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一生的模样 4.54

54 不后悔



叶修的房间是331号,正好在三楼右边最里面那个隔间,和电梯的距离最远,但私密性最好,据说这是为了防止他祸害其他战队引起矛盾——这是冯主席的原话。

……当然他们不会知道原因。

“我送你上去。”喻文州说。

叶修挣扎:“你……你不和蓝雨会和吗?”他痛心疾首,“文州你不能这样见色忘友啊!”

“哦?”喻文州笑,“你这是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美色吗叶修?”

单挑之星被手残术士一个暴击!清空了血管!!

“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的。”喻文州说,下一秒电梯门开启,他先走进电梯,按下了楼层,微笑示意叶修。叶修无奈地走了进去,和喻文州至少隔着两米远,两个都挺健谈的人竟然从一楼沉默到了三楼。

出了电梯,两个人一声不吭地朝着房间走去。

沉默中,就连一层软毯上的脚步声似乎都显得过分明显,叶修不动声色放轻了一些,才发现喻文州原本也和自己做了一样的事。

他暗暗叹口气。

走到尽头处,温馨的浅黄色灯光下,一个人影轮廓逐渐清晰。叶修终于知道了喻文州执意要跟来的原因。

那个人似乎等了很久,正低着头靠着门板玩手机,刘海似乎是湿润的,有一滴水落了下来,迅速渗入地上柔软的毛毯里。他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抬起头看过来,顿了顿才走出阴影,对一旁的喻文州视若无睹,只对着叶修的方向淡淡说:“来的真慢,我都等了快二十分钟了。”

明明是埋怨,口吻却亲昵又自然,轻易就显露出了和叶修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原来王队在这等前辈呢。”叶修还没开口,喻文州就替他接过了话柄,笑得明媚动人,“不好意思啊,我们刚才看到其他战队的,就多聊了一会儿。王队怎么不给我们发个消息催一下呢。”一口一个“我们”,语气之间也很是亲密。

叶修:“……”

王杰希语气沉了几分:“你们一起来的?”

喻文州笑了笑:“谁叫H市风景优美,我特地去好好欣赏了一次。推荐王队也去玩一玩哦。”他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身旁假装没听见的人,意味相当明显,让人不由自主怀疑起他“欣赏”的到底是怎样的“风景”,又是如何的“好好欣赏”了一遍。

王杰希眼睛微眯着看向叶修,口上很客气说:“这句话说的有些晚,我已经欣赏过很多次了。”“欣赏”两个字被他读了重音。

喻文州笑笑,叶修浑身不自在,轻咳几声道:“站门口不嫌累得慌,要不你们好好聊,我先进去了。”

他说着就想走人,无奈王杰希人高马大的堵住了门,连房卡感应区域都遮了个遍。叶修无语地看了看两人。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算了,我也该走了,战队那边早就在问我呢。”

那你怎么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王杰希面前说了一句充满误会的话才走?!

叶修愤愤地背对着王杰希瞪了喻文州一眼,对方无辜地眨眨眼,突然把他拉过来,迅速亲了他一下,在唇齿间亲密地柔声笑:“说了要找麻烦,前辈怎么就没防备呢?

“还有,前辈真的确定就是他吗?”

这个吻半遮半掩地暴露在另一个人眼里,这浅笑吟吟的两句话却没能进入另一个人的耳里。

什么意思?

什么叫真的确定就是他?!

叶修的内心完全被“我去”刷了屏,眼睁睁看着喻文州若无其事打了个没人理会的招呼扬长而去,他僵硬地转过身面对着脸色沉凝的微草队长,只想到了一句话:

天要亡我,我不得不亡。

 

喻文州走出酒店,感受着Q市格外湿冷的寒风,凛冽地刮在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就像细细密密的针刺一样,痛彻肺腑。

这世上,也就只有一个叶修,让他认输一次还不够,还要来个第二次了。

——如果我会输,那一定是我自己选择了认输。

曾说过的话回荡在耳边,坚定又自信。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又想起了刚才无限亲密的距离时,叶修眼里猝不及防的细碎星光,明亮湿润。

他不知怎的,想起多年以前,那个人懒洋洋地站在那里,转身而去前随口问了一句:值不值得相信?

多年以后,早已在荣耀职业圈里封神的索克萨尔操作者、蓝雨队长喻文州,站在寒风呼啸的街头,许许多多的回忆从深海最深处翻涌而出,而这些回忆里,无一例外最闪烁的,是一叶之秋,是叶修。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最初的回忆上。

在那空荡荡的训练室里,他曾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重来,周围遍布怀疑冷落的嘲笑,而他坚信自己能做到想要做到的事情,无人可以动摇。喻文州从来就是这么一个执着到没救的人。

但他终归是想要一句支持的。

哪怕是来自敌队。

——小术士,要不要来一局?

——某人跟我说你下次会被淘汰,不过,我比较倾向于你会留下来。不知道,你值不值得相信?

是鼓励,却又不仅仅是鼓励。缥缈的支持太脆弱,于是叶修将选择权交到了他自己手上。他是如此漫不经心,又如此体贴人意。叶修仿佛总能做到正正好把握到一件事的尺度,达到他想要的目的。而这也只不过是他无数个充满吸引力的闪光点之一。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叶修呢?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一个人呢?

尤其是,这个这么好的人,不属于他。

很多时候,喻文州都在想,如果一切重启,他还会不会想要在那一天那个地方遇见叶修,听他问他一句值不值得?

密密麻麻的痛楚如同一整块冰原上逐步蔓延的裂缝,冰下的惊涛骇浪终于要破冰而出,咆哮着汹涌整个世界。而喻文州清晰地面对着这个认知,稳稳地一步步走远这个住着叶修的酒店,一次都没有回头,只是微不可查地深深吐了口气。

没有错,他从不后悔遇见叶修。

唯一遗憾的是,他没有亲口告诉他那个答案。

 

“王杰——”

叶修刚转过身,还来不及仔细观察身后人的表情,一双手就紧紧抓住他肩膀一扯,灼热的唇压了上来,带着让他慌乱也让他兴奋的混乱的气息。

一瞬间什么大事不好都被丢到脑后,叶修伸出手,去勾王杰希的脖子。但挤压的空间太小,他不满地呻|吟了一声,轻轻咬了咬对方火热缠绵的舌。王杰希呼吸一窒,反而将他拉得更近,想要更深入地探索这个带着些怒气和占有欲的吻的极限,却愣了愣,放开了叶修。

叶修眼神有些迷蒙。

“怎么不穿厚一点?”王杰希皱眉,捏了捏他的手,温凉温凉的,这大概还要拜酒店的暖气所赐。

“……挺厚的啊。”

叶修迟了一秒才回答,低头看了看衣服。他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防寒服,里面一件长袖毛衣,在这个人人至少三件套的时节,他居然能坦然地一边缩着脖子,一边说出“厚”这个字!

王杰希捏了捏他的手,眉头皱得更深了:“先进房吧。”

 

空调送出一缕缕舒适的暖风,很快整个房间暖意融融,叶修的颊上添了一点少见的红润,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从容,反而让人心痒。

他热得有些难受,便脱了外面的防寒服,王杰希这才发现,原来里面的毛衣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保暖。

“你带的衣服呢?”王杰希打量他一遍,完全没发现任何行李箱的痕迹。

叶修说:“我带了一件,塞在沐橙箱子里的。”

“……你就带了一件衣服?”王杰希无语了。他并不知道,就这一件还是兴欣众人死活劝他带上的。

“不是,”叶修摇头,“还有烟和我自己。”

“……”

王杰希看着他淡定地从口袋掏出几包烟和打火机,然后抽出一支要去点燃,他面无表情地夺过来,根本没有防备的叶修懵逼了。

“抽烟伤身。”王杰希淡淡说。

“你知不知道老板娘已经禁我烟一周了!”叶修抗议。

可能是受到了前段时间叶修抽烟抽得格外厉害和之后虐狗的双重刺激,当然还要加上魏琛的一份贡献,陈果毅然决然在兴欣内部发起了禁烟令,得到了除叶修和魏琛之外全体成员的积极响应。于是两个老烟枪的悲惨日子也就开始了。

叶修从来就是个欲望很淡薄的人,对烟也是如此——只是这两年压力比较大,烦心事儿也多,才抽得比以前更频繁。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立刻接受禁烟!

“早该如此了。”王杰希还是不为所动,“而且这里有烟雾灭火自动装置。”他示意了一下。

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生无可恋地转身大字型躺到了床上,十分颓丧。

王杰希站在床边看着他这幅样子,突然笑了一声,一直隐约阴沉的面色终于放晴,慢慢弯下腰,逼近叶修的脸,从上方低下头,缓缓压了下去。

——就被叶修用手挡住了。

“大眼我说你别这么饥渴行不行!”叶修警惕地翻了个身远离他,然后坐起来朝他翻了个白眼。

王杰希直起身子坐在床沿,侧着身对着他:

“叶修,我们这算不算是一对了?”

“……算吧。”

叶修想了想,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在一起,但他们都彼此告白过了,他也想通了。

“那情侣之间亲亲抱抱,不是很正常?”

王杰希一针见血地指出。

叶修:“……”无法反驳。

“关键我们每次见面你都想着这些!杰希大神你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叶修心累。

王杰希想了想:“我是什么形象?”

叶修:“……你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说说看。”王杰希饶有兴趣地要求,对于他在叶修心中是个什么形象,王杰希觉得自己大致还是知道的,但万一有什么隐藏属性呢?这就跟你推倒了BOSS之后还意外发现有个隐藏奖励一样让人惊喜。

“高冷。”

叶修说。

王杰希神色不变,看来早有预料。

“闷骚。”

叶修又说,然后补充,“对其他人闷。”

“言下之意就是对你是后面那个了?”王杰希调侃,“有道理。看来叶修大神很了解我。”

叶修:“……”

他努力想了想粉丝们的留言,面无表情地反击:“性冷淡——”果然看到王杰希的神色微变,便格外无辜地澄清,“微草粉说的,我觉得应该改改了。”

“是应该改改了。”

王杰希欣然点头,趁着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便迅雷不及掩耳地将他压在柔软的床被间,暗色绒布之上,手腕苍白隐含红润的皮肤被衬得格外鲜明情|色。他眸子一深,在叶修无奈的眼神中,低头在上面狠狠撮吸了一口,留下了一块鲜红色的痕迹。

“我去!”叶修忍不住,“你故意的吧?再往下一点我袖子都遮不住了!”

王杰希的嘴唇还停留在手腕上方,他的眼神却从下往上地看向叶修,笑意深深:“没错,我是故意的。”

叶修发誓他从来没觉得王杰希这么欠揍过!

“我们来说正事吧。”王杰希轻轻松松地转了话题,神色无比自然,还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灼热的吐息不断袭击着手腕处的敏感皮肤,令叶修不由一颤,“你拒绝喻文州了?”

叶修叹了口气:“是啊。”

“会后悔吗?”王杰希凝视着他。

叶修说:“从知道那个答案后,我就决定这样做了。”他的声音十分低哑,眼神却坚定。

王杰希喜欢他这种坚定。

“杰希大大吃醋了吗?”

叶修眨眨眼。

王杰希镇定道:“嗯,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

叶修咳了咳,他以为王杰希会故作平静地反驳的!“呃……”叶修眼珠转了两圈,偷偷看了一眼王杰希微带点阴沉的表情,不由得哭笑不得。

“你要什么补偿?”他只好问。

王杰希微微抬起头,一只手撑在他耳侧,一只手紧紧攥着叶修手腕,暗影压顶,他慢慢吻了上来,极深极深,叶修被他吻得气息紊乱。

闷闷又淡淡的声音从唇齿间传来:

“别再让其他人有机会占你便宜。”

软舌相交,战栗着刷过齿列。

“叶修,我也会生气伤心的。”

 

唇分开之后,叶修还恋恋不舍地舔了一下王杰希的唇,眨了眨眼笑着回答:“好啊。”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的铃声响起。

“是你们队员找你这个一下飞机就消失了的队长吧。”叶修调侃。

王杰希收回手坐直:“他们不是兴欣嗷嗷待哺的小新人们。”

“啧,我们兴欣可让我省心了。”叶修撇撇嘴。

“一挑三?”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和他斗嘴,一边拿起手机,连看都没看便按了一下,瞬间铃声停止,屏幕黑了下去。“还是那个凭运气定输赢的不定时炸弹?”

叶修靠着床头挑眉:“那也总好过需要你败一场来建立信心的小朋友吧?”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秒,相视而笑。

“不接电话吗?”叶修用脚碰了碰他,被王杰希反抓住小腿,在膝盖窝挠了一下,叶修瞬间下意识缩回了腿。

王杰希收好手机,淡淡说:“不用,我知道是谁,也知道他们要说什么。”

叶修琢磨着不好再问下去,毕竟他们都是战队队长,彼此的身份注定将会有很多秘密,荣耀之内,不坦诚是常态。但在荣耀之外,他们可以聊的事情就无所顾忌了。

于是叶修干脆转移了话题:“那群人有没有说今年怎么聚会。”

他说的“那群人”当然是平时那帮损友。大家既是对手,又是朋友,没见面的时候就免不了唇枪舌剑几句,难得见面的时候更是要热闹上一场。私下聚会都成了每年全明星的惯例了。

王杰希果然会意,想了想说:“还没定好地方,群里吵翻了天。”

“有老韩和新杰在,这么点小事都没决定好?”

叶修不可思议。

“……你忘了张佳乐和林敬言也在霸图。”王杰希揭露了真相。

叶修默。

张佳乐和黄少天还有方锐一向都是群里活泼的代言词,并称欢乐三宝,但凡任何事情,只要他们搅和了,那就不得安生。尤其是黄少天,和张佳乐交情一向都很好……

韩文清严厉是严厉,那只是针对荣耀,张新杰固执是固执,却也很遵守辈分……叶修完全可以想得到这几天群里是如何的一场世纪大战,不由得庆幸自己明智地没上Q,反正无论如何,他都是那个安心蹭吃的人。

但是——

叶修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王杰希,仔细搜索着他脸上的异样,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总觉得王杰希隐瞒了他什么。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从来在荣耀之外都很坦诚的他们,还是第一次。叶修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这种不对劲怎么也不可能是错觉,而要追溯到最初的话……

“饿了吗?去吃饭吧。”

叶修收回散漫的思绪,若无其事地看了看时间。




评论(25)
热度(126)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