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一生的模样 4.64

64 孤岛



    叶修经过大厅,就看见了坐在那里的王妈。

   “伯母怎么在这儿?”他走过去,在对面坐下,问着心知肚明的问题。

    王妈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小叶。”她在为明知叶修会难受也要叫上他而道歉。叶修明了,王妈已经继续,“你是个好孩子,这件事情是杰希不负责任,才让你走上这种歧路。”

    叶修愕然:“什么?”

    他几乎想笑出声来。

    王杰希到底说了什么?什么不负责任,什么歧路,他肯和王杰希在一起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意愿,王杰希哪来的责任?!

    这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情!

    面对着王妈歉意的表情,叶修语气沉下去:“伯母,在杰希之前,我也喜欢过其他男人。”

    王妈错愕了一下。

   “而且这种事情,要论责任,大部分也应该在于我。不管是论年龄还是资历,我都是他的前辈,有义务纠正他的错误,让他回到正道。”叶修坚决道。

    王妈皱眉:“那你们更不应该走到这一步。”

    她猛然间怒气上涌,只想做些什么来宣泄那烧灼胸臆的苦楚,但她从来就不是那种性格强势不饶人的女人,而且叶修刚才自包自揽的道理也是她十分认同的,所以王妈只能叹了口气。

    岂料叶修说:“但我从不认为这是错误。”语气坦荡,神色凝重。

   “你……”王妈张了张口,本来要说些什么,最后触及叶修的神色,还是有些颓然地说:“所以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叶修无言以对。

    对方的无力让他想起了叶母,身为父母,当然是希望孩子能幸福的,但如果这幸福本身就蕴含着摇摇欲坠的凶险和胆战心惊的风雨,还要继续下去吗?

    至少他想要。叶修想。

    王妈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倦怠地挥挥手:“我先走了,小叶,你帮我告诉他们吧。”

    叶修觉得胸口像被什么哽住了,他点点头,说不出安慰的话来,只能目送王妈的背影不见。他在大厅安静地坐了一会儿,进了包间。

    王杰希和安颜也都各自玩着手机,没有刚才那么热闹。叶修一进去,他们就看向这边。

   “伯母走了。”

    叶修一边说一边坐下。

    两人都松了口气,王杰希神色不明,安颜浅笑:“那我可以走了吧。”    

   “谢谢。”王杰希说。

   “这么客气啊,我们好歹也是老朋友吧。”安颜笑笑,转向叶修,“叶修大神下次聊咯。”

    叶修朝她点点头。

    他在王杰希对面坐下,觉得有点闷,便打开了一点窗缝,冰冷空气裹挟着细细的雪花飘了进来,几点细雪落在叶修的手指上,融化的感觉犹如一个凉凉的吻,离开之前留下点点痕迹。

    王杰希拉开靠窗的纱帘,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正在飘雪,远处酒店的门口还有熟悉的身影。

   “如果我一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我?”

    叶修突然问。

    王杰希愣了愣,沉吟道:“大概是解决所有问题之后吧。”

   “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叶修说,“你不能……不能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来。”

    “那你告诉我,你有想过把你们家的事情也告诉我吗?”王杰希淡淡。

    叶修定定看着他,半晌喃喃:“没有。”

   “关于叶秋,你的离家出走,家庭的反对,家族的责任……”王杰希一字一字,“你从来没有说过。就是这样,叶修,我们都一样,习惯了自己完成自己的任务,承担自己的责任。不管是个人,战队,还是家庭,不是吗?”王杰希注视他的眼眸有一种深邃的幽光,让叶修觉得头晕目眩。

    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有一次去海边,海天一线间的两个孤岛。

    两个隔离又独立的孤岛,在同一片大海上,温暖的阳光同样地滋润着它们,海水是唯一也最牢固的羁绊,将它们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都联络起来。彼此相对,遥遥相望,却无法靠近。

    每座孤岛都有自己的坚持。


   “我确实明白,可这是两个人的事情。”

    叶修平静地说,“是我们的事情,不只是你和我的事情。”

   “叶修……”

   “也许我们都可以用不想让对方担心作为借口,但这种事情和其他事不一样,和任何事都不一样。”叶修继续平静地说下去,“我们都错了,却还死不悔改。”

   “……”王杰希沉默。

    叶修深深地凝视着他,“如果两个想要在一起的人不能互相扶持,互相信任,互相了解,甚至……”甚至隐瞒到彼此猜疑的地步……

   “叶修!”王杰希低叫一声。

    叶修没有停止,将要说的话补完:“……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王杰希重复:“有什么意义……”

   “对啊,有什么意义呢?”叶修又问了一遍。

    他们会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维系着那种危险的平衡,或许职业赛的紧张激烈会淹没忽略这样浅淡近无的猜疑,却终将会在某个稍微放松的时候蓦然鲜明——也许是睡觉之前那几分钟的松懈,也许是叶修退役之后的闲散里,谁知道呢?然后从一点火星发展为一场倾天覆地的爆炸,将感情炸得尸骨无存,将他们炸得面目全非。

    变质的危险,像一把刀,时时刻刻悬在他们头上,消耗着彼此的耐心,也挥霍着丰沛的情绪。

    那已经失去了“在一起”的意义。或许遥遥相望会更好。

   “我们分手吧。”

    叶修最后说。


    酒店的门被人推开了。

    楚云秀给了个眼神,苏沐橙会意地回头,就看见叶修走进去,那神色看上去绝对不是想象中和恋人约会的愉快。苏沐橙有些担忧地皱了皱眉,和他一起进了电梯间。

   “怎么了?”

   “我们分手了。”叶修淡淡。

   “啊?”苏沐橙一惊。

    怎么会?!

    他们昨天不是还腻在一起吗?!怎么这一会时间就……?!

    叶修说:“你不是觉得我们很像吗?”

   “是啊……”苏沐橙不明所以。

    叶修顿了一下,“太像了。”

   “啊……?”苏沐橙愣在了原地,电梯门刚好打开,她看着叶修走出去,却没有追上去。太像了?这是什么意思?


    苏沐橙绞尽脑汁到第二天都没想出答案,最后索性放弃,谁知道叶修打的什么哑谜。问题是她实在受不了了,叶修整整一个早上都待在房间里,吃饭都在里面解决。以前倒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可叶修绝对不会荣耀打着打着就突然发起呆来呀!

    苏沐橙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不就是失恋了吗!

   “忘记失恋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苏沐橙和楚云秀打着电话。

    楚云秀毫不犹豫甩出昨晚看的那个偶像剧里的标准答案:“开始新的恋情。”

    苏沐橙说:“谢了云秀。我来找你。”

    电话挂断了。

    楚云秀疑惑地看了看手机,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啊?


    苏沐橙挂断了电话,有些发愁,开始新的恋情?怎么觉得套在叶修身上不怎么合适啊?按照他的性子,要是不肯的话,谁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不管了,出门散散心,怎么也比烂在角落好吧!而且她都说了要去找楚云秀了。

    苏沐橙想着,敲开了叶修的房门。叶修一看见是她,就无力地说:“我想打荣耀,沐橙你放过我吧。”

   “可我和云秀要去逛街啊,那么多东西,我们两个女生怎么拿得动……”苏沐橙有些委屈地说,一双眼期待地看着他。

   “……”叶修说,“少买点不就行了。”

   “可是明天中午我们就要走了,下次再来Q市就是几个月后了!”苏沐橙双手合十拜托。

   “……好吧。”叶修妥协了。

    一旁偶然听见的方锐泪流满面,这还有个男人啊!苏妹子你是不是只记得叶修这一个人啊!

    下楼的时候,他们在电梯里遇见了一个熟人。

    苏沐橙维持着不尴不尬的笑容,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地感受着另外两个人之间奇怪微妙的漩涡。王杰希神色淡淡,叶修也面色不改,两个人淡定地打了个招呼。

   “要出门吗?”

   “是啊,沐橙云秀逛街,我负责提包。你呢?”

   “午饭没来得及吃,我随便找个馆子。”

   “哦,对面有一家面馆好吃。推荐。”

   “谢谢。”

   “客气。”

    ……苏沐橙很想说,你们都客气了。

   “呃……你心情还好吗?”苏沐橙吞吞吐吐。

    叶修说:“不好。”

    苏沐橙:“……刚才我都快尴尬死了。”

   “我也很尴尬啊。”叶修拉开酒店的门。

    苏沐橙终于体会到了陈果的心情:“……”你看上去哪里尴尬了。

  

    他们都不知道王杰希出了电梯,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惊醒般离开。


    结果他们去了才发现楚云秀并不在房间里,准确来说,烟雨的房间空空荡荡,走廊也空空荡荡。好不容易遇上匆匆忙忙的李华,李华一看见他们就惊喜道:“叶神沐橙,你们也来了。”

   “什么?”苏沐橙疑惑。

   “大家都嫌很无聊啊,几个战队打算联谊呢,霸图蓝雨和呼啸都在,女生少,刚想问问你们老板娘,但是没人有她电话……”李华挠挠后脑勺,“其他人现在都在酒店五层的独立网咖。”

    叶修一听就打算走,苏沐橙一把拉住了他,朝李华微笑:“好啊,我帮你们通知兴欣其他人好了。”

    李华说:“太好了,那我先上去了。”

   “沐橙……”叶修有些无奈。

    苏沐橙一边松开手一边说:“虽然我们是一群宅男宅女,也别天天都呆在房间啊,大家好不容易聚一聚,就好好玩玩嘛。你赛季末就退役,下次全明星来不来都说不定呢。”

    叶修一想也有道理,苏沐橙接着说:

   “……而且失恋的人就应该出门多多活动,不然一个人闷着多伤心啊。”

    叶修哭笑不得:“你觉得我看起来有伤心?”

   “看是看不出来的,否则就不是你了。”苏沐橙说,“可我才不相信你就一点都不伤心呢。哥哥早就说过,你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叶修沉默了一下:“他自己都口是心非,还说别人?”

   “你不知道口是心非的人才最明白同样口是心非的人吗?”苏沐橙利索地回击了他,在电话里寥寥几句交代个一清二楚,然后挽上他的手臂,“走啦走啦。”


tbc


决定进度加快,想早点结束这篇。

评论(29)
热度(113)
  1. 藤下客蹈雪径 转载了此文字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