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一生的模样 王叶结局

王叶

本来想两个支线一起放了,王叶的写完才发现字数超了……干脆先发了算了


“我靠,你谁,你干嘛来了?”

“不是说好的退役吗?”

“对啊,还说要回家结婚生孩子呢!”

“你这样叫我们怎么相信你啊!你们兴欣的都不可信。”

“就是。”

集训中心会议室,众人七嘴八舌,一个个全都翻着白眼各种抱怨各种嫌弃。

叶修:“……谁说我要结婚生孩子了,谁,站出来。”

“咳咳。”方锐咳了咳,“老板娘。”

叶修立刻假装刚才那个面色阴沉的人不是自己:“……她说你们就信了?哥天天被逼相亲很痛苦好吗!各种找理由躲好吗!”

 

“我连床都没铺好就被赶来给这群大神做牛做马,他们还嫌弃了?”

一群人离开会议室,叶修转头朝苏沐橙抱怨。

“大家都很高兴嘛。”苏沐橙挂着甜甜的笑容,朝门外看了看,“不去见他吗?他好像还等在外面哦。”

叶修犹豫了。决赛前几个月,他的精力全部都花在了荣耀上,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多想,无论是QQ上还是现实里,都只是匆匆几句话,干巴巴而无味。回了家还没怎么好好休息,就接到了电竞总局的通知,开始签各种保密合同、下载国外视频资料、写关于世邀赛的计划书,忙得连轴转,打比赛都没这么累。

因此,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沉淀一下,整理这段感情。

他曾以为再也不会和王杰希见面了。

现在乍然要面对这个人,叶修觉得心里被狠狠撞了一下,疼得他七荤八素。

 

苏沐橙见他不动,悄然无声地走了,门还留了一条缝。不知道什么时候,门被推开了,有个人走了进来,浅色的衣衫划过叶修眼角。

那个人在桌边停下了,和叶修相对而立。

“堂堂叶修大神,连个人都不敢见?”对方调侃。

叶修的垃圾话张嘴就来:“是啊,几天没见,怕被你的大小眼吓到。”

一张脸在他面前猛然放大,温热的呼吸几乎是用一种强硬的气势猛然闯进私人领地。叶修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仰,谁料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头动不了分毫。

吐息在唇边肆虐,若有若无相触:“这样吗?”

那双瞳色略显冷淡的深邃眼眸就这样落在叶修眼底。

叶修尴尬地发现,他不但没被吓到,反而心跳飞快——他清晰地记得,曾经,到现在,他一直都觉得王杰希的眼睛很迷人。

“咳,你别在这么严肃的地方耍流氓啊大眼!”

叶修到底是个男人,王杰希也没用多大力,于是他轻轻松松便推开了对方的禁锢,跳下桌朝门口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狡猾地笑了:“有什么事,先拿个冠军再说。”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谈恋爱不如打荣耀啊。

 

叶修想得很美好,然而有些人就是不给他面子。左右叶修现在也是单身,没有道德上的束缚,几个人虽已经明确地被叶修拒绝了,但偶尔吃吃豆腐满足一下叶修瘾,也不错是不是?身心愉悦也有益训练嘛!

喻文州这个队长,借着和领队同一间房和同为领导阶层战术大师的便利,时不时拖着叶修训练开始前讨论,训练结束后讨论,睡觉之前讨论,洗澡之后讨论,两个人的时候讨论,众目睽睽之下继续讨论。

真是够了!

黄少天看不过眼奋起反击,虽然挚友是他给自己画下的界限,但是谁说了朋友之间就不能有亲密举动?于是他时不时拉叶修去健身房运动(叶修的抗议在张新杰周泽楷的反对下无效),吃个饭要同一张桌子还来个投喂play,还经常大晚上出门逛夜市二人世界。

简直目不忍视。

张新杰不动声色地拉上肖时钦,硬生生插入叶修和喻文州的战术讨论中。尤其是这届世邀赛上拳法家很多,崇尚力量的西方友人们对拳法家狂剑士这两个职业简直到了一种膜拜的程度,这个时候,与韩文清对峙十年的叶修和与韩文清朝夕相处七年的张新杰,就很有的话聊了。

至于周泽楷……这孩子不需要多做什么,那张帅脸来个腼腆的微笑,叶修到嘴的垃圾话就全部变成了鼓励和包容。

就连韩文清……上面说到拳法家很多,配备了手机还能向总局报销话费的叶修,毫无顾忌地骚扰着韩文清,尤其磨合训练时,一天好几个,一次至少一个小时。签了保密协议的叶修相当安全,而且他还身负中国队冠军使命,加上私心,韩文清简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会更耐心了。

……王杰希感受到了虐。

尤其是叶修若有若无地和他保持着距离。

但是没关系,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来争取。微草的冠军,世界冠军,终身大事,统统一个道理。

团队训练结束,王杰希拔出卡,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方才的战况,平静地走过去,在喻文州即将开口前一秒,用丝毫听不出私心的语气淡淡道:“叶领队,我有个想法想和你讨论讨论。”

叶修的目光移到了他身上,露出一点心知肚明的微笑:“关于魔术师重现吗?”

王杰希:“嗯。”

 

于是集训后半段的团队磨合训练时期,众人惊讶地发现,叶修和王杰希,到了一种形影不离人神共愤的程度。训练时,吃饭时,逛街时,闲聊时,甚至连晚上训练结束了回房休息时……都可以看见两人头挨着头认真看着电脑的样子,啊,真是无限亲密!

记者一边感叹,一边咔嚓一声,一张配合着宣传国家队团结友爱、奋发向上精神的图片就这样在微博上被粉丝们轮了无数遍啊无数遍。

国家队其他人:excuse me?

 

当然,借机拉近距离是一回事,训练时大家还是全神贯注的,稍微一个分心,不管你大神小神,什么职业,全职精通的叶修领队都能毫不留情大庭广众地数落你一通——严格来讲,也不算数落啦,他只是会用淡淡的语气十分客观仔细地将你的问题从头到脚分析一遍。

……只不过听起来异常嘲讽就对了。

队员与领队的斗智斗勇就这样从集训开始一直持续到了世邀赛的结束。接近两个月的时间,从磕磕绊绊的磨合训练到艰难刻苦的比赛,中国队最终还是不负众望拿到了冠军。

当天晚上,众人就像脱了肛的野马,撒欢撒得一泻千里,并借酒装疯地一个个“礼貌”“感恩”地给自家领队敬酒。

叶修一看他们这是终于爆发了集聚已久的怨气,有点不好逃脱啊。

怎么办?

“酒遁吧。”王杰希不经意路过,不经意吻了吻他的耳垂,喃喃低语。

叶修隐晦地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一杯而尽,终结了这个疯狂的夜晚。王杰希及时接住了他。

张佳乐无语:“搞什么?”

“又来了这家伙!”黄少天嚷嚷,国家队为数不多的几个对叶修酒量有所耳闻的人都心有戚戚地向王杰希投以无声谴责的目光,“王杰希你这个大小眼,是不是你背叛了组织,向叶修这个黑恶势力低头了?!”

别以为他们没看到刚才王杰希偷偷对叶修说了什么!

“你们是真的醉了吧,”王杰希镇定,“我从来也不是你们这边的,哪来的背叛?”

众人:“……”

“我先扶他回去了,你们继续。”王杰希继续沉稳地扶起叶修,打了个招呼,就转身走了。

众人:“……”

 

叶修其实才喝了一点,头晕的厉害,意识倒还是清楚的。如果喻文州仔细看了杯子里的酒量,一定会猜到他是在装醉。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戳破,宿醉难受是常识。

叶修脚步有些踉跄,好几次差点一头撞墙上去,王杰希本来想半抱着他,没想到叶修推了推:“我自己能走……”声音有点低,每个字几乎都是黏在一起的,像是牙牙学语的小孩子,王杰希差点没听出来。

“那你自己走。”王杰希被他这语气萌到了,又有点状似被嫌弃的生气。任谁被暧昧了一个多月还抗拒,都会感到挫败吧。于是他完完全全地放开了醉酒固执的人,只是下意识地在身后接着,防止对方不小心摔倒。

可是叶修停在原地,不走了。

“大眼儿?”

他糯糯叫了一声,有些茫然地伸出手,摸索着身边,却只是一团空气。

王杰希突然一下子就心软了。

那只堪称漂亮的手还在摸索着,有些委屈地微微蜷缩起来。叶修瘦了,浅青色的血络更加分明,白炽的灯光下有一种苍白到透明的错觉。王杰希飞快地伸出手,和他碰了碰,就立刻被牢牢抓紧了,力度如同禁锢。

醉酒的人就是这么没道理。

他会莫名其妙地抗拒被当成一个不能自理的醉汉。

也会像个无助的小孩想要依赖某一个人。

甚至在那个人存在消失的时候流露出脆弱的不安。

王杰希猛地抱住他,在随时可能会有人经过的长廊,将这个醉了酒的无助小孩紧紧抱住。他开始后悔,当初的自己为什么要固执,为什么就不能向叶修表现出自己的担忧忐忑,为什么要和叶修较劲般地比赛谁会先撑不住。

他的初衷明明是想要带给叶修幸福啊。

可是为什么他们最后会分开?

“小心记者。”

叶修在他怀里动了动,担心地说。

王杰希放开他,反过来以更大的力度攥住那只手,“嗯,走吧。”

所幸,还不是无可挽回。

 

一回房间,叶修就一头栽倒到了床上,身体沉重,眼皮也快睁不开了。但是可恶的王杰希不让他舒舒服服地就这样沉入梦乡。

“要么洗澡,要么刷牙洗脸,二选一。”

王杰希淡淡道。

叶修大爷嚣张得很,理都不理他,翻个身,闭上眼。

“那我帮你选了。洗澡吧。”

王杰希说着弯下腰,开始脱他的衣服。苏黎世温凉潮湿,叶修这个宅男中的战斗机穿的要厚一点。王杰希给他脱去外套,叶修哼了哼,脱去衬衣,叶修又哼了哼,脱去裤子,叶修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身上凉飕飕的,而那束越来越灼热的目光就格外敏感了。

叶修“靠”了一声,软绵绵拍开他脱去最后遮羞布——内裤的手。

“我要刷牙洗脸……”每个字都像是从牙齿间蹦出来一样。

王杰希有趣地笑了笑:“晚了。”

“王大眼!”叶修似乎是想猛地坐起来,结果这一起来,头猛然一晕,他身子晃了晃,使劲地揉着太阳穴,好歹目光清明了一点,残留着一层朦胧水色。

王杰希抱住他,轻轻松松把内裤脱下来了,声音有些低沉:“我发誓什么也不做。”

叶修有点怀疑:“……按照大孙的说法,你这半个心脏不可信。”

“……他感情有我们好吗?你信他不信我?”王杰希觉得这斗嘴没什么意义,以他和叶修的体力对比,尤其叶修还附加了醉酒debuff,战斗力就又下降了一个档次,无论自己要做什么,还不是易如反掌,叶修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当情趣算了。

“就算我要做,也得挑你完全清醒的时候吧,否则你这个最大的心脏借口断片了怎么办,我找谁负责去。”王杰希补充了一句,安他的心。

叶修想了想,貌似有理,便直接放弃挣扎,任君折腾了。

 

第二天他醒来,懵逼地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熟悉的人,一瞬间还以为什么分手都是错觉。他在轻微的头痛中仔细回想,总算想出了来龙去脉,尤其是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

“起来。”他推那个人。

没有反应。

“有意思吗?当我不知道你作息时间?”叶修说,“赶紧穿衣服回自己房间去,被记者知道了会怎么写。”

“队员王杰希为了照看酒醉的领队,打了一晚上的地铺,劳苦功高,值得赞扬。”闭着眼的人一把抓住他的手,波澜不惊地编新闻,“我昨晚三点多睡的,给你洗澡洗了一个多小时。”

“那也没那么晚。”

叶修反驳。

“还解决了生理问题。”王杰希平静说。

叶修突然意识到自己全身赤裸……

“你当时已经睡着了,我在厕所自己解决的。”王杰希似乎猜到了他的反应,解释道。

叶修放心了,任他握着,打了个呵欠,也闭上眼重新躺下来。

当他们再次被敲门声惊醒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

是队里的翻译妹子,见叶修大清早的还没起来,王杰希这个大神又不见了,急得团团转,只好来敲门试试。叶修与王杰希关系之好,交情之深,不仅队里,外国人都知道了。

叶修一个激灵,用王杰希的理由打发了她,小姑娘才放下心来走了。临走前还担心地劝他起来吃饭,还说大家基本都在餐厅了。那语气,让叶修有一种春宵苦短日高起的心虚感。

“快起来快起来。”叶修催促。

两人迅速穿衣洗漱完毕,叶修正要开门,就听到王杰希静静地说:“我打算第十二赛季退役。”

叶修顿住了。

“这么早?”

“早吗?”王杰希反问他,“第三赛季的,只剩我和杨聪。他已经不是三零一的核心了,微草也应该改变了。”

“只要你一天在队里,一天是队长,你在微草的影响力都不可超越……”

叶修明白了。

微草需要改变,改变的是什么?当然是对于王杰希那种非同寻常的依赖。步入阵痛期的微草,如同刚刚开始断奶的婴儿,想要它继续健康成长,办法有很多,但王杰希选择了最决绝最快速也最痛苦的一种。因为看在眼里的人都明白,今年已经26岁、严格意义上来讲早就进入职业末期的王杰希,已经是在透支精力了,这本就在加速缩短他的职业生涯。

即便如此,微草也充满了新生的希望,来自那个哭着说“我想赢”的少年,来自正在成长的所有微草人。

当他们在世邀赛里拼搏的时候,微草也在积极地与其他战队进行着交流赛。微草新生代的进步,连他们这些千里之外的前辈们都有所耳闻。

“我不想让微草步旧嘉世的后尘。”王杰希语气淡然,“何况,就算是我,人生里也不可能只有荣耀了。”

他无所遮挡地直视着叶修,眼里的情意一目了然。

叶修一愣。

“叶修,我们重新在一起吧。”王杰希说,“你愿意等我退役吗?”

 

人生有很多个阶段,每个阶段,人们都会有不一样的目标去达成,都会有不一样的犹豫、喜悦、迷茫、艰难。幸运的是,年青时,他们得以相逢,为了同一份荣耀而拼搏,并且彼此为彼此而心动,哪怕中途短暂地分开,也能不忘初心。

现在,叶修要离开那片为之追逐的赛场,步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了。

而王杰希还要继续发挥余热,为微草献出最后的光芒。

 

叶修笑了笑。

“好,等你退役。”

 

他会站在下一个阶段等后来的人。人生的路还很长,相爱,从来不是终点,等待,却是一个新的起点。

 

The end


评论(17)
热度(155)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