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意难平 05

明天不更,后天……大概也更不了了,所以今天补偿一发


05 勒索


本以为接下来勒索者会有一连串动作,没想到一切风平浪静——除了每天都会收到那么一两张不同的照片。叶修一开始是打算以不变应万变,借着和勒索者的交流推测对方身份,可对方居然如此沉得住气,只发照片,不提要求。

几天下来,叶修怀疑对方并不是勒索那么简单,反而很有一番深沉心思。

对方了解他,知道他并不会一时慌乱失去理智,于是也不说明来意,试探般地一天一天考验他的心态,让那根线始终被绷紧,就等着什么时候……叶修自乱阵脚。

无论是照片的时间跨度还是对方对他的了解,都能说明,这绝非偶然之举,而是准备已久,并且——目标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而不是如日中天的人气明星周泽楷。可既然都等了那么久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

叶修想到一个很可怕的猜测:对方是身边人,知道他要搬家的近况,于是猜测出他和周泽楷掰了。

是等不及了,觉得再不出手这些照片就没有价值?还是说,正因为分手了,所以觉得周泽楷不会再维护他,于是下手?

一想到有这样一个关系和他还不错的人,居然心怀叵测地暗暗监视了他这么久,叶修就觉得不寒而栗,恶心反胃。

他交际广泛,但并不是人人能交心。

和周泽楷的恋情,从始至终,知道的也不过寥寥几人。周泽楷那边非常小心,不然也不会成功瞒了这么多年,而叶修……谁会去特地花力气调查一个普通人的过往?

而且叶修的过往……是那么容易调查出来的吗?

只怕对方后台不简单。

叶修一下子觉得棘手起来了。

他打了个电话,只响了几声,对方就接起来了,语气有些疲倦,似乎没睡好觉:“叶神有事吗?”

“小江,我有件很严重的事情。”叶修严肃道。

“……”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在这个节骨眼上,这沉默来得不同寻常,莫名让叶修有一种预感,“我大概知道叶神要说什么。是照片吧?这几天,你也连续收到了匿名照片?”

叶修简洁回了个是,紧接着又问:“你知不知道还有哪些人?”

“我试探过其他关系好的朋友,喻编剧、韩导、黄少他们并没有,出国在外的也没有。这些照片,目前应该只有我和你见过。”

“小周知道吗?”

“他不知道。那个特训……我都求负责人好几遍了,就是不放行,我只能在外面急得团团转,都找不到人商量。要是对方再不说目的,我只能告诉公司了……到时候,你和小周的恋情一旦被公司得知,小周肯定会受到严重责罚,最关键的是,万一被多嘴的人泄露出去……小周逃不逃得过封杀还是两说,叶神你……”江波涛重重叹了口气,“R大的名誉都会受到牵连。没想到辛辛苦苦瞒了这么多年,还是纸里包不住火。”

叶修半晌无言。

就是这么多年躲躲藏藏的地下恋情才让他们渐渐疏远,但在叶修决定放手让双方有一个新的开始的时候,偏偏功亏一篑?

这是一个多么讽刺的黑色幽默啊。

“不过这也算正常。这几年小周风头太盛了,无论怎么努力低调,还是得罪了很多人,只是连累到叶神你了。”江波涛还不知道这次事件真正的针对的是叶修,而周泽楷才是那个受他连累的人,向他保证道,“我会联系各大媒体,让他们尽量别报道这件事。小周可是寰宇的台柱子,怎么说他们也要卖面子的。只是叶神你这几天也要小心点,万一对方还有什么龌龊手段呢……”

“我你就别操心了。我有办法。”叶修淡淡道,“另外……我和小周……结束了。”

“……”江波涛以为自己听错了,“叶神你说什么?”

“我提出了分手,在你上次给我打电话前。”

“可……可小周在特训啊!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叶神,你们有什么矛盾,等他回来再当面解决吧……”江波涛还在震惊中,就连劝阻都是下意识。

“他的态度我已经无所谓了。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来摆平,就当做是……”叶修顿了顿,闭了闭眼才道,“谢谢小周和你这些年的照顾吧。”

“叶、叶神?叶神!……”

江波涛不可置信,怔怔站在那里半晌,才终于彻底回过神,意识到叶修是真的这么决定了。叶修说话做事有多干脆利索,他可是亲身感受过的。当叶修说结束了,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结束了,他说自己来摆平,那就绝对不需要任何人来插手。

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其实他们就这么结束了……长远来看,是有好处的。

只是……该怎么告诉小周呢?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王杰希刚从书房走出来,就见那人指尖夹着烟,靠着栏杆,正吐出一圈淡淡的烟圈来。阳光很灿烂,而叶修的脸与手都太白了,是一种亚健康的苍白,被素色的纱帘掩着,竟然近乎于透明的幻影。

似乎轻轻一吹,便可消散。

他的手机随意地躺在玻璃桌面。

王杰希猜测可能是什么不好的消息,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多大事。”叶修轻描淡写。

他不愿意说,王杰希也不打算逼他,更不打算在此时提起禁烟一事——其实当时也是心情一好跟叶修开玩笑,叶修要真不乐意,哪怕在王杰希卧室抽……他想了想那画面,发现自己……好像也说不出什么重话。大概最后还是会让叶修得逞吧,王杰希有些无奈。

于是他转移话题:“苏沐秋那个摄影展什么时候?”

“他……”叶修这几天为照片的事烦恼,完全把挚友给忘了,现在一被提醒才想起来。他连个电话都不打,到时候见面苏沐秋那家伙肯定要絮絮叨叨很久,比黄少天还可怕,就有点退缩起来,忙心虚地道,“我不知道……先不说这个,我今晚有事出门,大概会很晚,你别准备我那份了。”


住进来那天,叶修还心有不甘,这么容易就上了王杰希的当,简直一世英名扫地。结果这几天过去,他反而觉得自己赚了,甚至就这么住下去也不错。

王杰希不仅恪守朋友界限,没有动手动脚,还有空就下厨亮一下手艺——可以说这是叶修目前最期待的事了,也不怎么在意他的作息习惯。其余时间,王杰希要是上班的话,叶修可以自由自在地想抽烟就抽烟,王杰希回了家,两人也是相安无事,各做各的,无聊的时候就随便谈会儿天打发时间。

默契十足。

这日子,过得比神仙还逍遥自在。

如果没有照片的事,简直完美。

今天晚上,王杰希看样子是要在家里吃饭的,不排除他亲自下厨的可能。所以叶修做了出门的打算之前会报备一声,想想会错过美食,心里还有点遗憾。


“晚点回来也行,我一个人吃饭没意思。”王杰希说。

“可能会在外面吃。”

“也睡在外面吗?”王杰希似乎只是随口问问,漫不经心地打开电视,找了个有趣的节目看起来,“需不需要我留门?”

叶修瞥了他一眼,仔细想想,语气不确定:“应该……我也不清楚?”

夜不归宿?什么地方才会那么晚……

王杰希心思飞转,表面上淡淡道:“知道了。”

叶修抽完了这根烟,看了看时间,有点早,估计想约的人还没下班。他回头盯着王杰希盯了许久,对方任他打量,没一点不自在。叶修开口:“有个事,请教一下商人先生。”

“……你给我的外号越来越多了。”对方饶有兴趣地抬起头,对于被叶修请教显然很有成就感。

“怎么讨好一个跟你断绝关系的傲娇?”叶修语不惊人死不休。

王杰希定住了:“……你再说一遍?”

除了他叶修居然还想讨好其他人?!

叶修并不知道他无意中打翻了一缸醋,重复了一遍,还添了句,“尤其是这个人以前跟你难舍难分,现在把你当陌生人。”

还难舍难分?!

王杰希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那股怒气混杂着妒火已经快要把他整个人烧燃起来了,而叶修还无辜地望着他等待答案,就很想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狠狠摔上床从里到外蹂躏一遍,让他多走一步都没力气,更别提和情人重修旧好了。

他沉着声:“我需要亲自见一见这个人,才好给你支招。”

“这样不好吧……”叶修沉思,“他不太愿意被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你觉得我是那种乱嚼舌根的人?”王杰希对于这么明显的不信任感到很不满。

实际上他根本不敢保证真见到了不会把那个人怎么样。

“有道理。”叶修想了想王杰希的为人,放心了,嘟囔着拿起手机,“希望他没有把我拉黑吧……咦?居然拨通了?啧啧,傲娇就是傲娇啊,嘴上说的那么硬,还不是身体很诚实……”

还身体很诚实?!

王杰希面无表情,死死盯着叶修耳朵边的手机,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夺过手机摔个粉碎。

“喂,秋啊,哥找你说个事儿……”

“秋”这个亲密的称呼一出口,王杰希已经完全忘记了手机,只想穿过电流,把对面那个人满清十大酷刑一一上个遍。

叶修打完了电话正想告诉王杰希准备五点出门,就看到王杰希直勾勾注视着自己,气势全开,眼神可怕,似乎下一秒就会把他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不由心里毛毛的,搓了搓手臂想,我没得罪你吧……


因此当叶秋的司机来接多年不归家的大少爷时,正想喜极而泣,就被面无表情的王杰希吓得一哆嗦,战战兢兢道:“大、大少爷,这位是……?”

“我朋友,王先生。李伯,我弟呢?”叶修一边介绍,一边偷偷给了王杰希一肘子,低声警告他,“抽风该结束了啊王大眼。”

王杰希总算是脸色好看了一点,其实心里更是不爽:这情人不仅知道叶修有个弟弟还认识他?

司机说:“二少在俱乐部等着呢。”

一路上,叶修开始给王杰希介绍人设:“他这个人吧,就是口嫌体正直,明明每次看到我恨不得黏上来,结果口上还说下次见就是陌路人,上次生了好大的气,我都当真了,以为被他拉黑,还不是没删掉我手机号码……他什么都不缺,爱好广泛,不过喜欢的都买得起……喜欢健身,身材也不错,不需要保健品……”拉拉杂杂总结一大堆,前面李伯听了努力憋笑,叶修最后一摆手,茫然地望着王杰希,“你说我该说哪些话比较让他满意,或者送点礼物?”

王杰希觉得自己很有成佛的潜质。

最后李伯叹口气,忍俊不禁道:“大少爷,我觉得你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就很满足了。”

叶修恍然大悟:“对啊,毕竟他从小到大最喜欢——王杰希你实话说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到了那家高级俱乐部,叶修说明了自己的名字,就有人为他们引路。一打开门,一个人就面向着他们,抬起头,露出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来。就凭着这脸,没有人会怀疑他们是双胞胎兄弟。

叶修冲他讨好地笑笑,叶秋脸色一黑,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反而偏头朝王杰希打招呼:“这位就是那天在医院照顾了我哥哥一晚上的王先生吧?”

王杰希十分平静、一点不惊讶地和叶秋握了手,顺便介绍自己,只是在叶秋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脸色古怪了一瞬,然后彻底阴转晴。

“我哥给王先生添麻烦了。”

“举手之劳。”王杰希说。

叶秋仿佛没看到叶修似的,一直跟王杰希愉快地聊着天。还是王杰希看着叶修那副无辜委屈的样子有点不忍心,咳了咳道:“叶先生,叶修他……”

叶秋其实看到他哥哥朝他笑第一眼,就心软了,无奈上次见面吵得实在太厉害,就有些拉不下脸来,这下子王杰希主动递梯子,他也就顺杆下来:“怎么了,是我哥又有什么劳烦王先生吗?”

“叶秋我还是不是你亲哥了。”叶修闻言不满。

“住院了都不通知弟弟一声的亲哥?”叶秋哼了一声,“要不是我找苏沐橙了解你的近况,到现在全家都被瞒在鼓里。”

“……爸妈也知道了?”叶修试探道。

叶秋黑着脸:“你觉得呢?”他敢说吗?!叶修虽说是哥哥,实际上和叶秋也就一前一后相差不到一分钟出来,从小就比叶秋聪明伶俐嘴还甜,是镇家之宝,军区大院的孩子王。谈恋爱找了个硬邦邦的男人就罢了,这要让爸妈知道叶修居然连住院都是陌生人照顾,男朋友不知道跑哪去了……

别说爸妈了,叶秋自己都恶向胆边生,恨不得亲自去找人算账,让那小子知道叶家人不是吃素的。

碍于王杰希在这,叶秋再火也只能憋肚子里,只是眼神恶狠狠的,叶修忙安抚他:“不算严重,你别去欺负人家啊,分都分了,别让人觉得我们家太小气。”实际上叶修觉得人家挺无辜的,周泽楷一向就很紧张他的身体,知道他有胃病,无论是饮食还是生活习惯都十分注意,是叶修自己没放在心上。

他记得有一年,周泽楷在本市拍电影,剧组要求工作人员不能回家住。那天晚上他打游戏忘了时间,回过神错过了晚饭,空调又开太低,结果凌晨突然胃病又发了,疼得迷迷糊糊时,周泽楷突然给他打电话。

他急着翻药,懒得去接。

于是电话停了又响,叶修没找到药,听着铃声又很烦躁,火气一上来,没看来电人,接电话的语气就很不好:“谁啊大半夜的,知不知道你很烦?”

“……前辈。”周泽楷小声唤他。

“小周?”叶修一听这称呼就尴尬地软了语气,看了看时间,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那股钻心的痛又上来了,叶修疼得脸煞白,尖锐地抽了口气。

“叶修?!”周泽楷有点慌。

“没、没事……”叶修咬着牙努力咽下到嘴边的呻吟。他知道周泽楷这段时间拍戏都很辛苦,却从来不跟他抱怨,问了小江才知道周泽楷三天睡眠不到七个小时,大夏天还要顶着烈焰穿四层厚的古装,甚至有时候要特地等到晚上拍水下戏,还必须得是狂风暴雨。

那可是他的小周啊。

叶修只要一想到那是他都舍不得受一丝委屈的小男朋友,就心如刀绞,十二指肠都能打成结,一抽一抽的疼。有的时候叶修甚至想,如果当初没有离家出走该多好,就可以把叶秋取而代之,做个财大气粗的总裁,然后把小周包养起来,让他不用吃一点苦头。

叶秋气得掐着他脖子说他没良心,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包养你男朋友让他离开你!

“胃疼了?”周泽楷听他这哼哼,一下子着急起来。

“不怎、怎么严重,我吃点药就好了。”叶修使劲捂着肚子,越捂越痛,只好拿开,结果一拿开,胃又开始痉挛起来,他只能弓着背蜷缩成虾米,断断续续安抚周泽楷。

周泽楷沉默了一秒钟,轻声道:“等我一下。”

事后江波涛回忆幸好那时凌晨三点多,红绿灯都停了,不然周泽楷重考三次驾照都不够。他就那样横冲直撞飙车般地冲到楼下,将叶修抱进车里的时候,叶修疼得晕晕乎乎神志不清,觉得嘴边有什么东西又柔软又温暖,以为在梦里,于是没轻没重地一口咬下去。

周泽楷整个人狠狠一颤。

右手臂本来就青了一大片,那是下午拍武打戏摔的,还没时间擦药揉揉,这下子又多了个深深的牙印,还渗出血来。

但他将袖子拉下去遮住,一边开车一边嘴里安慰叶修:“不疼,不疼,不疼啊……”像对待极尽宠爱轻拿轻放的小宝贝。

念了许多遍,叶修靠嘲笑他来转移注意力:“小周别说,你念起经还挺好听的。准备什么……嘶……什么时候,出家当和尚去啊?”

周泽楷很想拿脸拿手去贴着他,抚摸他,但是怕出事故,只能冲他笑。叶修曾经说我家小周的笑有一种魔力,难过的时候看一眼,就会高兴得把烦恼统统忘光。

他一字一字很温柔:“等我把你这尊大佛先供起来,就天天去跪拜。”

“拜什么?”叶修觉得肚子像被人活生生剖开一样,差点没忍下那一声,于是努力开玩笑。

“拜下辈子还在一起。”

这句话能一直铭刻到叶修骨头里。


tbc


看到有几个读者对于意难平这个题目比较好奇,其实意难平吧……我个人觉得比较广泛,并不是特定的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谁生活中没有一点求而不得的遗憾呢,文中目前出现的人物,也多多少少都有点意难平吧,只不过有些还没写出来,比如苏沐秋。

其实这个故事的灵感是来自于朱茵周星驰黄贯中三个人的爱情故事吧。想写一写风雨同舟的地下初恋和光明正大的迟来相爱,究竟如何取舍。

但是他们三人的结局并不代表就是意难平的结局。

换句话说不一定王叶he,也不一定周叶be……我还没想好,顺其自然吧。


评论(24)
热度(126)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