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一生的模样 4.53

53 我不要你了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有一章苏沐橙说叶修生病了,其实暗喻心病。上一章叶修说彻底痊愈了,意思是他已经做好了选择,而之前喻队实际上是听到了公园里少天和叶修的谈话,也隐隐察觉到了叶修失常的原因。

如果有姑娘没看明白是我的错,我没写清楚……

 

-------------------------------

 

    曾经,喻文州从不相信某一句话会让他一下子就丢盔弃甲。尽管赛场上,有时候哪怕只是错过了一个机会,可能是一句充满误解的指示,一个细节的疏忽,一个被遮挡的视角……就能让他,或者对手,一招落索,前功尽弃,最后输赢翻盘。

 

    然而情场厮杀总是这么兵不血刃,钻心剜骨,甚至比赛场还要残酷和瞬息万变。这里一切随心所欲,从来没有人可以有十足的把握。

 

    喻文州总是不相信。

 

    现在,他终于得到教训了。

 

 

    “让我猜猜,”表面上,他处变不惊地勾起了唇角,依旧温润的弧度,但他并不知道,在叶修的眼里,这其中一点笑意也没有。“治好你的那个人,不是我对吧。”

 

    疑问的语气,肯定的尾音。

 

    叶修看着他的神情犹豫了一下,最后他坚决道:“确实不是你,是……”

 

    “不用告诉我。”喻文州制止了他的下文,幽黑如静潭的眼眸里漩涡四起,而他无知无觉,“我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少天、王杰希、韩文清,或者随便哪个谁,都无所谓了。”

 

    只要不是他,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叶修张了张口,什么也说不出来,猛然站起来几步走到他面前,喻文州镇定地看着他,双眼专注而茫然。

 

    痛苦的呢喃不断冲击着他,叶修深深吐出一口气,给了他一个浅浅的拥抱,和他对视着,温和地说:“文州,我知道那些什么比我好的人还有很多这种话对你说是没用的,因为你一直都是非常有主见和判断力的人。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不能和你在一起,是我没有这个好运。”

 

    叶修说完后不动声色观察着他的表情。他不愿见到喻文州像全明星那次溃不成军,再来一遍,那也同样是他无法承受的。

 

    但喻文州的脸色极度平静。或许是因为他早就有预料,又或许他只是不允许在叶修面前再度失态。

 

    他沉默地望着叶修,像一尾失水的鱼,在空茫里徒劳地挣扎想要脱出困境,却渐渐无力。叶修想要伸出援手,但罪魁祸首只能被隔离在他的世界外,眼睁睁看着他的挣扎。

 

    挣扎的人很痛苦。

 

    看着他挣扎的人也不会好受。

 

    良久,喻文州终于开口:“叶修,我不会祝福你们。”语气也是极度的平静。

 

    “嗯。”

 

    叶修挤出一个笑容。

 

    喻文州轻轻抱住他,原本清润的声音落在他耳边,是从来没有过的低沉沙哑:“还记得我说要送你一个礼物吧?”

 

    叶修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喻文州似乎也并不在意他是否回答,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我反复想过很多次要送你什么。我喜欢你,所以想送你最珍贵的,可我最珍贵的就是你了。到底送什么好呢?叶修你真可恶,连一个礼物都要我纠结那么久,谁叫你除了荣耀什么都不在乎?”

 

    “所以最后我把自己亲自送过来了。”

 

    他说的又轻又低,似乎还笑了一声。

 

    “但现在我变卦了。”

 

    他推开叶修,向后退了几步,还是如沐春风的笑容,带着玉色的温润,每每看得人心要暖上好几分。

 

    “我不要你了,叶修,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

 

    他平静地说。

 

    叶修觉得有点冷。

 

    喻文州收起所有笑容,用着一种珍惜又无奈的眼神看着他,轻叹着重复了一遍:“是我不要你了。所以叶修,你不用伤心。”他抬起手,想要勾勒那双最爱的眼睛,最后还是放下了,只好冲他眨眨眼,复又微笑了起来。

 

 

    他还记得,王杰希曾说他和张新杰不同。

 

    他们当然不同。

 

    张新杰为了叶修可以完全隐瞒住自己的感情,眼睁睁地放任韩文清追求自己的心上人。他从来就是如此克制,尽管他容许了最大的意外,叶修,并且毫不掩饰。霸图最顽固的人,其实不是韩文清,而是张新杰吧。

 

    但在对待叶修这一点上,他觉得张新杰真是蠢透了。

 

    一旦明白感情的不可控,为什么还要去压抑自己?当冷静与理智再也不能拦住决堤的感情时,张新杰会放任、会包容、会完全地向叶修敞开一切也容纳叶修的一切,而他,只想让深切的渴望巨细无遗地包裹住叶修,哪怕同归于尽,也总好过失去。

 

    喻文州从不否认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毕竟爱情本就自私。

 

    如果爱了,就一定要得到。

 

    但此时此刻看着叶修,喻文州总算知道了,有时候,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在掌握之中。

 

    至少,叶修不是。

 

    就连他自己也不是。

 

    看到叶修痛苦,他居然也会如此痛苦。看到叶修恢复成那样自信慵懒的样子,他也会不忍心破坏。他最终还是想要叶修好,永远保持着他的淡定强大,而不是在茫然无措的感情里犹豫徘徊,失去自己的从容。

 

    而这不是包容,也不是大方,不过是出于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一种本能——爱情本身有悲欢离合,却从来没有谁真正希望所爱的人痛苦。一点点都不行。

 

    一点点,都会映射到他身上,让他如坠深渊,万劫不复。

 

 

    当天晚上,喻文州就和魏琛换回了房间。魏琛原本很不情愿,但他一看到两人相对沉默那样子,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连忙一口答应。

 

    “老叶你又搞什么幺蛾子了?”

 

    “干吗,”叶修看了他一眼,“心疼小鬼头了?”

 

    “好歹也是我当初选出来的,蓝雨两个小鬼都被你祸害到了,知不知道我很不爽?”魏琛翻白眼,“说说呗,你们到底怎么了。”

 

    叶修点了一根烟夹在指尖,也不抽,只是看着那袅袅盘旋的烟雾。明灭不定的火光照亮了他黝黑的眼眸,那里面平静无波。

 

    “也没什么,就是我辜负了他。”他最后说了一句。

 

    魏琛其实已经猜测得八九不离十,这会听叶修亲口说出来,又是别有一番滋味。眼前这个人,是他多年前的仇敌,多年后的队友,却也是从青涩时候就和他相识的老朋友。他其实本来都有点忘了当年那个还是叫叶秋的青涩少年,曾苦恼地向他询问身边有人喜欢他该怎么办。但魏琛从来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

 

    后来,哪怕是他,也曾暗暗想过,苏沐秋的离去,会给叶修带来怎样的悲痛。而现在,他再次见证了叶修的幸福。

 

    虽然这或许同样会让许多人伤心,其中也包括他亲手提拔起来的后辈,但无论如何,魏琛会送上的,也只会是祝福。

 

    当然,也不止祝福……

 

    “你小心被喻文州因爱生恨报复。”魏琛恨恨说,“还有,以后比赛碰到王杰希,你要是下不了手,把你QQ给我,我去套微草的情况,他要是问起来你就说被盗号了。”

 

    这家伙算起来,可是祸害了一整个联盟的人啊——各种意义上。靠,真让人不爽!

 

    叶修面无表情看他。

 

    “我这也是在为战队着想啊!”魏琛越想越觉得可行,连忙撺掇他。

 

    “呵呵。”叶修转身就走。

 

    “哎哎哎老叶……”魏琛刚要追过去,叶修就进了浴室还锁上了门,没一会儿,里面就传来水声。

 

 

    第二天下午,兴欣全队和喻文州赶赴机场。

 

    本来兴欣去全明星的机票是几天前就订好了的,陈果考虑到喻文州,便问明了喻文州的情况后也贴心地为他多买了一张,于是叶修上了飞机才发现,他俩刚好相邻……

 

    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对视一眼,又偏开头去。

 

    “呵呵好巧啊……”叶修干笑。

 

    喻文州笑着:“是啊前辈。”他的语气平淡温和,一点也没有叶修的尴尬,仿佛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而他们依旧是没有挑明的朋友。

 

    是的,朋友。

 

    这就是他们最初的关系。

 

    在喻文州的力持克制之下,他们终于回归了最纯粹的开始。叶修重新转过头来,面对上喻文州一张温柔平静的脸,发现他真的说到做到了:他说了不要他了,那就真的是不会再透露一丝一毫。

 

    希望文州能慢慢放下吧。

 

    叶修这样想着,心情也放松了几分,随口问:“你来之前怎么不先订个票,万一老板娘忘了多不好,这几天去Q市的机票还是挺难订的,说不定你就要缺席了。”

 

    “其实我提前订了的。”喻文州说,“不过和你们一起去也好,原来的就退了。”

 

    叶修:“……”

 

    喻文州凝视着他的眸子情绪淡而无味:“我总要知道那个人是谁吧。”

 

    ……收回前言。

 

    叶修无奈:“你不是说你不想知道吗?”

 

    “那是因为我已经猜到了,大概很准。”喻文州浅笑,“一想到是他就更不甘心了,不添点堵怎么能行呢?”

 

    叶修:“……”

 

    “就算这样,你也不一定碰的上他吧?”

 

    叶修再一次质疑。

 

    “如果那么久不见,他还能忍得住不来找你,”他笑吟吟地看着叶修,语气里隐含着一点锋利,“那就别怪我不守信用,把前辈你抢走了啊。”

 

    叶修额头滴下一滴冷汗。

 

    以前怎么没发现喻文州有这么危险?!

 

 

    下飞机后,一路上叶修都在暗暗祈祷这两个人千万不要碰面掐起来,以至于寒冷的天气都被他忽略了。坐在大巴上,远远地叶修看了一圈酒店门口的人群,总算是松了口气。

 

    然后他就看到了许斌高英杰一行人。

 

    叶修:“……”

 

    “叶神好啊。”

 

    “沐橙女神更漂亮了!”

 

    “啧,可恶!兴欣妹子这么多质量还这么好,叫其他战队的怎么活?!”

 

    “蓝雨和叶修前辈关系就是好啊,这种时候都要一块来呢,不过他们不是一个酒店的吧?”

 

    ……

 

    这些青年眼力都十分好,很快发现了兴欣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外加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蓝雨队长,纷纷迎上来打招呼,倒是没有赛场上你死我活的气氛。

 

    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微草众人对叶修都比以前要格外热情……叶修都要禁不住怀疑他们知道他和微草队长不得不说的故事了……

 

    不过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吧?

 

    心怀顾虑的叶修很快放下了心。

 

    但是环视了酒店一遍的喻文州却趁着没人注意他这个蓝雨队长,悄悄在叶修耳边提醒:“前辈没忘了刚才我说了什么吧?”

 

    ——那就别怪我不守信用,把前辈你抢走了啊。

 

    叶修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他看了喻文州一眼,对方正维持着温文尔雅笑意翩翩的样子和微草众人打招呼。蓝雨同微草是宿敌,但仇恨几乎都集中在黄少天和王杰希之间,喻文州性格温和会做人,和圈内人的关系一向很好。

 

    “喻队,怎么不见黄少哪?”有人主动问。

 

    喻文州想了想:“少天大概在蓝雨订的酒店吧。”他刚才看过蓝雨内部群消息。

 

    “嗯?黄少居然没和喻队你们一起?”许斌不由惊讶,看喻文州这样子,貌似是跟兴欣的人一起坐飞机过来的吧?那就是私底下去了兴欣咯?那怎么会没有黄少天呢?黄少天可是叶修最好的朋友啊,听说没出道之前就天天在网游里和叶修PK来PK去呢!听得群里一干新秀羡慕嫉妒恨。

 

    “没呢。我是恰巧去H市旅游,才拉上叶修前辈当地陪的。”喻文州回答,不经意问,“你们队长呢,怎么不见人。”

 

    来了!叶修竖起了耳朵,假装和其他人聊天。

 

    许斌询问地看向高英杰,高英杰腼腆摇了摇头:“一下机队长就说有事先走啦。”

 

    “队长应该早就去房间了吧?”柳非举手,“我刚才好像在大厅前台看到他了,应该是在问房间号。”

 

    叶修再度放下了心,正巧兴欣几个后辈有事要问他,他就没再继续听了。

 

    而微草几人齐齐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微笑:“听说这个酒店房间安排不一样,为了方便清点人数,各队队长都单独住三楼,队员安排在其他楼层,是这样吗?”

 

    许斌几人点点头。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又朝他们笑了一下,几人便转过去和其他人打招呼了,不一会儿,百花的陆陆续续也到了,大家寒暄寒暄也要花好些时间。

 

    大厅瞬间变得热闹又嘈杂。

 

    “要不我们先走吧。”

 

    陈果提议。

 

    其他人当然没有异议了,如叶修这样半天不沾荣耀就心痒手痒的人,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兴欣众人都住在二楼,喻文州眼看着叶修也跟着他们走去楼梯间,连忙拉住他:“你在三楼!”

 

    “差点忘了。”陈果恍然,解释了一番原因,“叶修你去前台问问你房间号去。”

 

    “好的老板娘。”叶修拍拍喻文州的肩:“幸亏有你啊文州,细心的人就是有前途!”

 

    陈果:“……”这是在暗暗嘲讽她吗?还是她想多了?




评论(16)
热度(122)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