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一生的模样 韩叶结局

韩叶

某人的催促下,赶完了这篇

为什么写到韩叶总是会变得很huang bao?明明一开始都是退休老年人的画风……我很怕又被屏蔽了,可就那么点……



       “啧,这风格简直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看这,高飞脚转鹰踏,丝毫余地都不留……老韩,老实交代,这是不是几年前你离家出走的兄弟?”无形的电流将那个人的声音传过来,一开始还挺严肃,然而每到半途,总是会恢复一贯欠揍的调笑语气。

       韩文清觉得拳头有点痒:“离家出走的人好意思说别人?”

       叶修的那点子烂事儿,早就在这些天来的闲聊时分抖了个干干净净,无一隐瞒。韩文清以前就知道这人幼稚起来荒唐得很,他以为这就是极限了,没想到还能更荒唐。

       就像每一次他以为对叶修的感情已经深到极限了,却还是能一次次刷新下限。

       也算是奇葩了。

       想到这里,一肚子火一下子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听着叶修理直气壮的反驳,反而想把对方抓过来用窒息的力度狠狠吻他,最好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哥那是为了理想为了荣耀,再说现在老爷子不是不反对了么,我都和老板娘沐橙商量好了,世邀赛结束就领个兴欣技术指导的闲职。”叶修顿了顿,“不过不知道老冯说了什么,老爷子竟然同意我去电竞总局上班,还说家族的事情有叶秋就行,前提是以后的世邀赛统统要拿冠军……”

       韩文清不需要想象,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无奈。

       就连他也震了一下,确认了一遍:“每次?”

       “……冠军是那么好拿的吗,这玩意儿就跟爱尔纳突击*一样,他自己又不是没参加过。”叶修没好气地嘟哝,“你知道兴欣决赛那晚我连奖杯都差点摔了。”

       在韩文清面前,也许他毫无顾忌,所以这样的示弱都可以表现出来,而不需要端着前辈的沉稳架子。他抱怨的时候声音略低,吐字有些粘黏,难得的情绪起伏让韩文清很容易就想象出了那一脸苦恼无奈的样子。这在叶修身上可不多见,叶老爷子真是能人,韩文清佩服地想。

       “那你什么打算?”韩文清问。

       “还在考虑。”叶修说。

       韩文清突然道:“Q市有电竞总局的分部。”

       这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了。

       “……”叶修许久没说话。

       两个人,一个看起来脾气急躁,一个总是游刃有余,却仿佛在这一刻同时失了声,寂静在默契里充满着电流两端的空间,有什么在静静流淌。

       “有人叫我,下次继续聊那个拳法家。”叶修最后匆匆收线。


       之后他们再没提过这件事。

       倒不是韩文清不想提,而是叶修根本不给他机会,调侃变少了,视频变多了——和张新杰一起的。韩文清再猛,也不可能在情敌面前提起这回事,他可没忘了张新杰的“随时等他”,一旦叶修在他面前表示出明确拒绝的意图,张新杰绝对会抛下顾虑光明正大地追叶修。

       单身的心上人,这足以秒杀了。


       同时,霸图也开始了封闭特训。韩文清用严苛的标准来要求新生代。他拒绝参加世邀赛,就是想在退役之前再奋力搏一次,为霸图早做准备。普通的荣耀迷都知道一旦他和张佳乐退役,霸图很可能青黄不接,步入转型调整的阵痛期。

       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一个冠军,霸图需要一个冠军,第四赛季永远都会是霸图最辉煌的顶点,但过去已成过去,霸图需要另一个顶点,为新生代铺好第一步。

       也因此,某一天叶修突然不再和他联系,反反复复讨论着风格技能,韩文清也无暇他顾了。

       他错过了决赛,错过了国家队簇拥着领队,登上世界舞台,在所有人面前宣示着最高荣耀的瞬间。那个时候,他正在严厉批评白言飞和宋奇英在基础训练中犯的几个小小错误。

       两个后辈都一脸自责地站在那里,认真仔细地检讨自己。


       某一天,手机响起了久违的铃声。

       “队长,我们要回国了。”张新杰向来一丝不苟的语气里也蕴含了一点不易察觉的激动。

       韩文清顿了顿,“赢了?”

       “赢了!韩队我们赢啦。”几个小小的响声之后,手机易了主,李轩爽朗的笑声传来。

       “恭喜。”韩文清没发觉自己皱起了眉头。

       “同喜同喜!话说韩文清你居然不知道?简直比叶修那个山顶洞人还要落后啊……”黄少天抢过手机,叽里呱啦地说了起来,韩文清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简洁说了句:“闭嘴。”

       这冷冷的语气,揍人的欲望简直都实质化了,愣是让黄少天猛地安静了两秒:“……靠靠靠!”

       “叶修呢?”韩文清问。

       “他啊……”黄少天的声音蓦然低了下去,“他太累了,一上飞机就睡着了,连晚饭都没怎么吃。幸好队长准备充分,带了点零食。”

       “他醒了帮我说声恭喜。”

       “知道了。”黄少天一口答应,突然反应过来,“不是说你们在封闭练习吗?霸图的封闭练习还可以接手——喂?我靠,问完了叶修就挂电话了?!比孙翔那小子还嚣张?!”

       一旁的李轩说了句公道话:“我觉得这做法挺明智的。”不嚣张难道要任你精神荼毒吗?

       无意听见的孙翔怒道:“我哪里嚣张了?!”他现在明明沉稳很多了好吗!连叶修赛后复盘都这么夸他!

       路过的楚云秀本来想附和李轩一起嘲笑嘲笑黄少天的,半途转了个弯,仔细打量了孙翔一遍,下了评价:“哪里都嚣张。”

       孙翔气:“你们!”

       “嚣张得挺帅的。”苏沐橙微笑着安慰了一句,周围人全都用见鬼的眼神看她,似乎对于她的称赞很不习惯,连孙翔自己都愣了一下。苏沐橙看了看叶修,又转回来说,“叶修都夸他了,虽然只是觉得逗他好玩,再说他嚣张,不是显得叶修识人不明吗?”

       ……好吧,联盟女神与叶修的交情确实牢不可破。

       唯独孙翔心情复杂:这到底是夸是贬?

       张新杰这时候推了推眼镜,突兀地冒出一句:“队长确实不会轻易接电话,”众人怔了怔才意识到他在解释什么,于是他恰到好处地补充,“但会接特殊铃声的来电。”

       某些人:心机!

       剩下的:……细思恐极。

       这一天,韩文清在联盟大神心中的形象,毁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早就完成了这种转化。


       韩文清上网查了一下苏黎世到B市的路程和时间,发现正好和训练重合了。他只是犹豫了一秒,就关闭页面,开始拟定下周的训练计划表。

       做到队长这个职位,相应的,就必然要牺牲一些东西。比如,私人时间。

       他想起自己说过决赛后就去B市,是想和叶修一起去见家长。决赛那晚,他确实准备好了队里的交接工作,机票都订好了,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转眼间叶修就作为世邀赛领队,开始给国家队做封闭集训。韩文清想着世邀赛决赛去见他吧,结果霸图也开始了封闭训练。现在叶修即将回国,他无奈地发现,还是没有时间。

       从来没有哪一件事,能让韩文清拖这么久,而这又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

       他失诺了。


       霸图终于结束了封闭训练时,漫长的夏休期已经快要结束,职业选手们全都为新的赛季摩拳擦掌。归队半月的张新杰和张佳乐接到通知,冯主席要趁着八月的尾巴,在这最后疯狂的时刻,来一次激励人心的二次宣传,为新赛季好好造势一番。领队当然也在其中。

       他点明了叶修和周泽楷是宣传的重中之重,以此凸显两个时代的跨越与交替,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归根结底,叶修到底是退役选手了,荣耀联盟的未来,还是要靠周泽楷这个现荣耀第一人,万千少男少女心中当之无愧的男神。

       张新杰看了行程表,总结起来八个字:行程紧凑,不好耽搁。当天两人就上了飞机。

       韩文清神色冰冷地再次取消了早已定好的机票。

       他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句脏话。

       一旁听到的秦牧云吓了一跳,小心低下头去和白言飞交换了一个眼神,猜测冯主席到底是哪里惹到自家队长了。


       下午结束了最后的训练,加上心情不佳,韩文清匆匆回宿舍收拾了东西,就回家住了——叶修来过几次的那个海景房。

       没来得及叫钟点工打扫,韩文清简单地清理了一遍,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要下楼去跑步,一打开门,就顿住了。

       有个人正垂着头坐在台阶上,一手夹着烧到一半的烟,半天也没吸一口,动也不动,看来是在发呆。他穿着略薄的白色衬衣和深色西裤,勾勒出修长挺瘦的身材,地上随便堆着一件西装外套。哪怕韩文清对名牌不是很敏感,也能一眼看出,那面料,那设计,绝对属于高级定制,价格不菲。

       “……”韩文清一时无语了。

       叶修还在发呆,韩文清开口:“怎么不打电话?”

       叶修从发呆到回神过渡得十分自在,回头瞄了他一眼,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拿起西装一边拍一边说:“没有手机。”

        “……联盟不是给你配备了。”

       “那玩意儿,回国我就还回去了。就这样,都能被他们抓着去宣传。”叶修摊了摊手,把西装挂在手臂上,“这不,昨晚刚刚逃出来。就是有点可怜帮我打掩护的方锐大大。”

       对于他这种自己当逃兵还要拖一个人下水的行为,韩文清说:“你可以用他的手机通知我。”

       叶修歪头想了想:“听说你们也才训练完了,我觉得你必须得睡个好觉,要不万一起床气,还不得拍死我。”他明明就知道,韩文清哪怕是起床气也不会轻易动手,再说他哪里有起床气了?

       韩文清没说话。

       他几乎没对叶修表现过明确的关心,叶修的表达就更隐晦含蓄了。韩文清不会说软绵绵的情话,叶修更不会,然而为了让他睡个好觉独自在外等了不知多久,特地逃掉宣传活动来这一趟,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了。

       叶修还在继续:“老韩你言而无信啊,说好了来找我,新赛季都快开始了还没人影儿,还要我亲自送上门,那群说你厚道的霸图粉是瞎了眼了吧。”

       他撇了撇嘴,就像年少轻狂时每次输给了韩文清都会嚣张又自信地放话:赢了那么多次,放放水,让你有点信心跟我继续比下去。

       干柴烈火,于无声处。

       韩文清猛地拉过他,转身砰地关上门,叶修佯装大惊小怪地问他干吗,韩文清已经如多次想象中那般不留缝隙地吻了上去,双唇相触前一秒,他隐约看见了叶修上扬的唇角。

       他们在激烈地接吻,甚至啃咬,刺痛划过感官,持续地传到大脑,传到痛觉神经,会让人不自觉地战栗起来。这个吻,从门板,转移到了玄关、客厅、卧室,最后一直到床上,叶修一个激灵,突然清醒过来,挣扎着喊了一声,声音沙哑:“老韩我昨天只吃了一顿!”

       韩文清僵了僵,抬起头凶狠地盯着他,眼神深沉又危险,如一头饿了许久的野兽。

       “我说真的我肚子饿了!早饿了!”叶修怕他不相信,举起手表示投降,又强调了一遍。

       韩文清说:“我也饿了。”

       “那还不快去——唔!”眼睛一亮,唇又被堵住了。叶修瞬间明白过来他是哪种饿。

       两个人吻到动情处,突然“叽咕”一响,嘹亮又败兴。叶修哭笑不得地推开韩文清,他身上的衬衣已经被拉上去一半,锁骨肚皮好几处青紫的吻痕,韩文清倒是衣着整齐——叶修被他亲得没力气脱。两个人在床上滚作一团。

       “我说了没吃饭,真的没吃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叶修无奈地再次声明,并且质疑起了人性。


       看着韩文清有些不情愿地去厨房简单下面,叶修坐起来整理好衣服,看到身上深深的吻痕,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这家伙,占有欲太强了吧?明明在后辈面前挺沉稳的……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自从那天韩文清提到了电竞总局的分部在Q市,他就无法克制地一次次想起,如果他当时答应了,老韩会是什么反应?

       韩文清对他而言,确实是不同的。这影响,比任何人都深刻。

       世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苏沐秋离开了,嘉世颓然而兴欣新生,一叶之秋易主而君莫笑重现,一切都在难以言喻的变化中。

       唯一与叶修一起坚守了十年之久的,只有两样。

       荣耀。

       韩文清。

       这两者本身就密不可分。他们组成了叶修生命至今为止的半壁江山。叶修至今还记得他们初遇时那张动人心魄的PK,并肩下副本的日子太遥远了,有幸亲眼见证的老玩家们已经相继离开了荣耀,时不时上来怀念一下。而故事的两个主角,还是一如当年。

       对荣耀,是真真切切的热爱,而对韩文清,叶修无法轻易地下定结论。有些事情生来就说不清楚。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太复杂了,爱与恨都那么鲜明却又连结,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羁绊吧。

       爱可以消逝,羁绊却永存。


       于是左等右等,等啊等,霸图封闭训练了,中国队到处宣传了,霸图训练结束了,中国队又要开始宣传了。

       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叶修情不自禁骂了一声“操”,一旁听见的方锐吓坏了,叶修再猥琐没下限,也很少爆粗口,更别提无缘无故的了。

       他赶紧说叶领队您老有什么事不满意了,千万要配合宣传啊,兴欣下个赛季的青训营建设联盟答应了拨资金提供人员和技术支持呢。能屈能伸的方锐大大抓住弱点,狠命攻击。

       叶修哪能轻易被攻陷,似笑非笑说,资金的事儿叶氏决定了参一脚,人员呢,我联系到了好几个退役的老朋友,比如皇风那某某大神,技术支持呢……你看我行不?

       方锐当然说行行行!特别行!

       他能说不行吗?苏沐橙这个队长就在旁边看着呢,还朝叶修笑了笑,摆明了我已经选好阵营,方副队你要跟着直属领导走呢,还是跟着冯主席走?

       不是说了吗,方锐大大能屈能伸。

       叶修说,记得帮我问老冯一声好。

       那时已经凌晨时分了,叶修订好最近的一班机票,昂贵的西服都来不及换就走了。方锐想操,这是要去见真爱的节奏啊,不知道告诉李迅,能不能分一点八卦费?

       苏沐橙一根手指抵在唇中,笑得纯洁温柔:保密哦。

       方锐想,还是算了吧,好歹兴欣第一高薪,哪能为这点钱不要命了。好歹冯主席知道叶修那德行,生气也不会气到他头上来,

       ……吧?


       韩文清煮好了面,叶修马上窜进去端了出来,装模作样地评价:“嗯这味道还行,盐放得有点多,不愧是沿海城市,喝咸水长大的。面煮的挺劲道嘛,还有青菜和鸡蛋呢,老韩,你刷新了我的认知……”

       “闭嘴,好好吃饭。”

       韩文清看不惯他那样,喝了一声。

       “唉,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了……”叶修感叹。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淡淡道:“还没上床。”

       “咳、咳……”叶修差点被呛到,瞪圆了眼睛,“老韩你……”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确实……只是单纯地接了个吻,意图还没成功实施……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自己洗碗,我下去跑步了。”

       他其实知道叶修自己也会下厨,做的很简单,但能入口。名师出高徒,苏氏兄妹的调教之下,叶修的厨艺在十八岁那年达到了鼎盛时期——仅仅是纵向比较而言。他已经荒废了很久,想必今后要重新拾起,毕竟两个人生活,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做这些。何况接下来是退役最后一年,韩文清注定要忙得不可开交。叶修要规划兴欣青训营,也是脚不沾地。

       叶修明白他的意思,拖长声音道:“唉老韩,你已经默认为我答应了吗?”

       韩文清转身:“不然?”

       “其实……”叶修顿了顿,“我们先试试吧。试试同居。”

       韩文清看着他。

       叶修说:“说实话,其实我心里是没底的。当时一时冲动,可能还有点气愤吧,就跑过来了,本来只是想见见你,打算第二天就去B市做宣传。

       “大家都那么忙,没多少时间近距离相处,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合适对不?沐橙那么支持我们,知道我要过来,都有点怀疑。但是刚才你在厨房的时候我就在想啊,霸图粉统统都不相信威武霸气的韩队居然会给叶秋下厨做饭,还那么和平,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尝试一下呢。”

       叶修抬起头,回视韩文清,一双眼蕴满了浅浅的笑意。

       “看什么看,我没带钱,没带卡,没带手机,衣服都只有一套,只有人过来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可就只能住大街去了啊。

       “韩文清大大,求收留啊。”

      低头与他对视的男人没有迟疑地开口。

       “准了。”

       那一刻晨光透过窗子遍洒房间,在地上透漏出两人长长的影子。纱帘温柔地飞起,若隐若现中,影子逐渐交缠在一起。


The end


*爱尔纳突击:爱沙尼亚世界侦察兵锦标赛,始于1994年的国际侦察兵竞赛,团体性对抗演习。私设叶父年轻时作为军官参加过。


一生的模样至此彻底完结啦!原本有一篇张叶的番外,是平行世界的圆满结局,不过既然写了《理智》,就不多写了。

另外答应了一个姑娘捋一遍感情线,嗯……现在太晚了,等有空吧。


评论(41)
热度(165)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