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All叶】意难平 02

02 参观


叶修所说不错,R大是国内大学食堂排行榜前十,据说七个食堂各有特色,而今年翻新的五食堂最深得人心。不仅环境优雅,菜色也十分丰富。昏黄温暖的灯光,角落里雅致的书架上陈列着杂志小说和各种绿植,木制栏杆分隔开不同风格的沙发与桌椅,还有几个安静的吧台,两边是开放式店铺。

这气氛十分适合小情侣,要不是人很多,还有种烛光晚餐的错觉。

说也奇怪,两人相处完全不像是才刚刚认识没几天的普通朋友,反而越聊越投机,倒像是多年没见的老友。就吃一顿饭的功夫,王杰希可以很自然地称呼叶修名字,叶修也能完全心无愧疚地叫他一声,王大眼。

“……你叫我什么?”王杰希冷冷道。

“王大眼啊。”叶修抬起头,嘴里塞着丸子,脸颊鼓鼓的,一只手端着关东煮,一只手还叉起第二颗丸子,伸到王杰希面前,“尝尝?”

看在叶修亲手投喂的份上,王杰希暂时不跟他计较称呼问题。但这东西……王杰希犹豫了一下,看着叶修期待的小眼神,还是张开了嘴。

“味道怎么样?”叶修自豪,“五食堂的关东煮可是一绝,我发誓全市你找不出一家比它味道更地道的。”

“还不错。”王杰希很给他面子地夸了一句。其实他从没吃过关东煮,根本无从比较,不过叶修表情那么满足,那就肯定不会太让人失望。但是……“你每天晚上就吃这些零食?”

“也不全是吧,以前我喜欢吃面,后来……”叶修说到这里怔住了。那确实是非常以前的事情了,后来他知道周泽楷不喜欢面食,虽然对方不会说,但叶修和他吃晚饭的时候就会尽量避免。再后来,周泽楷为了赶通告和保持身材,晚上往往拿水果零食凑合,还经常住在剧组。当时他们是同居,可基本上没怎么开过火,叶修一个人也没多少胃口,也就简简单单对付过去了。

周泽楷刚出道那段日子,是两人最忙最聚少离多的时候,但那时正是热恋期,就算基本没怎么见面,生活一塌糊涂,但只要有空就会通视频发短息,了解彼此近况,说些抱怨和想念的私语。叶修的手机也是在那个时候才买的,而向来不善言辞的周泽楷,有时候也会在相对无言时突然冒出一两句令人惊喜的情话来。

现在回忆起来,竟然觉得甜蜜非常,却又在心底泛起丝丝缕缕的苦涩来。

原来他们曾为对方,这样心甘情愿地改变。

 

叉子上的丸子许久未动,叶修回过神,吃到嘴里,才发现已经冰冷了。他突然全无胃口,心脏轻微抽搐,抬头望向对面。

他话说到半截,沉默得很突兀。王杰希却没有好奇询问,也没打断他的缅怀,只是静静注视着他,等待叶修从回忆里醒来。王杰希实在是个知情识趣的聪明人,叶修突然觉得其实他还挺幸运的,恰好在这种时候能找个人陪陪。

总好过失恋就天天宅在家,碰运气般地等着什么时候忘记对方吧。

“你这样吃,太不健康了,难怪胃病那么严重。如果下次病发,我又不在你旁边,你怎么办?”王杰希若无其事地接下去,有点严肃又担心地说。

“又不是每次都那么巧,我旁边正好没人。”叶修不以为然。

“一个三更半夜独自在外游荡的人,在我这里没有任何信誉度。”王杰希说得不容驳斥,可以说很是霸道了。

叶修:“……我要你的信誉度干吗?”被王杰希狠狠瞪了一眼,于是他立刻改口,揶揄,“好吧好吧,不知道王先生有什么养生秘法?”

“这几年我一直在国外生活,”王杰希说,“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动手做饭,照着家人的营养食谱来的。”

叶修表情空白:“营养食谱?”

王杰希不以为意地点头。

“我怎么感觉你才是大少爷……”叶修翻了个白眼,轻声嘟哝,他从小到大都不知道什么叫营养食谱,家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而且胃病这个光荣传统,还是从他爹那代就传下来的。一个随时待命动辄任务的军人,你能指望他按时吃饭到点睡觉?

不过叶修并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真相了。

王杰希奇怪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叶修立刻装作没事人:“没说什么啊。”

“总之,就算是为了不麻烦身边人,你也需要好好重视一下自己的身体了。”王杰希总结,“要是下次我又在医院看到你疼得满床打滚……”他顿了顿,咽下原本要说的话,一本正经道,“我就好好嘲笑你一顿,拍成照片发到你们学院论坛,让叶教授名誉尽毁。”

“……”叶修真诚地问,“王大眼,你今年真的有五岁吗?”

王杰希睁着眼说瞎话:“不好意思,我三岁。”

叶修:“……”

靠。

恶人遇上恶人,完败。

“下次我请你吃晚饭。”王杰希补刀,“让三岁小孩教教大人,什么才是健康饮食。”

 

吃饭的当口叶修碰上了同事,叫楚云秀,是个身材高挑的大美女,和叶修的朋友苏沐橙是闺蜜,因此两人关系也还不错。

“沐橙呢?怎么没来吃饭?”

“她还在赶项目,叫我给她带饭。你今天怎么来五食堂了?不是说除非五食堂搬到六教,否则再也不来这了吗?”楚云秀说着,注意到王杰希,“这位是……”

“朋友,就是那个帮我垫付了住院费的好心人。我带他见识见识我们R大最好吃的食堂。”叶修说。

楚云秀恍然大悟:“懒死你吧,就那几步路还舍不得走。对了,我怎么听冯校长说你想住回教师宿舍?”

“怎么,有问题吗?”

“你不是一直跟朋友住外面吗?怎么突然打算回来?”

“这个啊,我跟朋友闹掰了。”叶修说的轻描淡写,却让楚云秀睁大眼睛,似乎不可置信。

“他怎么得罪你了?居然把你气成这样?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了,从来没见你跟谁红过脸。”楚云秀下定论,“看来,这是个很重要的人,否则你不会生这么大气。不过你们好歹这么多年朋友,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算吵架,也不至于就彻底绝交吧。”

“做不了朋友了。”叶修淡淡道。

王杰希从始至终都在旁边沉默地听着,不打算插嘴。

楚云秀看他这样子,听他这语气,就明白他是下了决心,无可挽回了,虽然有点惋惜,但还是转了话题:“可宿舍现在没空的了。今年学校特地多招了几个特长老师,艺术学院的最多。你也知道,我们R大艺术系比较薄弱,老冯这几年一直在愁这个。”

叶修皱皱眉:“一间空的都没了?”

楚云秀想了想道:“你要实在无处可去,我和沐橙挤挤,她那间房让给你?”

“不用,我另外找房子租。”叶修利落拒绝,“哥人脉这么广,租个房子还不简单?”

楚云秀松了口气:“也是,沐橙还担心你露宿街头呢,赶项目都心不在焉的,我得快点告诉她,让她赶紧放心。走了啊。”

楚云秀一走,王杰希便若无其事问:“沐橙?听起来是你女朋友啊。”

叶修似乎听到了一个很惊悚的笑话,神色古怪道:“她是我好朋友的妹妹,朋友出国留学去了,就把沐橙交给我照顾。他要是听到你刚才那句话……肯定要先跟我打一架,告我诱拐他天真纯洁的好妹妹。”

王杰希忍俊不禁,正色道:“其实我倒是有一套空置的房子,在花浦路那边,离学校挺近的。是出国前家里人留下的,一直没卖。”

“你这次回国不住吗?”叶修明白他的意思,有些犹豫。

“我住隔壁。”王杰希无所谓道。

叶修直勾勾盯了他半晌,然后吐出四个字,笑出声来:“隔壁老王……”

王杰希:“……”

“别逼我动手。”他慢条斯理整理了一下袖口,作势欲挽。

叶修看了看他的身材,劲瘦坚实,明显很有料,再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宅男体质,立马认怂:“别冲动,我是在开玩笑。”

“我也是。”王杰希笑得优雅有礼。 

 

吃饭完,两人溜达着消食,便走到了后校门。R大后校门是这片区有名的酒吧街,叶修答应了带王杰希来看看,似乎是真的打算就只看看。

王杰希很是有些无语:“我们是来看酒吧门的吗?”

“难道你要我进去吗!我酒量不行,一杯倒。”叶修理直气壮撕毁承诺。

“你到底去没去过酒吧?”王杰希说,“里面也有饮料!”

“真的?”叶修看上去有点动摇。

王杰希哭笑不得,不知道该不该生气,但看着他那半信半疑眼巴巴的眼神,又觉得——一个二十多岁没去过酒吧的男人!怎么这么可爱!于是鄙视不下去,只能耐心劝他:“你也可以只喝白开水。”

“你说可以的。”叶修笃定。

“我说可以,就可以。”王杰希毫不犹豫。不愧是做惯了上位者的,这句话说出来,气势十足,似乎只要他说了,就是对的。

叶修鼓掌:“王总裁霸气。”虽然他并不知道王杰希究竟是不是总裁,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起苏沐橙看得那些偶像剧里霸气侧漏的总裁大人们。

“霸什么气,别磨磨蹭蹭。”王杰希一把压下他竖起的大拇指,牵着人进了酒吧,似乎并不觉得两个才认识没多久的男性朋友这么做显得太过亲密。

可叶修就有点难受了。

原本两人保持着普通朋友之间的安全距离,刚好不会擦上手臂。但王杰希牵着他,酒吧人又多,他只能紧紧贴着对方的身体。皮肤散发的热气一阵阵传来,几近交融。王杰希的存在感太强烈了,他感觉自己似乎周身都被对方的气息包围,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就像拥抱那样,有种难耐到难堪的错觉。

这不可避免地让他想起刚才观察到的对方的身材。

那实在是一种任何GAY都心动不已、抵抗不了的诱惑。

叶修猛地回顾神,在心底自嘲笑笑:怎么,刚分手就胡思乱想了吗?叶修啊叶修,难道你早就……不是那么在乎周泽楷了吗?还是说,其实你并没有那么爱他,所以随便一副好身材,都能让你心动?那这五年多的陪伴,又算什么?

但那深入骨髓的寒意和痛苦,却又如附骨之疽,难以消除。

“在想什么?”

一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震颤耳膜。

叶修打了个激灵,对上王杰希,有些不自在道:“没什么。”

“今天晚上,你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王杰希表示理解,“如果你愿意说说你的烦恼,我很乐意帮你开解开解。”

叶修苦笑了一声:“目前不需要。”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可以等。”

——无论何时你需要我,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这两句话似乎重合到了一起,叶修整个人都是一震。复杂的心绪翻涌上来,叶修明明知道眼前的王杰希并不是那个人,却还是无法再继续和他对视下去,颇有些狼狈地移开视线,喉咙干涩地张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本能地挣动着手,想要脱出来,却没想到刚才王杰希牵得那么紧,现在轻轻一动,就挣开了。

他并未看到,话语出口那一瞬间,就连王杰希自己都有点惊讶。似乎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根本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他们找了个隔间,在沙发上坐下。台上有驻唱歌手弹着吉他,歌声忧郁,节奏分明,和迷离灯光相契。台下人们忘乎所以地狂欢,和陌生的人因寂寞或不因什么而跳舞,让这夜色变得艳丽颓靡。

霓虹覆上叶修的脸与唇,将原本的苍白也渲染出一丝艳色来。

王杰希看得喉头微动,正欲说点什么,叶修突然开口:“王杰希,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愕然。

继而挫败苦笑:“有那么明显吗?”

叶修喝了口水,“刚才你那句话——”

“那句话,我没想到现在就告诉你。”王杰希沉声,缓缓说,“原本我想晚一点,等你舍不得拒绝我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拒绝?”叶修飞快地打断他,好像再晚一秒,他就会后悔。

王杰希比刚才还要愕然,桌上的手猛地紧握成全:“你是说——”

叶修抬起头,眼眸潋滟着灯光,眉梢眼角都含着一抹慵懒而放肆的笑,和之前的他判若两人。那目光凝视得如此专注,似乎眼里只有他一个王杰希。这错觉简直令人晕眩。

而叶修清晰的低语像从地狱传来:“想要我吗?”

——想要我吗?

——怎么可能不想?!

但王杰希只是紧紧攥着拳头,任那长久以来的渴望反复冲击着下腹与大脑,全力压下火种,用冷静的语气道:“不是现在。”

“只有现在。”叶修毫不留情地坦白,注视着他的眼睛,同时刺痛着他的灵魂,“就这一次。”

王杰希无法言语。

手攥得更紧了。

像崩得越来越紧的弓弦。

视线胶着,他们陷入一场注定有一方会失败的拉锯战,只看谁更无情。

而失败的,必然是王杰希。

“……好。”


tbc


事实证明,不会撩,强上就好

评论(22)
热度(139)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