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一生的模样 4.66

66 终点

先前没写好,删了重修的,开头和结尾修改的部分比较大

我觉得CP应该很明显了



       此时叶修心里的地震海啸,根本没人可以想象,连他自己都不能。

       贯穿十载的生命,这个人的存在早已被漫长的岁月打磨得温柔而静默。若不是喻文州一针见血,叶修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忽略。

       他出现的那一刻,无需多说,就已经满足了一切想象。


       叶修愣了足足一分多钟,才平复了有些激荡的心情。韩文清已经走过来,停在不远处,要换做往日,叶修早就上来插科打诨了,可以从韩文清的脸色一路黑到霸图只有他最晚来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喻文州也不可能连个招呼都不打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

       韩文清皱眉,“在这站桩干吗?”

       叶修清了清嗓子,“这不有事跟文州聊聊吗。”

       韩文清说,“那我先进去了。”

       “你要进就进。”叶修烦躁地顶回去,纳闷这种小事跟我说干吗。他手指不自觉拈了拈,长久以来的习惯,心情不好了就想抽烟。事实上从全明星一周前开始,他就再没碰过烟了。

       韩文清无语,喻文州在他旁边咳了咳,退了几步。

       叶修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和喻文州把门挡着韩文清想进也进不了啊。叶修在心里哀叹一声,这蠢样儿,这智商,已经下降到孙翔的情商水平了。他表面上还特镇定地说:“文州,聊完了,我也进去了啊。”

       喻文州嗯了一声,却不等叶修先动,他自己就钻进去了,还把门关上,摆明了你们聊啊。

       叶修:“……”

       韩文清:“……”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喻文州到底是什么脾气。

       “你得罪他了?”韩文清才来,估摸着是叶修哪里不妥了,连喻文州都被他点着了。

       叶修隐隐约约觉得是刚才他瞎说大实话惹火了喻文州,一边感叹聪明的男人都有小心眼的毛病么,一边又觉得愧疚加心虚,于是不好看韩文清,径自拉开了门,“怎么又是我的错,失恋的人明明是我啊。”他翻了个白眼。

       韩文清怔住了,“你们分手了?”

       一时间他五味杂陈,高兴当然有,迷惑要更多些,叶修坚辞拒绝的模样还历历在目,转眼间他竟然说自己失恋了。如此的反复无常。

       “嗯。”叶修瞥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又想骂我荒唐了。”

       比起骂他,韩文清当然更想知道一件事:“你现在什么打算?”

       复合,重新开始,还是就这样单身下去?

       叶修顿了顿,“顺其自然。”

       他和王杰希之间的问题,虽然不是不可调和,想要解决却也挺艰难……再加上双方父母。叶修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倒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能和韩文清心平气和地聊这种事。

       “既然你没头绪,比赛结束了,”韩文清沉声说,“我去B市找你。”

       叶修刚想说我没空,韩文清已经拉开门进去了,根本不给他开口推辞的机会。叶修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才摇摇头进去了。


       这天下午众人都玩得很high,倒是两姐妹吼得嗓子有点哑了,还兴奋地说这里音响设备配置好,下回还要来这,倒忘了等下次霸图主办全明星估计也是几年之后的事儿了。

       七点多大家吃了顿酒店的自助餐,一群人就浩浩荡荡地赶去活动场地了。

       当晚的团队赛爆点连连话题不断,黄少天看到自己又和唐昊分一组了而且又要团队赛,当时心就有点累。他还没忘了下午的3V3打得多艰苦卓绝,最后还是凭借着近战的职业优势生生把两个远程给磨死了,期间唐昊频出幺蛾子,动不动就挡他视角,黄少天简直累感不爱。

       尤其是最后,还不小心瞅到了叶修就站在旁边看好戏。而现在他还在尽情嘲笑——

       几天下来的怒火和委屈全都集聚到了一起,黄少天干脆也难得的放下团队不管了:“都别动!私人恩怨,单挑!!”*反正不是正式比赛,倒不如说,在他和叶修完全停止交流的当下,全明星舞台恰好是最好的时机了。

       这一吼,全场都愣住了。

       叶修也愣住了。

       随着苏沐橙的动作,其他人纷纷也停止了操作。叶修明白,即便是在这样万众瞩目蓄势待发的情况下,只要他说一声别闹,黄少天就会当成玩笑揭过去,兴许还会故意给最近的落花狼藉一剑,说些“我在开玩笑你们还真当真啊周泽楷还不快点趁机上”之类的话。

       但他还是迎上前,和黄少天你来我往了起来。这场玩闹般不正式的对决,叶修却能从黄少天的一招一式里感到一种克制的宣泄,一种无声的怒吼。他不由得手下加速,想尽快了结这场PK,反而燃起了黄少天的战意。

       观众的情绪都被不断挑高,尤其夜雨声烦血量从一开始就不占优,他们就更有一种王者逆袭的期待了。

       就在期待至最高处时,一个盾击,让情势彻底成为定局。

       夜雨声烦视角成灰那一刻,黄少天呆呆地怔在电脑前,双手还带着一种疯狂过后的余热。他知道,玩闹再久,也该停止了。叶修还是那么纵容,还是和从前一样,几天前他恨透了这种若无其事,现在却庆幸还好,最起码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他还是可以留在他的身边——以一种不是太圆满但也十分亲近的距离。

       这样就够了。黄少天释然想。


       “老叶老叶,终于结束了,我们去吃点宵夜吧?我记得小吃街就在这附近!好久没去了我跟你说你不能推辞!”一走出选手通道,一个裹得严严实实跟熊似的人扑了过来。

       叶修反应及时地躲了一下,避免了被熊抱的悲剧,不自觉笑起来:“哟,少天大大终于肯理我啦?”

       “本少心胸宽广,不就是被拒绝了么,哪里会放在心上!”黄少天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别拿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别说了别说了,我今晚没怎么吃饭,都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

       “多大脸,文州都不敢自称君子。”

       叶修被他揽着肩往小吃街走。

       黄少天白眼翻得更溜了:“队长怎么能算君子,你见过君子故意说错房间号害队员找遍了酒店2层楼,还差点被微草粉当成流氓吗?!”

       叶修:“哈哈哈哈。文州这么损你,肯定是你做错了事儿。”

       黄少天气:明明就是他私心作祟啊!你个罪魁祸首还好意思说!可他没有说出来,那不是朋友之间适合拿来开玩笑的事情了。

       叶修还在笑,笑得畅快淋漓,黄少天看着他,惊觉好久没在这个男人脸上看到这样完全不设防的轻松愉快了。

       “叶修,你一定要开开心心的。”

       黄少天脱口而出。

       说完了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贸然之处。

       叶修慢慢收起笑容,开口:“对——”

       “别别别!”黄少天阻止他,“你别又跟我说这三个字。小心我跟你翻脸啊。”

       叶修又笑了起来,带着他独有的那种散漫又认真的味道,“谢了啊少天。”

       他的语气并不郑重,却比郑重来得深刻。黄少天想起网吧外面,那时叶修退役不到一个月,却毫无顾忌地只叫上他帮忙去刷副本。那就是爱情明朗的开端,那时叶修给了他一个吻,也许在那个吻无关情|欲地落在额头时起,就注定了他们之间,只能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如果朋友可以让叶修这样放肆大笑,毫无防备,在高度的压力之下博一刻轻松愉快,在最困难的时候首先向他寻求帮助,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们一定会是一辈子的挚友吧。

       叶修一定,会是他一辈子的挚爱吧。


       黄少天从来没有哪一刻像这样,觉得如此安宁。他曾在这场瞬息万变的情场上追赶得疲倦不堪,时刻戒备,如今放开来,反而也感到了久违的沉静。


       全明星结束,又要全心投入比赛中。今年的春节叶秋依旧没有来,倒是在QQ抱怨了被七大姑八大姨拽着拉去相亲的事情,还说全都是帮他挡的,叶修回了句“能者多劳嘛,不过你再耐心一点,没多久就会看到我了”。

       便不顾叶秋的死活,继续去做繁琐的春节任务了。

       兴欣的冠军之路越发坚实,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支网吧新队的能量,恶意中伤的依旧增多,对它抱有期待的却也不少。要不说兴欣队员们心理素质强大呢,你骂我,不听就是了,你夸我,那就当做动力继续下去吧。


       常规赛第27轮,兴欣客场对微草。

       万众瞩目,阮成这等人更是坐等兴欣被打脸。结果他反而被兴欣打脸了,那啪啪啪的声音,一旁的李艺博和潘林听得特别身心舒爽,好像自己也翻身了一样。

       赛后握手环节,兴欣众人和许斌齐刷刷看向相对的两人。

       正常的握手。

       正常的表情。

       正常的聊天。

       “恭喜。”惯例的祝福,来自王杰希。

       “谢谢。”惯例的道谢,来自叶修。

       “下次我们会赢的。”还是没什么新意的,好奇的知情者表示这句话已经听腻了。

       “哦?你们吗?”来了来了!惯例的放垃圾话!还是没什么新意啊?

       叶修扫了一圈,“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而不是靠山的话。”

       还是没……嗯?

       许斌觉得自己有点激动,这回不一样了!这种带着点为你着想佯装淡定(雾)的语气!这种关心的话语!队长你听出来了吗?!

       王杰希显然听出来了。

       这大概是分手以来叶修第一次带了私人感情的话语,虽然只是一句短短的提醒,可其中的关心之意,是无法掩盖的。本来他们分手……也并不是因为已经不爱了。这才短短的几个月,王杰希相信,就算是叶修,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将所有的感情埋葬。

       其实还是存在的,不过藏得更深,偶尔流露一丝一毫,反而更加回味无穷。

       所以他一时间愣住了,连方锐伸出了手都没反应,还要许斌来提醒。这个时候,叶修已经和身为副队长的许斌握完了手,正在和伤心落泪的高英杰说着什么。

       他看着叶修的背影,目光不觉深邃了一些。


       兴欣就这样势不可挡地冲入了季后赛,途中几次差点掉队,却还是顽强艰难地一步步,走向了那个最高的终点。

       这一路,回想起来不免让人唏嘘。

       然而唏嘘的全都是旁人,不是兴欣自己。他们其中有人曾经对荣耀完全无感,有人曾在被追杀的压迫之下反抗,有人情愿被当做最大的短板被战队的粉丝唾骂也要挣扎着走下去,有人曾不过是个小小的过路人,有人曾是联盟盛极一时的最佳搭档,有人曾因为不同的原因被老东家抛弃。

       而今他们齐聚一堂,为最终的荣耀而战!

       那就来战个痛快吧!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我们是冠军。


       这个热血沸腾、尘埃落定的夜晚,兴欣粉们彻夜狂欢。陈果看着台上挂着笑脸的兴欣正式选手们,看着那个首次上台捧起这迟来的荣耀的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她激动得一个晚上都没能睡成,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头脑有些昏然。  

       叶修的一句话,就立刻把她吓醒了。

       训练室里也是一片可怕的寂静。

       “该回家了。”叶修说,“老板娘,我申请退役。”

       “什么!”

       方锐首先叫了起来。

       “老大你要走了吗?!”包子也叫了起来。

       方锐纠正他:“是又要走了。”

       其他人,包括魏琛,都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按照叶修的性子,一旦说出来,那必然不是冲动之下的脱口而出,绝对是深思熟虑了的。

       “呃,大概吧?”叶修迟疑着说,“家里反对我打荣耀,一旦回去的话……可能以后就只能远程指导指导了。”

       “滚,谁需要你远程指导了。”魏琛说。

       “我不介意面对面指导,队长。”安文逸冷静地给魏琛拆台。

       其他人都勉强笑笑,连莫凡的神色里都有一种别扭的不舍。

       叶修笑笑,“其实老魏说得对,能教的我都教给你们了,我觉得,下个赛季就算没有我,你们也能再次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吧。”

       “陈姐!叶队!有人来了!”

       楼下网吧小妹突然喊。

       众人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只有叶修了然地笑了笑,“我该走了。”

       “叶秋?”苏沐橙问。

       果然是叶秋。这家伙不再是一身定制西装的精英模样,但即便是便衣,众人也能从它的品味中看出它的价格不菲。更别提路边那辆颜色亮丽炫目的跑车了。

       “……你怎么开这辆车,太显眼了。”叶修抽了抽嘴角。

       叶秋剜了他一眼:“亲戚刚还回来的,我当时没其他选择。废话少说,肯来接你就不错了。你还是先担心一下怎么逃过家里给你安排的那十几二十个相亲宴吧!”

       “……我后悔了行不行,我还想多玩几年。”

       “后悔?晚了!”


       于是当天记者会上,陈果冷静地回答了记者提出的问题:“他有没有说回家后的打算?哦,没有啊,不过我猜,他大概是要被迫结婚生孩子去了吧。”

       大神们:……

       粉丝们:什么?不要啊!我还想继续安静地萌我们的CP呢!


       所以当他们得知叶修要作为第一届世界邀请赛的领队前往苏黎世时,都捂着胸口庆幸:啊我的男神,果然比起荣耀,没有哪个女人可以从我们身边夺走你!


下章开支线

评论(16)
热度(114)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