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05

05 反应

以防万一我还是放外链算了……



       快到11点了。

       张佳乐取下耳麦,见室友还没回来,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又看了看叶修的QQ,灰色的,不奇怪,叶修常年隐匿,被黄少天认为三大最为无耻的窥屏者之一。

       “扣扣”

       敲门声一起,张佳乐赶紧关了电脑跳起来去开门,门外果然如他所料,只有王杰希一个人。

       “该休息了。张新杰呢?”

       “他……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和叶修在商量什么吧。”张佳乐猜测。

       王杰希皱了皱眉,张新杰不像其他人,讨论起战术和比赛来,到了尽兴处甚至会忘记时间。哪怕最狂热的时候,他也会保持三分理智,将情感分秒不差地嵌入时刻表里。缺席查房,已经够严重了,更别提这个时候居然还在外逗留……作为同样肩负监督队员生活规律重任的搭档,王杰希已经习惯了他掐着表在半个小时内把所有人赶上床,然后在11点准时入寝。

       “我去看看,你快睡吧。”王杰希说。

       “不用了。”一个声音闯进来。

       两人同时看去,他们正在讨论的人正从走廊那头过来,一身便装而不是队服,看起来挺不习惯的,暧昧的浅黄色灯光下,他的表情如同平静的雕刻。张佳乐不动声色碰碰王杰希,低声道:“你觉不觉得新杰脸色有点难看?”

       “灯光的问题吧。”王杰希观察了一下,觉得自己看不出来。

       “怎么会……”张佳乐嘟囔了一句。

       张新杰在他们面前站定,“抱歉,有事耽搁了。”他是对着王杰希的。王杰希摇头表示没事,“那我回去了,其他房间都看过了,你不用再去。”

       王杰希一离开,张佳乐迫不及待地开口:“你跟叶修聊什么了?”

       “私事。”

       “……你还能有私事?”张佳乐表示怀疑,来霸图两年多了,他就没见张新杰聊过什么私事,霸图副队的公私分明已经到了一种让张佳乐无语的程度,所以他猛然就好奇起来了,开始猜测,“家里?还是……”他恍然大悟,“不会是恋爱了吧?也不像啊……”看他那样子,不像是高兴,反而像是烦恼着什么。张佳乐思忖了一下,小心翼翼猜测,“你……失恋了?”

       张新杰很想论证一下百花式打法之所以那么光影齐放,是不是也有脑洞的影响,更关键的是,他还脑洞对了。“差不多吧。”他没有说死,理论上来讲,一切皆有可能。连直掰弯都有可能,只要叶修一天是弯的,哪怕他亲口拒绝了,但他的性向依旧是个弱点,那么自己就还有一丝希望。

       张佳乐险些没跳起来:“这不科学!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来之前吗?霸图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老韩知道吗?!”他已经黄少天附身了,实在是,震撼太大了。

       “张佳乐前辈。”

       “嗯?什么什么,你快说啊!”

       “我正在考虑申请和喻队换个房间,你可以和黄少天尽情讨论这件事。”张新杰淡淡道。

       张佳乐捂住嘴,默默进去了。


       那天晚上张新杰没有翻身,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至少头沾枕头的时候,他没有一丝睡意,身如沃雪,思绪特别清晰,六年前的记忆如走马灯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不知道什么时候,画面越来越模糊,他安静地睡着了。


       集训的第一阶段结束,接下来是团队磨合训练。叶修决定用抽签这种运气活来决定每天的AB两队,治疗不算在其中,默认AB轮换——他特地向联盟申请了两张治疗账号卡,一张牧师,属性以石不转为模型,一张守护天使,属性以防风为模型,还联系了退役两年多的方士谦,让他担任治疗顾问。

       方士谦丧心病狂地换了一身战斗装,和张新杰这个奶,一攻一守,又和喻文州这个A队队长,两治疗一战术大师,将B队打得凄凄惨惨戚戚。尤其是叶修的牧师,被守护天使一斧头一斧头地慢慢敲死,张新杰一开始还加加血,后来血都不用加了,B队除了叶修,全死光了。

       团队赛结束,叶修面色如常,黄少天第一次这么情真意切地对他伸出大拇指,连周泽楷都面露同情之色。方士谦痛快大笑:“总算报了仇!”

       还转过头亲切地对张新杰说:“我早就说过除了我,霸图的牧师最有前途了。是吧。”

       一群人纷纷看叶修,幸灾乐祸全部变成了怜爱。

       又看向张新杰,期待他会说出什么话来。

       只有叶修扫了一圈玩闹的众人,眼风那样自然地掠过张新杰,没留下半点波澜,就回头半弯下腰将刚才的数据一个一个录入,包括自己被守护天使残虐的伤害数据。

       他并没有穿队服,而是一身的浅色衬衣加紧身牛仔裤,估计是苏沐橙给搭配的,效果之惊艳,曾让国家队众人大呼叶修一定是被人穿了。

       这一弯腰,就露出一小截柔韧腰线,白生生的晃人眼。紧窄的牛仔裤稍稍绷紧,凸显出浑圆挺翘的臀线。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张新杰的回答,没有一个人注意叶修,除了张新杰。

       而张新杰尴尬地发现,自己兴奋了。

       所幸国家队服的尺寸比较宽松,他的反应也不是很剧烈,没有人能看出来。但张新杰就是有一种大庭广众之下犯了罪的羞耻感。他推了推眼镜,掩饰般地说:“谢谢夸奖。”

       “……”果然张新杰的话,没有任何爆点啊。

       黄少天尤为痛心疾首:这么好的埋汰机会,不如交给他来啊!

       方士谦呵呵:你一个蓝雨的,哪怕退役了也不共戴天。


       我已经放弃挣扎了


       张佳乐刚开始其实没觉得哪里不对,但他喝水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本应认真训练的张新杰竟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跟凝固了似的,就忍不住仔细观察。这一观察,又发现他表情也不对头,眉头细微地皱起,脸色有些浅浅地发红,那样子有点像……

       “你发烧了?”

       他急切问。

       B市的夏天还能发烧?还是在最注重身体调养的张新杰身上? 

       “没有。”张新杰否认。

       “可你脸色有点红!别逞强了,不舒服就吃点药好好休息,我觉得可能是前几天没休息好的问题。”张佳乐心思细腻,这会儿立刻就自动为张新杰找到理由了。他这句话没压住声音,旁边的人自然也听到了,李轩也凑过来:“怎么回事,新杰发烧了?那还不吃点药。”他看了看脸色,“好像不算很严重,捂一晚上应该能好吧。”

       “嗯,这办法挺灵验的。”

       这边动静也引起了王杰希和周泽楷的关注,王杰希赞同道,“跟叶修说说吧,毕竟事关训练。”

       “怎么回事,一个个大神都在这偷懒呢?”刚说到曹操,叶曹操就一晃一晃地过来了。

       “谁偷懒了。”张佳乐给了他个白眼,抬下巴指点,“新杰可能发烧了,你看他,脸色都不正常,要不叶领队给买点药?”

       “发烧?”

       叶修皱了皱眉,仔细观察了一下张新杰。见他除了脸色有些发红,额头有些汗意,眼神很清明,没一点恍惚,手上操作也依旧精准,手下的石不转无论是走位还是加血都干净利落极了。

       “我没发烧。”张新杰面对着电脑屏幕,压根没转过来看他一眼。

       “你看他还逞强。”张佳乐说。

       “我觉得,这确实不像发烧,新杰看上去没什么不舒服的。”除了脸红和出汗。李轩看着说了句公道话。

       “我再看看。”

       叶修到底是不放心,说了一句,抬脚正要过去,就听见张新杰沉声道:“我说了没什么不对。”那声音仿佛砸到了地上一样。他的唇稍微抿紧了一些,侧脸的线条看起来如坚硬的花岗岩,十分冷锐。

       周围人都怔住了。

       他们从来没听过张新杰如此的语气。

       叶修却恍然未觉,继续走过去:“怎么的,空调房里脸红出汗正常吗?又不是团队赛,做个训练而已,也能情绪激动?新杰……”

       张新杰霍地转过脸来,锋锐的眼刀直朝叶修而去。

       叶修停在了一米开外,和他的视线对上。

       那一瞬间,周围人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有些心惊地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然而暗涌的潮水在交睫的一瞬间就在眼底全身而退,张新杰平淡无奇道:“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训练结束我会去找队医。”

       太近了。

       那熟悉的苦涩的烟草味,无法不向他传达倾慕的人正在关心他走近他的事实,从一米开外准确地飘过来,渗进神经末梢,刺激着原本就兴奋的身体。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呼出一口气,牙齿咬了一下下唇的内侧,激痛带来些许清醒。他完全没注意到众人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正在悄悄的偷换眼神。张新杰发火居然这么可怕!刚才真怕“联盟第一奶冲动之下殴打领队”这种丑闻出现在明天的头条新闻上啊。

       张佳乐有点小心地说:“那什么……既然没事,不如继续训练?”

       众人默不作声,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张新杰,觉得此刻气氛微妙。

       叶修对此视若无睹,拍了拍手中的文件夹:“继续,别松懈!”

       众人立刻鸟兽散。

       整个训练室,安静若海底。最后只剩下两人对视,无声扩散开来。

       张新杰抿了抿唇。

       叶修率先转身,继续整理资料去了。

       当看到石不转一系列训练成果时,他的手停顿了一下。


       张佳乐再一次留下来,等所有人走光了,又去角落找上叶修。

       “唉我说,你昨晚到底怎么跟他疏导的?你不会是看到人家失恋嘲笑了几句,他今天才发火了吧?”张佳乐推了推叶修,“我说你别这么淡定啊,我待霸图两年都没见过这种奇观呢,没想到集训沾了你的光。”

       “我在你心里就这种落井下石的小人形象吗?”叶修说。

       “难道不是吗?”张佳乐疑惑反问。

       “……”叶修这回是真无语了。

       张佳乐没想到有一天他也噎到叶修了,顿时成就感爆棚,神色都飞扬了好几分:“你们昨晚到底说什么了,新杰不会真是失恋了吧?”

       “……算是吧。”叶修考虑了一下。

       张佳乐多多少少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问这个的,张新杰当时的语气挺不确定的,他就没怎么当真——尽管知道对方那一丝不苟的性子。但现在又听叶修这么一肯定……他顿时就认真了几分。

       “难怪前几天都没睡好,新杰肯定特别难受吧。他没说什么原因么,说不定我们还可以给他想想办法。”张佳乐说。

       想什么办法?想一个让别人怎么把自己成功攻略的办法吗?

       叶修分分钟拒绝:“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世邀赛之前的集训,这种时候不刻苦点,你还主动找分心的事儿做?你要是太闲的话,明天我就给你双倍训练表,不完成不准吃饭。”

       张佳乐特别想掐他脖子,就那么一下下也好:“你懂什么,我这是关心队友,越到重要关头越不能忽视选手的身心健康!”

       “那你想到什么办法了?”这理由挺正当,叶修问。

       “……”张佳乐表示作为从没享受过失恋这种高等级人类活动的单身狗,我是在问你。

       “呵呵。”叶修笑了一声。

       “笑什么笑。我承认我没谈过恋爱对这种事一窍不通怎么了,有什么可笑的。”张佳乐再也忍不住了,伸出魔爪袭上叶修的咯吱窝。

       “哈哈哈哈我去你别挠!——张佳乐!老张!!乐乐?我警告你我可是领队,你再挠哈哈哈哈明天的战术会议小心我点你名……”



tbc



评论(5)
热度(133)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