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第八赛季。嘉世外,深冬。

叶修一个人走在路上,纯洁的雪花纷纷扬扬从空中落下。手套坏了,手冻得僵硬,他不得已,只能搓着发红的脸,使劲揉。

呼吸离开心脏,流过血管,泻出唇角。

在冷风里袅袅化成无形。

经过一家商店时,他听到有歌声飘出来,淡淡的伤感。

于是忽然想起,圣诞快到了。

继而又想起,更冷了,如果手套没坏……

就这么突兀又自然而然地想起一个人来。这手套,还是王杰希送他的。


“去年圣诞腾空的烟花

刚好一场大雪也落下

摊开寂寞手掌

捧着冻得通红我滚烫的脸颊

想起一辈子那句话”


夏休期。

微草提前放假。

队员们全都走光了,王杰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队长,从来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他拖着不重的行李箱,回家去。途中经过什刹海,北京的夏天热得疯狂又喧嚣,几乎能榨干身体内的每一丝水分,和每一缕情绪。

花开得太放肆,反反复复已过眼千场。

却没有哪一次能比那天更好看。

他想得恍惚,不小心撞到了个戴着耳机的女孩。那耳机掉在王杰希手臂上,声音开得大了点。于是他听到了里面的歌声。


“转眼又是北京的炎夏

什刹海又开满了荷花

越过了旧砖墙

那排法国梧桐多繁茂的枝桠

听到一曲G大调巴哈”


他现在在哪?叶修想,可能在俱乐部复盘吧。圣诞快到了,那天貌似要做活动吧,不过老王那么小心眼,还是别忘了说声节日快乐。


他现在在干什么?王杰希想,可能是窝在网吧准备挑战赛吧。想要快点见到这家伙,大概只有祝他干掉嘉世了。


“四季风景在我的窗前悬挂

人海涨落在我的心里变化

流转的时光

褪色的过往

岁月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


原来居然都已经认识了这么久。喜欢了这么久。注视了这么久。

暗恋是未成熟的橘子,汁液丰满,情绪饱胀;满口酸涩,牙关麻痹,于是说都说不出来。只有将一腔悲喜融入默然的空气与晦暗的眼底。

等再见时,再彼此握手,说着恭喜。


谁料到退役竟然并不是结局,而是序曲。他们又一次站在世邀赛的赛场上,没有握手,相互加油鼓劲。


“四季风景在我的窗前悬挂

人海涨落在我的心里变化

当曲终人散场

我终于听懂G大调有多悲伤”


所幸并不是曲终人散。

叶修坐在观战区,看着主持人介绍中国队的魔道学者。

王杰希和队友擦肩而过,他是被赋予重任的守擂大将。

想着,

明晚的庆祝宴后,一定要告诉他,我爱你。


值得等待的绝不是散场,而是相守。


(突然文艺)

(其实是一个视频的脑洞,但是目前没时间剪)

评论(2)
热度(40)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