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一生的模样 4.52

52 痊愈




    BOSS最终还是落入了兴欣手中,不过中途出了点意外,周泽楷和孙翔中途赶来支援,场面一度倾向轮回。不得不说,周泽楷的实力确实超强,不管是技术水平还是战术素养,如果他不是交流能力比较欠缺的话,说不定联盟又要多一个战术大师预备役了。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叶修明白他这块硬骨头不好啃,但孙翔就比他好解决多了,尤其是这种网游中的混乱场面。三两下,他就以孙翔为突破口,击溃了轮回匆忙布起的防线,然后,皆大欢喜了。

 

 

    “前辈,圣诞快乐。”最后叶修刚要扬长而去,就收到了一条私聊,周泽楷用的小号神枪手。

 

    “同乐啊小周。”叶修回复,“谢谢你的巧克力。”

 

    那边发了一个羞涩的笑脸:“好吃吗?”

 

    “很好啊。”叶修说,“不过对于我来说可能有点太甜了。”

 

    一个沮丧的哭脸:“下次我会糖加少点。”

 

    叶修:“……”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小周你自己做的?”叶修难得的惊讶万分。旁边看到的喻文州笑得更加意味深长。他在没看到标签的时候,就有些怀疑了,不过情敌的殷勤之意,他会主动告诉叶修让他为对方感动吗?

 

    前辈不知道吗?周泽楷也有些疑惑,“有祝福卡片。”

 

    叶修无力:“呃……抱歉啊,我没看到。”估计是压在盒子下面的吧?

 

    不仅没看到……而且他还和别人一起分吃了……

 

    算了,后面这个就别说了吧……

 

    “小周手艺挺好的啊,以后不玩荣耀了可以去开家甜品店自己做师傅。”叶修赶紧又发了一条,企图把上面那句刷过去……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不过周泽楷很善解人意地忽略过去了:“前辈喜欢的话,我可以再做一些。”反正现在冬休期了,他有时间。

 

    “不用不用,我听说这个冬休期轮回帮你接了两个广告,没记错的话这几天就在拍吧。”叶修回忆了一下。

 

    “前辈记得真清楚。”喻文州突然意味深长地说,他一脸盈盈笑意,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修看着觉得脊背有点冷。他下意识说:“因为广告商有来找过沐橙,不过被老板娘拒绝了。”

 

    喻文州会意地笑了笑,奖励一般又喂了他一块巧克力,叶修习惯性地嚼嚼嚼……

 

    “嘴唇上面沾了一点。”喻文州突然说。

 

    叶修本来想伸出舌头舔干净,但是他看了看喻文州幽深的眸,犹豫了一下,便想拿手去试试真假。喻文州拦住他:“你还要敲键盘呢。”

 

    叶修一想也是,便四处看了一圈找纸。喻文州眼含笑意地认真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他凑上来,细细舔了一遍叶修的唇。甜意弥漫在唇齿之间,他眷恋地流连了一会儿,分开之后,还意犹未尽地说:“看,变干净了吧。”

 

    叶修:“……”整个人都木了。

 

    喻文州的吻和他这个人一样,温柔又霸道,充满了宠溺和珍惜的意味,因而也就显得格外真挚,少有人能下定决心拒绝,更何况叶修本就对他有好感。

 

    但这也不代表喻文州就能对他想亲就亲啊!

 

    而且他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借着周泽楷亲手做的巧克力对他行调戏之实……

 

    叶修看着笑得又好看又温润、犹如翩翩君子的喻文州,面无表情。喻文州镇定道:“小周还在等你回复呢。”

 

    叶修忙去看,原来周泽楷久等不到回答,问他是不是有事要忙。

 

    “在呢,我没什么事。”叶修补充,“除了有个捣乱的。”

 

    “捣乱的?”

 

    “嗯,一个应该好好教育的熊孩子。”叶修恶狠狠敲下这几个字,还看了看身边那张笑盈盈的脸。

 

    喻文州神色不变,笑得更加好看了。

 

 

    接下来几天,声称“要自助旅游”还特别邀请叶修作地陪的蓝雨队长实际上就没出过上林苑一步,吃喝全随兴欣众,还顺便帮自家公会与兴欣合作抢BOSS,网游里一片鬼哭狼嚎,即便是张新杰和肖时钦出马,也阻止不了他们的大获全胜。

 

    短短三天,对于其他公会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场!

 

    苏沐橙有私底下问叶修:“这段时间蓝雨一直没怎么进入状态,好不容易有时间修整了,他这个队长应该首先想着怎么恢复队内竞技状态吧?居然来找你?叶修你知道他到底来干吗的吗?”

 

    “旅游散心啊。”叶修活学活用他的借口。

 

    “……”

 

    “难道他不是这么说的吗?”

 

    “……”

 

    “沐橙,你怎么能用这种眼神看我?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苏沐橙换了话题,“王队这几天好像没再打电话了呢。”

 

    叶修回忆:“他从圣诞节那天就没电话联系我了,QQ上打招呼也很少。”

 

    “……不会是得到了就厌倦了吧?!”苏沐橙有些惊恐。

 

    叶修无语:“你这几天看的什么电视剧?”

 

    苏沐橙想了想,认真地反驳:“最近看的没这种情节啦,但是我真的觉得有点奇怪哎。你说你们现在虽然没在一起,但是也算是热恋期了吧?他怎么突然就冷淡下来了?”

 

    叶修继续无语:“这很正常吧,毕竟他也是一队之长,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他说过冬休期要回家,肯定是要好好陪父母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迟疑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王杰希的邀请……难道是被他拒绝所以生气了?王杰希哪有这么小气!而且他当时一点异样都没有!

 

    “呵呵。”苏沐橙表示不信,环顾四周看见了包子,便朝他招招手。

 

    包子正在听魏琛讲述他过去的光辉事迹,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魏琛口渴了想找水,包子就看见队花和老大要求助于他。

 

    “包子,你不是很擅长星座吗?”苏沐橙赶紧问,以免被包子从一开始就带偏了话题,好几次她就是这么被包子搞得很无语的。

 

    包子拍拍胸脯:“天下第一星座达人正是小弟!”

 

    “那你科普下巨蟹男的恋爱表现呗?”苏沐橙笑眯眯看了一眼叶修,王杰希正是巨蟹座。

 

    “唉,我昨天正好看到!”包子兴奋地用右手锤了一下左手心,像老师教导学生那样语重心长地说,“根据我的整理发现,巨蟹座是最让人痛苦的星座了,尤其是巨蟹男!”

 

    苏沐橙顿时发现了新大陆:“不都说巨蟹座最体贴居家吗?”

 

    包子痛心疾首地严肃说:“苏沐橙同志你是在质疑一个权威吗!”

 

    苏沐橙连忙说:“没有没有,包子,我就发表一下我的意见。”

 

    包子满意了:“老大苏姐,要来看看我的整理吗?”他说着期待地看向电脑。

 

    两人:“……”你还真的特地整理了一个文件吗?

 

    叶修无可无不可,苏沐橙拉着他过去看。包子不愧是“天下第一星座达人”,居然专门用了一个文件夹,里面一共有12个文件,命名全都是“xx座分析”,而且还分男女……看着脱线的包子如此难得地表现出了他的条理分明,两人都非常有一种错乱感。

 

    “叶修你看!”苏沐橙指着某处读了出来,“巨蟹座的性格属于阴晴不定类型,……而且他/她们极度闷骚,喜欢让对方猜测他们的心思,很会利用温柔来与你谈话,谈的你把你的全部都讲完,而巨蟹自己就有所保留。什么都要人猜。说话喜欢话里有话,从不直接说明……”

 

    “难怪魔术师的心思这么不好猜呢。”苏沐橙转头,看着叶修的表情,意味深长地开着玩笑。

 

    叶修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值得安慰的是,王杰希好像是对外人闷,对他骚,而且对自己信息有所保留的是他自己……我该庆幸吗?叶修不确定地想。

 

 

    尽管如此,叶修对王杰希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他们之间一直就非常坦诚。

 

    叶修最无力的还是喻文州。

 

    苏沐橙问他喻文州为何要来,叶修推说旅游,但他心里却是如明镜一样的。上次的见面他还没忘记,虽然那时他由于心思混乱忽略了很多细节,可事后仔细回想,他也察觉到了自己无意中的伤人。

 

    喻文州从来都是心细如发的人,哪怕只是小小的躲避,他又如何看不出来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暗疾呢?

 

    即便如此,喻文州也还是不甘丢弃那微小的一点希望……

 

    但是,太迟了。

 

    他已经决定了要和王杰希在一起。那么其他人,都不会在他的计划之中了。

 

 

    “文州啊,你到底是来干吗的?”

 

    这天叶修坐在床边,仿佛不经意地发问。

 

    喻文州斜倚着电脑桌,看着他笑盈盈地说:“我来送圣诞节礼物啊。”他说的十分平淡,反而显出一种十足的真挚,将任何怀疑都衬得很可笑。

 

    “扯,继续扯,看我会不会相信。”

 

    叶修翻白眼,轻而易举忽略他真诚的语气。

 

    喻文州妥协了:“好吧,我只是无聊来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

 

    “H市确实没什么好看的。”喻文州看着他,柔声说,“除了你。”

 

    ——让我一直看着你……我想看着你。

 

    不知怎么的,饱含痛苦深情的喃喃突然浮现在脑海,叶修一个激灵,淡淡说:“夸张了啊,联盟女神就在我们兴欣,文州,哥知道你仰慕我,但也别把我抬得这么高啊。”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顿了一下又说,“我受不起。”

 

    我受不起。

 

    轻轻巧巧四个字,仿佛一瞬间冲垮十里长堤的咆哮洪水,他冷静的眼眸里,就多了一点足以令喻文州怔愣的情绪。

 

    喻文州喜欢叶修这个人,毋庸置疑,但若一定要说最吸引他的是什么,他可以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眼睛。

 

    叶修这一双眼,平时乍一看去,平淡无奇,和任何普通人都没什么两样,既不会太过平凡,也不会太过耀眼。如果只是如此,当然不会有任何出众的地方。

 

    但喻文州可悲就可悲在,他看到过这双眼不同寻常的时候。

 

    他永远也忘不了海边那一夜叶修的眼神,那么慵懒迷离,人间灯火与漫天星光映在他眼底,都无法与本身漂亮的底色媲美,他甚至可以在其中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倒影。但喻文州分明知晓,叶修并没有看他,或者说他并没有在看特定的某个人,那个时候,随便谁,都可能见识到他难得一见没有防备的柔软。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对这个如日中天的叶秋大神真正上了心。

 

    尽管他再怎么告诉自己,叶秋不是他该靠近、该动心的人,之后的一切,也已经在他的生命里脱轨。感情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正如理智也无法掩埋所有。

 

    而现在,他再一次感觉到他在为叶修的眼神心悸。

 

    冷得心悸。

 

 

    “叶修,别这么说。”喻文州慢慢站直,定定看着他苦笑。

 

    此刻他和叶修就隔着一米多的距离,彼此的表情在炽白的灯光下无可遁形,而叶修毫无避讳。他恍惚想起不知从哪看过的一篇科学报道,据说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是1.2米,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就是如此?这看起来如此短的距离,竟然有那么多人穷其一生都跨不过去。

 

    叶修叹了口气,拍拍旁边的床位,一副要和他促膝谈心的模样。

 

    喻文州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他仔细打量了一遍叶修,强迫自己笑起来:“气色好很多了,那天在公园真是把我和少天都吓到了呢。”

 

    他说的是实话,跟那天脸色惨白声音无力的样子相比,叶修现在看起来明显精神了许多——虽然他还是那副懒懒散散坐没坐相的作派。

 

    就连唇边的笑意都柔和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棱角圆润的坚玉,锋芒内藏,暗暗峥嵘。

 

    他变得更美好了。

 

    却不是因为他喻文州。

 

    “看来你的病痊愈了。”

 

    喻文州唇抖了一下,半晌又说了一句。

 

    “嗯,”叶修迎上他的视线,“彻底痊愈了。”

 


---------------------------


#你们最爱叶修的哪个部位?#

喻:眼睛

王:嘴唇


谁闷骚,不言而喻。



评论(12)
热度(127)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