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意难平 07

07 利用


“怎么了?有人找你吗?”

王杰希佯装随意地问了一句。

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对自己情绪的把控非常有自信,同样不会轻视王杰希的敏锐,因此两人都知道,这不过是舒缓气氛的安慰。

“被我打发了。”叶修说,“大眼,帮我把那个汤勺拿过来。”

他的语气平静如古井,王杰希很给面子地配合了他。只是两人手指不小心接触的时候,王杰希感觉到叶修的皮肤冰凉,却又有微弱的热度生发出来。

像沃着一团幽火的冰雪。

融化将尽。


“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叶修突然说,嚼着碗里的东西。他的语气十分随意,似乎只是出于无聊,随便开启了个话题。

王杰希有点好笑:“我还以为你一直不会问。”

“在我带我的室友见过了家人之后,我对室友一无所知,”叶修说,“你觉得这个亏,哥会吃吗?”

王杰希表示理解:“我在本市开了个制药公司,叫微草,不过你大概没听说过,毕竟不是叶家那种大企业。”

听起来不像是家族企业,叶修心想,可王杰希说过,云庭那个别墅,是他家人在出国前留给他的。这短短一句话,就有个前后矛盾的漏洞。该说出来吗?他无所谓地评估,似乎没什么兴趣。

“你好像没什么野心。”叶修评价道。

被这样评价的人只是平静地夹了一筷子菜:“除了钱,人总该有其他追求。”

叶修为他鼓掌:“王老板大气。”

“那你呢?”王杰希不为他的称赞所动,反而反问道。

“我?”

“你为什么会留在R大当教授?以你的专业,留校并不是最好的出路,毕竟这跟学术性太不沾边。”王杰希说,“我看过学校专栏,你和韩文清,是那一届导演系最出色的学生,你甚至比他更出色,未毕业前就有数家工作室和公司向你递出橄榄枝——毕竟R大的艺术学院一向以精而不多闻名,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你留下了。”

“大概是我也和你一样,没有野心吧。”叶修回答。

他坦然对上王杰希的视线,眼里月白风清一目了然,却又有某种幽邃的情绪难以看透,一直被层层云雾掩埋。

“知道吗?我一直很想看清楚——”

他们面对面坐着,这桌子不算太小,可也不算太大,至少一只手臂便可触碰到对方。王杰希深深地看着他,情不自禁伸出一只手,低沉的声音在整个空间浮浮沉沉,那清冷的声线却似一束穿透力强烈的追光,借着微妙的气氛,深刻地钻入叶修耳朵。

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他的动作,似乎都已为叶修蛊惑,也在蛊惑着叶修。

叶修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在他脸上停留,最后如一只蝴蝶,停留在睫毛扇动的眼角。

柔软的睫毛划过坚润的手部皮肤,留下细微的触感,微痒,还有点温热。

有点像无数个落在这里的吻,比这还热情疯狂。

“……你到底在想什么。”

这一刻王杰希的语气是轻柔的,似问非问,叶修也没有开口的意愿。因为他们都清楚,王杰希并不是在要求一个确定的回答,叶修也无法给出答案。叶修眼眸微垂,王杰希的手指修长而温热,轻抚过他翕动的长睫,一根一根地——这是一个缠绵的讯号,一缕使人沉沦的春风,是只属于情人间的爱抚温存。

但他的情人……

远在千里之外。


点击


叶修全身僵硬,冷冷地注视着王杰希。

那只手——

他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狠狠拍开王杰希,拒绝这别样意味的抚慰。不一样,这不一样,这不是简单的调情或者上床,王杰希过界了——

那只手,不是在他身体上留下过深刻记忆的手。


如果说王杰希的温存让他放松安心,可以舒缓下每一根神经,那么周泽楷只会让他在沸腾的顶点神魂颠倒,认清事实:叶修的每一寸骨血,每一分欲望,都处于这个年轻后辈的掌控之中。但他心甘情愿。属于和被属于是一种双向需求,他们的关系太过危险又脆弱,像阴影里努力向阳生长的花,只有彻底炽热的感情才能温暖它,不至于过早枯萎。

而他早已习惯了周泽楷的一腔热火。


叶修的手已经抬了起来,肩膀微动,他想推开王杰希,却被一句话阻止。

“你后悔了吗?”

王杰希语气淡然,在逾越的那瞬间收回手,若无其事道:“如果我没猜错,刚才那个电话,是他打来的——所以你后悔了?”

叶修语气冷了下来。

这是他们本已默认不提的事情。

“这和你无关。在王先生搞清楚我在想什么之前,希望你先清楚一件事情——我已经拒绝你了。”

“我很清楚。”

“那你最好换个话题,否则我不保证今天过后,我们还是朋友。”叶修面无表情,干脆道。

“然后呢?”王杰希的凝视平和,专注,没有一丝侵略性,如无声浸润的风雨,“你的世界会继续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谁也打扰不了你,痛苦,快乐,伤心,后悔,你会一个人反复品尝回味,逼着自己忘掉,脱离泥沼,不知道要花多久;或者……像从前无数次一样,忍受不愿意忍受的,去挽回,维持一段让你痛不欲生、无法甘心的感情?”

“所以你是在主动劝说我,利用你忘记前一段感情吗?”叶修直白又敏锐地指出,似乎不以为然,但后背脊骨却一点点地开始绷直。

王杰希为他盛了碗汤,清淡的雾气盘旋在他们之间:“为什么不?你不是已经做过一次了吗?那晚在酒吧,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也打算拒绝我,却还是要和我上床,因为那天你们刚刚分手,而你太伤心,我几乎是主动送上门来让你发泄。你不准我开灯,是你把我当做了他,但是最后我开灯的时候你却没有拒绝,因为你终于明白,我代替不了他。

“那一周你切断了所有和我的联系,”王杰希娓娓分析,语气并不咄咄逼人,只是客观陈述,“是愧疚吗?你也会愧疚?”他的反问甚至不带任何讽刺,而是单纯地询问。

他的态度太过平静,因此叶修也只是平静地回答:“不是,当时我是真的不打算再联系你。”

“所以你能够接受这种办法。利用我,这对于你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坏处,你甚至都不用担心我——因为你根本就不爱我。”

哪怕说出了这么残忍的结论,王杰希的表情依旧平和而从容,仿佛接受叶修根本就不爱他这个事实,一点都不难过。

叶修几乎要佩服他了:王杰希真是够狠,对自己尤其狠。

可他是个做生意的商人不是吗?没有哪个商人,会接受一笔可能血本无亏、倾家荡产的交易。

“但这样于你,又有什么好处?如你所说,我完全可以随时随地潇洒抽身,而你却会花费许多不必要的代价,谁也不敢保证你是不是白费力气,最后我是不是——”他一字一字,“依旧没有爱上你。”

“这就是我的事了,与你无关。”

王杰希依旧淡淡,眼眸里的意味不动声色,“至少你稳赚不赔。怎么样,感兴趣吗?”

叶修有一刻的愣怔。

他本来一直都不相信王杰希对他有多喜欢,也一直觉得王杰希有所图谋——尽管他其实真的没什么好图谋的,但刚才,王杰希说这是他自己的事,说这与叶修无关时,叶修居然真的相信王杰希是发自内心地愿意做这笔完全没有任何利益可图的买卖,愿意让叶修利用他。

而王杰希是个冷静沉稳、成熟强大的成年人。

他到底图的什么?

这个问题,叶修此刻也很想用来问问王杰希。

“你真的不怕……”

他还没说完,就被王杰希截断,“你尽管来,我什么都不怕,还是说——”他挑挑眉,一直刻意压抑的柔和眉峰突然变得锋利起来,目光幽深无比,“怕抵挡不住诱惑的那个人,是你?”

这是叶修听过的最坚定的挑衅。

他蓦地唇角一扬,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开始沸腾起来,那里已经沉寂了很久,他原本以为是时间与激情的退去消磨了这些东西,却不料,如今一个才认识没多久就对他挑衅的男人,居然能够重新唤醒。

“我接受。”叶修说,“不过老王,第一次发现你还挺自恋的。”

眉目一柔,瞬间的锋利伴随着叶修的话语消失殆尽。那个瞬露锋芒的男人又变得平和如水,淡淡笑着纠正他:“你叫我什么?”

“老……”接触到对方不赞同的目光,叶修转了转眼珠,刻意拖长尾音,“大——眼。”

王杰希有点郁闷地皱了皱眉,和那双笑眼对上,对方冲他眨眨眼,眸光熠熠,不复遮掩,是独属于叶修式的坦然。

算了,随他去吧。


tbc


连这个都要屏蔽!都还没写到全套呢……

评论(17)
热度(88)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