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意难平 03

03 警告


点击


结束后,他们靠着床头柜,躺在一起。叶修要了根烟抽。王杰希赤裸着下床,打开窗子散出屋里的腥膻味道。

烟雾缓缓升起,叶修有些疲倦。王杰希重新躺上床,还在玩弄着他胸前没有软下去的红粒,轻揉重扯,叶修啪地一下子打开,瞥了他一眼:“王大眼你无不无聊?我又不是女的。”

“我知道。”王杰希淡定说,“要不要睡会儿?”

“我都睡了你一晚上了。”叶修大言不惭,看了看外面天色,“天亮了。”

王杰希没有说话,他们心知肚明。天亮了,叶修该溜走了。

“今后……还是朋友?”他问。

烟抽完了,叶修转过头,看着他,笑道:“朋友。”

“你觉得……”王杰希缓缓道,“我们都这样了,我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把你当朋友?”

叶修十分无情无义:“那是你的事。”

王杰希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去捂一条蛇,把蛇捂暖了,自己还被反咬一口。他告诫自己要冷静,沉着,反正人都上了,还没被吓跑,对没心没肺的人要多点耐心,何况……他还刚刚失恋。想到这里,他不争气地感觉到自己竟然还有点心疼,同时嘴唇上传来的微疼感提醒了他。

王杰希拉过叶修,在对方莫名其妙的眼神里,在他脖子上吮出个异常显然的吻痕。

“可以滚了。”王先生挥挥手,“什么时候搬家?”

叶修抱怨似的摸了摸那个吻痕,思考了一下:“这周周末吧。”

“需要我帮忙吗?”

“到时候再说。”

 

叶修一路拾起衣物,没想到昨晚他们这么慌慌张张的,房间里到处都是。他洗完了澡,站在玄关的时候,闻到一阵阵诱人的香气,接着看到王杰希端着豆浆荷包蛋走出来,双份的。男人姿态随意而闲适,穿着居家服,站在明亮的阳光里,对着他淡淡的笑。

这画面很温暖,那句“一起吃吧”似乎就在唇边。

他们短暂对视,谁也没开口。

叶修拉开门走了出去。

 

分给叶修的学生并不多,而且都大四第二学期了,手上的项目前段时间也拼命完成了,叶修这个教授闲极无聊,走在R大的银杏道上,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看着来电显示,有些意外。

“小江?”

半晌没听到声音,电流声断断续续,叶修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猜测对方肯定在信号不好的地方,毕竟江波涛是周泽楷的经纪人,拍戏的时候,旮旮旯旯都要跟着去。

终于声音清晰了起来。

“叶神?现在能听清我说话吗?”江波涛也是从R大毕业的,这么多年一直都跟着当年那一批学生这样称呼叶修。

“能。有事?”

“就是小周的事……”江波涛的声音有些失真,“他前几天出国去参加拍摄前的秘密特训了,经纪人只能在外面等结束。本来私人手机应该让我收拾的,但是没想到高层对这次特训非常看重,被上面收走了。所以我帮小周告诉你一声,这段时间要是有什么事就打给我吧,他结束了我立刻告诉他。”

叶修一下子怔住。

所以他发的那条信息……周泽楷根本没看到?

如果江波涛昨天就告诉他这件事,那么也许……也许叶修真的会犹豫,但也许……不会。可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

他和王杰希已经上床了。

他们不可能再回去。

叶修哑声道:“让他结束了记得看短信。”

“好。”江波涛答应,继而觉得有些不对,“叶神你声音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们的争吵和冷战,不知道叶修打算分手。也不必知道。

“没事。”叶修喃喃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电话挂上,叶修觉得有点脱力,想要赶快回教师宿舍好好睡上一觉。不料一推开门,就看到门内站着个认识的人。

居然是喻文州。

喻文州是他的学弟,两人多年交情,哪怕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成了著名编剧,分道扬镳,也不像叶修和周泽楷那样渐行渐远。不过喻文州也不会频繁找他,毕竟工作繁忙。所以一般他找上来,必定是很重要的大事。

喻文州皱着眉,神情有点凝重,但还是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温文。

“怎么来了?”叶修说。

喻文州见他终于回来,便扬起唇角,这个温润的笑容舒展到一半,突然凝滞了。

“这是什么?”他抿着嘴,眼里有一丝冷硬的光划过,喉咙一紧。

叶修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突然意识到:“呃……”

“昨晚你……”喻文州深呼一口气,“你忘了……你有男朋友吗?出轨?”

叶修漫不经心:“我跟他已经结束了了。”

喻文州惊愕:“怎么回事?!你们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了,再深的感情也被消磨殆尽。”叶修淡淡道,“如果谈恋爱已经变成了偷情,我和谁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等他?”

喻文州猛地瞳孔一缩。

“所以……你这次,是真的彻底结束了?”

“嗯。”

一个轻飘飘的单音字,让喻文州怔了好几秒钟。叶修看着他奇怪的反应,有些疑惑,正要拍拍对方的肩,却直直对上他的眼神,那里面深幽而汹涌,像有什么挣扎着要破土而出。但很快地,一切又平静下来。

“你说谁都可以。”

叶修摸不着头脑:“对啊。”

喻文州闭了闭眼:“本来我昨天看见你跟王杰希,还以为是看错了,以为是叶秋。没想到你真的跟他上床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为什么要知道他是谁?”叶修漫不经心。

喻文州认真地审视着他的态度:“这不重要?还是你根本不在乎?”

“有区别吗?”叶修对上他的打量。

喻文州沉默着,仔仔细细观察着他。叶修就这样坦荡自在地任他观察。许久许久,喻文州紧绷的嘴角松开,缓缓露出个笑容:“那我就放心了。”

“离他远一点。他另有目的。”喻文州叹息着告诫。

叶修想了想:“我身上应该没有他想要的。”至于一句喜欢……很难想象如王杰希那样矜持稳重的人,会因为求不得而纠缠不休。他敢笃定,只要他明确地拒绝了,王杰希就会放手。

怎么没有?

喻文州太了解叶修,也太清楚叶修本身的吸引力,而且,他毫不怀疑王杰希的手段。不过,叶修是个很讲分寸、又不太重视人际交往的人,他感情自然而慢热,性格又太淡漠。所以对于爱人与朋友,有时候区别分明到一种残忍的地步。

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喻文州始终走不到心里去。

光凭这点,喻文州就可以劝自己放轻松。周泽楷不过是那个例外,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例外。没有。

他有些苦涩又有些轻快地转移话题:“你是不是又没吃早饭?王杰希不是一向很体贴床伴吗,就算是露水情缘,也没这么无情的。”他轻描淡写地把这归于露水情缘,同时观察到叶修对此并没有异议。

叶修耸肩:“没什么食欲。”

“就当陪我吃点。”喻文州说,“这么早来找你,我还没吃呢。七食堂不是离这里很近吗,有没有粥?”

“堂堂喻大编剧蹭一个可怜教职工的饭,世风日下啊。”叶修啧啧感叹。


tbc

评论(36)
热度(133)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