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假结婚之套路

形似段子,其实……

就是段子



01

       叶修要和某个人假结婚了。

       别问我原因。

       反正他们就是要假结婚。任性。情趣。

 

02

       既然是假结婚,那当然应该走完流程、做足全套、演技逼真、真情实感,才能骗过所有人。张新杰这样分析道。作为心脏之首的叶修也觉得这番说辞很配得上自己的双商,附议。

       “那要怎么做?”

       两个连恋爱经验都没有、单身年龄二十多的大魔法师冥思苦想,最后叶修决定把这个无解之谜推给,啊不,应该是大方地给张新杰提供一个成为单身联盟伟大人物的机会,然后自己玩荣耀去了。

       张新杰翻遍了教程,还特地向苏沐橙和楚云秀请教了。

       事后,叶修很后悔。

       因为张新杰说,首先需要一个婚礼。

       “中国还没有同性婚姻合法化吧?”叶修提出自己的疑问。

       “没事,我可以接受一个不合法的婚礼。”张新杰答道。

       “?!”

       “我把所有关于婚礼的繁文缛节全都过目了一遍,又在脑内演练了一遍,最后发现,其实婚礼的精髓,只在于三个字。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比较有效率。”张新杰一板一眼地回答。

       叶修:“……哪三个字?”

       当晚他们进了洞房。

       脱衣play。

       喜帕……不,蒙眼play。

       交杯酒play。

       ……

       太特么羞耻了!

       同床共枕,水乳交融,做尽不可描述之事。

       身下还是玫瑰色的床单,充满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暧昧气息。据说这是楚苏二人倾情奉献的创意。

       叶修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气息略喘地在他耳边哑声道:

       “那三个字……当然是,”顿了一下,“得到你。”

 

03

       “该起床啦!老叶!老叶老叶老叶快起床,我们还要去见家长呢!还要去俱乐部炫耀一圈!……”

       一大清早,这种噪音就充斥着叶修的耳朵,邪恶地将他从安稳的梦境拖入现实。叶修挥挥手,企图让恶灵早点退散,但是他手刚伸出去,就觉得手腕一阵濡湿。

       “我去黄少天你在干什么!”叶修一个激灵,醒了。

       “没干什么啊。”黄少天无辜地眨眨眼,又舔了一下他……的手指。

       叶修不可控制地全身颤抖了一下。

       “老叶,你脸红了。”黄少天严肃道。

       叶修面无表情亲了他一下。

       黄少天的脸瞬间红成了西番茄。

       “早安吻。”叶修玩味着停顿了一秒,“听说是夫夫生活必备。”

       黄少天脸更红了,瞬间患上失忆症和失语症,一脸懵逼,宛如智障。

       叶修才慢吞吞问出了自己抓住的重点:“听说你要去蓝雨炫耀?”

       “是啊!”

       这件事显然很重要,立刻触发了机器人黄少天的故障修复程序,他的语言系统和面部表情系统终于重新运转,“老叶他们真是太可恶了!居然说我别想轻易逃脱蓝雨和尚庙的诅咒,这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靠靠靠,我们还是不是队友啦?队长和小卢默认也就算了,居然连经理都……”

       叶修耐心地听他说完,“所以呢?”

       “所以我要告诉他们所有人,找女朋友这种一点都没有技术含量的比赛,我荣耀第一剑圣根本就不屑参加!从今天起,我就是联盟第一个找到男朋友的人了!”黄少天得意洋洋。

       叶修自以为终于窥破了黄少天竟然答应和他假结婚的理由,不由一阵神清气爽。

       这种事情居然这么严重,所以少天才会这么失常。

       “……”黄少天:wtf?为什么叶修要用这种怜爱的眼神看着我?那不该是我的剧本吗?!!!

 

04

       “结了婚当然应该生活在一起了!”王杰希面无表情。

       “谁说的,外地打工的多了去了,你看多少人带老婆?”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抓过一个上面画着魔道学者的绿色小抱枕,使劲捏了捏Q版王不留行的脸颊,又挤了挤王不留行的鼻子,最后去戳那双小短腿——嗯,比对面那家伙可爱多了,被尽情欺负了也不能说话抗议,哪像大的,争分夺秒对他上下其手,还有理有据,让他无法反驳!

       王杰希及时夺去吸引住叶修注意力的王不留行。

       叶修不满地抬头看他,眼神充满了挑衅!

       王杰希气笑了:“你见过哪对同城夫妻不住在一起?!”没错,叶修退役了就回了北京,无情无义无耻无理取闹地抛下了为爱而凝聚起来的兴欣(方锐语)。

       叶修毫不犹豫:“当然见过,我爸妈啊!”

       王杰希愣了。原来叶修的父母竟然这么感情不和,还分居了吗?莫非……叶修当初之所以离家出走,也因为家庭内部不和谐?

       不走寻常路且脑洞太大的王杰希沉默了一瞬,他心中的天平动摇了一下下……就那么一下下,然后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绝不会让叶修的担心也落在他们之间!

       王杰希低声道:“抱歉……”

       他刚想说还是换个话题吧。

       叶修就不解道:“你道歉干吗?……不会吧?!老王,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啊……”他诡异地上下打量了一遍王杰希,满脸的“原来你是这样的王杰希”的表情,沉痛道,“虽然他是我亲爸,但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我爸绝对不是你平常看见的那么正直,不然怎么会生出我和叶秋这样的儿子?所以你就别想着利用我来靠近他这招了。”

       “……”王杰希收回了自己过剩的感情,并且开始冷笑。

       叶修比他还惊讶:“难道不是你因为喜欢我爸,所以上次假借来看望我这个前辈,其实是偷偷劝我爸要为国争光,所以前段时间老头子自称老当益壮,就干脆住到军方基地去了吗?”

       是我输了。

       脑洞这回事,原来不是魔术师一个人的殊荣啊。

       王杰希一脸冷漠,放弃争辩,弯腰,将叶修压在沙发的角落处,一字一字:“你要是敢和我分居,我就敢让你和荣耀分居。”

       一周的垂死挣扎之后,战五渣叶修大大选择了向黑恶势力屈服。

 

05

       “……”

       “……”

       两人大眼瞪小眼。

       面面相觑。

       沉默以对。

       这是应该被铭刻在联盟史上的一次经典对决!叶修和韩文清,这对冤家宿敌,第一次在对视中没有相互激怒,而是双双沉默!

       “……老韩……”

       “……叶修。”

       “要不……你来?”

       “我不会。”

       “哥也不会啊……”

       “你照顾苏沐橙那么多年,连这种事都不会做?!”

       “你一个快奔三的单身老处男,连这种事都不会做?!”

       “……”

       “……”

       “唉,算了,还是叫外卖吧……”叶修焉了。肚子快饿扁了的他,实在是提不起一点心情和韩文清吵架——虽然他们越吵感情越好。

       没错,难倒韩叶组合的,不是繁花血景,不是剑与诅咒,不是枪与矛,不是双一组合,而是……做饭。

       这种事情,指望叶修,还不如试试发掘自己的潜力!否则难道他们明明都结婚了(虽然是假结婚,但无论是真是假都应该全力以赴!)家里面还没有一点烟火气?而且……苏沐橙说叶修因为不太注重饮食,所以闹过胃痛。

       一往无前的霸图队长对着外卖冷哼一声,嫌弃地看了正大快朵颐的叶修一眼,行动力max地第二天就去买了本菜谱。

       叶修一回家就被吓到了:“老、老韩……虽虽虽虽然我知道有时候我很欠揍你也不能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杀人……杀人是要坐牢的!”

       韩文清提着一把染血的刀,站在门口,脸色黑沉。

       大概他自己也觉得这形象实在有些凶恶,不怨叶修这么过分。这样看来,睁大着眼一脸惊恐战战兢兢的叶修看上去好像也挺诚实乖巧的。

       “你也知道你很欠揍?”韩文清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赞道,“不错,还有点脸。”

       叶修被他笑得更渗人了:“老韩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先把刀放下行不行!咱们有话好好商量……骑乘也不是不可唔——!”

       韩文清紧紧捂住他的嘴——那动作甚至出现了残影,看了一眼正好经过楼道的一对情侣。

       那对甜甜蜜蜜依偎在一起的情侣一看到他和他钳制下可怜兮兮的叶修,立刻脑补了十万字的黑道大哥和卧底小弟的血腥相杀场面,吓得声音颤抖,落荒而逃:“对、对不起!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大哥你继续!”

       韩文清脸色更黑了。

       叶修从中看出了一点郁闷,而且他终于发现了那把菜刀上除了血,还沾了菜叶子,于是放下了一颗心,忍不住嘲笑出声,透过韩文清的手掌,声音闷闷的。

       “唔唔唔!”叶修示意他放开手。

       韩文清挑眉:“记住你刚才的话,今晚就做。”

       卧槽?

       叶修突然想到,刚才情急之下他好像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06

       喻文州很会做饭。

       在他的认知里,这是男人居家的重要体现,在结婚人士中特别需要。

       不会做饭的叶修:“……”这是在暗示我不居家吗?

       喻文州看出他的心思,善解人意地笑着说:“叶修大大,你已经够优秀了,这方面就给我留条活路吧!”

       他们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来,叶修像是身处天堂,三餐天天不重样,中式西式港式台式广式……人家使用脚步来丈量世界的疆域,叶修比较清新脱俗,他用味觉。

       俗话说得好,身在福中不知福。

       叶修是个很惜福的人,大概是因为他用人生的前十五年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忧无虑,又用之后的十三年体会到了什么叫生离死别不由人。

       总之,叶修不仅被喻文州的厨艺征服了,也被喻文州本人征服了——他最近爱上一件事,就是当喻文州在厨房忙忙碌碌的时候,在一边观察。

       他发现喻文州这个人,除了手残了一点、独占欲强了一点——而这两点他觉得是萌点,实在是无可挑剔。尤其是为他洗手作羹汤时的背影,弯腰择菜时裸出的一点白皙腰线,切菜时干净利落的完美刀功……

       被叶修这样盯着,其实喻文州很有些不自在。

       但他不愿意表现出来。

        开玩笑,叶修这种人要是知道了喻文州居然会因此这么不淡定,绝对会顺杆子往上爬,喻文州的心已经被他紧握手中了,好不容易在日常生活中稍稍有点自主权,可不能连这点控制力都丢了!

       ……虽然那是迟早的事。

       于是喻文州也开始给叶修找事做。

       叶修一盯他,喻文州就说:“叶修,帮我拿一下醋。”“叶修,酱油快没了,去买瓶新的吧!”“窗子上好像有点灰,你去看看?”“来端菜。”……诸如此类,可谓绞尽脑汁。喻文州第一次发现原来是使唤一个人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他决定以后再压榨队员时,可以稍微向以情动人倾斜一点点,因为以理服人,也是一件需要找借口的技术活儿。他在叶修身上已经很耗费心神了。

       ……只是可怜了黄少天。

       不过喻文州在这种时候,一般会拒绝任何肌肤接触。当爱人眼神灼灼地看着你时……毕竟要压下欲望,还是很吃力不讨好的事。他不想像那些总裁小说里的霸道总裁那样,在某一天叶修问“吃什么”的时候,回答“你”。那太羞耻了!

       但是,

       “叶修,帮我把袖子挽上去。”喻文州皱皱眉,有些烦恼地无奈道。

       叶修走过来,早有预料地说:“早说过这袖子有点松,你居然因为一句很好看就买了。啧啧,文州,你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吧。”

       那要看是谁说的。——喻文州在心里悄悄道,向他伸出手,一只手刚破过鱼,沾了点粘液,一只手还残留着豆粉渣。

        这是冬天,家里开着暖气,喻文州穿的不算厚,但也比夏天的袖子不好操作。所以叶修将两层衣服挽上去了一点点,就一只手攥住他的喻文州骨节分明的手腕——职业选手除了不可描述的部位之外最敏感的地方,另一只手叠在一起,将袖子向上推。

       肌肤相亲的触感鲜明极了,温润摩擦之间,电流窜成火花。

       推到一半,喻文州气息微促,无声地呼出一口气。

       ……卧槽这什么鬼情节?!

       我确定我只是在正常地帮忙,而不是男人之间的互帮互助吧?!

       叶修离得这么近,又和喻文州床上来来回回翻滚了无数次,当然能喻文州的身体变化心知肚明。然后他风中凌乱了。

       “叶修……”喻文州低沉地道,“我忍不住了。”

       叶修:“文州你手还是脏的!文州你醒醒!!”

       喻文州不愧是喻文州,就是这么理智冷静。他迅速将双手彻底清洗了一遍,很干脆地将叶修逼退到墙上,吻着他耳垂缓缓道:“叶修,说实话,每次你站在厨房门口观察我的时候,我就很想……深入观察一下你……”

       “……”exm?!“文州你理智一点!你不做饭我们中午吃什么!!”

       “吃你。”

       ……所以喻总还是没办法逃脱霸道总裁的命运呢。

 

07

       “我去……”

       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无意间在论坛上搜到的一篇小说。

       书房外,玄关处,突然响起开门的动静。

       如果让家里这个和自己真结婚了的醋缸看到了这个……叶修想都不敢想,心惊胆战表面平静地关掉了这个罪恶的网页!

       这一晚,有人很奇怪:怎么这次才出差三天,叶修就变得这么主动热情?




评论(11)
热度(298)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