训练,因为他端着杯子的姿势非常上道,仿佛知道自己有着怎样艺术品一样的手,所以最大限度地释放独属的魅力,以期不浪费白皙指尖点染杯沿的优雅。

       光是这一只手,就已动人心弦。

       他控制不住地想,匹配这只手的,又是怎样一张脸?

      周遭已有人蠢蠢欲动。林煜不动声色环视四周,明白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然而他的视线太过灼热,几乎要在叶修的衬衣上戳出一个洞来。叶修要再没察觉到,这么多年的社会就真是白混了。

       于是就在林煜的好奇心被撩拨到最高点时,他也正巧转过头来,迎上林煜的视线。这动作在穷极无聊的林煜的想象中,甚至是分解成了一帧一帧的静态动画,只是速度太快,由不得林煜先打个招呼,对方已经浅浅勾唇,端起杯,遥遥地向他点了一下,喝了一口。

       那个笑容,怎么说呢,林煜也算阅人无数,可怎么也不能把这个笑容勉强归类为勾引。

       “林少。”

       叶修嘴唇动了动。

       酒吧太嘈杂,灯光太迷幻,林煜其实并没听见叶修的声音,也看不清他的口型,但这称谓他听过无数次,就算是这种情况,也在一秒内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认出来了。

       他的知名度仅限于那个圈子,叶修怎么会一眼认出?

       林煜瞬间又警惕起来。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顺势迎上去,和这人聊了起来。环境实在太喧嚣,不适合纯聊天。叶修最后提议出去透透气,他自恃练过,对比了一下叶修和自己的战斗力,没怎么担心地和叶修出了酒吧。

       叶修才说:“我是叶修。”

       一般自我介绍,都是“我叫……”,而非“我是……”,除非对自己的名气有一定的信心,但这种人,一般都是非富即贵,而叶修此时此刻的形象,真是哪点也沾不上边。

       但林煜就是立刻反应过来了。

       他难得有些结巴:“你……你不是自己去创业了吗?”

       “你还真记得我啊。”叶修惊讶了一下,又笑了起来,“是啊。荣耀联赛,我当年和老板合伙办了个战队,可不是创业么。”

       “荣耀?战队?”林煜茫然。

       叶修熟练地点起一根烟,两根手指拈着,这姿势,让林煜不由自主分了一点心,就听见对方漫不经心道:“嗯,一个网游,现在已经举办了六届联赛了,很有发展前景。”

       说得好听,那不也就是一个游戏吗?

       林煜想,然后比刚才叶修在酒吧点了一杯白开还震惊:“你在玩游戏?!”

       “对。”

       “……你怎么会去玩游戏?!”

       “我怎么不会了?”叶修说,“哥还是三连冠呢,打遍荣耀无敌手,独孤求败的那种。”

       “独孤求败又是谁?”林煜更加糊涂了。

       叶修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叹气,“算了。”似乎是懒得解释,便转移话题,“你怎么会来酒吧?”

       林煜也鄙视地看他:“来酒吧当然是来找人的。”

       “是睡人吧。”叶修吐了口烟,双唇有些微微地嘟起,勾勒出数条红艳细线,朦胧的烟雾就从那缠绕的红色唇线中流泻、盘旋。林煜的视线落在他嘟起的唇瓣上,发现这个多年以前没有仔细注意过的少年人,竟然有一双即使在男人看来,也特别适合接吻的嘴唇。

       这是多么适合索吻的时刻啊。

       林煜遗憾心想。

       他咳了咳:“你来不也是吗?”

       叶修的耳朵居然有点红:“这个,不一定吧。”

       林煜满脸疑惑。

      叶修说:“以前没来过这种地方,也没尝试过这种事。”

       “你……总看过片吧?”林煜沉默了一下,回忆叶修的年龄——对于身处社交圈的他来说,这种年龄还是个处的事实……确实天方夜谭。

       “没有。”叶修飞快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林煜试探:“既然你连自己是0还是1都不确定,不如……今晚试试?”

       叶修有点犹豫:“我只是想来喝一杯。”

       “你说你来Gay吧只是想喝一杯,”林煜以为这只是个玩笑,“白开水?”

      叶修毫无自觉地点头。

       林煜有点挫败地看着他。林大少爷已经很多年没对人这么无奈过了。他从前讨厌叶家这两个兄弟,后来叶修走了,还剩下叶秋,他照样对姓叶的不感冒。但如今闹了这么一出,他竟然有点可惜,早知道叶修是这么一个有趣的人,他就不该错过那么多年。哪怕只当朋友,想必也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一样吧。

       最后他们只是加了个私人电话。

       叶修没手机,这电话据说还是他一个女性朋友的。

       叶修说了之后还警告:“打通了你直接说找我就行,不要去惹她。”

       林煜有点无语,你真当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花花公子吗?

      之后三天,林煜让自己的手机保持畅通,期待着在某个时刻那个特别铃声会响起。但这电话沉寂了一个多月,在林煜实在没有耐心再等下去、打算飞去他地见客户的时候,

       电话终于响了。

       叶修的声音很低沉,带了一点刚睡醒似的沙哑,仿佛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却让林煜预感般地心潮荡漾。

      “见一面吧。”

       他给出了一个宾馆的地址。

       林煜知道,光凭这个地址,他就可以把这四个字换成另外四个字:干一炮吧。

        从来不缺枕边人的林煜一颗心疯狂跳动,恍惚错觉情窦初开。他终于肯承认,这个多年以前曾让他羡慕嫉妒过、刻意远离、出色到吸引整个社交圈的少年,尽管不复当年气质,但他的一个邀请,依旧能撩拨心弦,让人难以抗拒。

       甚至,他只要一想到能够将叶修压在身下,就有一种汹涌的征服感满溢心间!

       试问谁敢对叶氏的准继承人做出这种事?而谁又能?

       可他林煜能。

       所以他在去往宾馆的路上,还不能抑制住疯狂跳动的心脏。叶修打开门的那一刻,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半起反应了。之所以没全硬,因为他至今还觉得叶修还有一成的几率是在开玩笑,真实想法不过就是盖棉被纯聊天一晚上。

       但叶修没怎么矫情,他直接说:“我已经洗了澡,你去吧。”

       林煜脱衣服的时候,叶修突然又问:“润滑剂和保险套你带了吧?”

       “你是在怀疑我的经验么?”林煜反问。

       叶修恍然:“忘了,林少经验丰富,看起来对床伴也很体贴入微。仔细想想,我挺荣幸的。”

       “……这算是讽刺么?”林煜进浴室之前还是忍不住问了。

       叶修惊讶:“怎么会,我明明是在很认真地夸你。”他说,“毕竟我能不能享受到,等会儿就靠你了。不鼓励下你怎么行?”

       “……”


       裸裎相对更容易点起一场欲火燎原,何况这是林煜肖想过数遍的情景,他几乎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姿势都勾勒过。所以林煜垂头衔上他的锁骨时,毫不犹豫。交颈之间,叶修喘息着,却用手遮住眼睛,林煜看不见他的表情,却直觉今晚的叶修,似乎心情有些异样。

       “太慢了……”叶修失神地喃喃,望着天花板。

       “叶大少可是第一次啊,我不温柔点怎么行?”林煜带着笑意,含上他胸前。他的手段当然不是此时的叶修承受得住的,叶修受不了地呜咽了一声,似乎是知道自己处于下风,索性不再开口,任林煜摆弄。

       安静得有点过分,不太符合他的坦然。

       他越这样,林煜就越想逼他出声。于是他几次三番缠吻,就为了迫叶修张唇。叶修大概察觉到他的用意,出于配合床伴的原因,情事到了激烈处,他终于开始缓缓呻吟。

       声音轻低,像微弱的猫叫。

       高潮来临的那一刻,叶修被逼出了眼泪。他半张着唇,无意识看着空中某点,脸色潮红,那串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折射出更深沉的暗色,和更迷茫的脆弱。

       林煜吻去泪,从瘫软的身体上下来,半抱着他:“在想什么?”

       叶修收回视线,疲倦地闭上眼,说:“有点累。”

       林煜说:“那就睡吧。”

       叶修朝他笑了笑:“谢了啊,让我能睡个好觉。”说完他闭目睡去,长睫的闪动慢慢减轻,最后微弱到几乎静止。

       林煜一怔,看到叶修眼下的鸦青色,猛然意识到什么。


       第二天林煜醒来的时候叶修还在睡。他轻手轻脚起床,第一次关注起自己从前连看一眼都不屑的荣耀官网,还搜了一下叶修这个名字,却发现那个被称为斗神的居然是叶秋,又勉勉强强记起了嘉世二字。

       原来昨晚是第六赛季的季后赛。

       嘉世输给了对手。

       而最新消息,是一行巨大的标题:“斗神落幕?昔日王朝再次无缘决赛!”


       林煜不由自主地猜测,在昨晚以前,叶修有多少个独自度过的不眠夜?以至于他终于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



评论(17)
热度(111)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