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26(完结)

目录及文包


26 归处


叶修上次回家,床都没铺好就被赶出来为国争光。

这次天壤之别,别说床了,房间都给他收拾得光鲜亮丽,一点灰尘没有,似乎这里从未空置过。叶修看了看衣柜,全是今年新款,目测是叶秋特意为他挑的。

……如果老爸不是黑着脸,老妈不是若有所思,就很完美了。

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饭,兄弟俩大气不敢出。叶妈妈忙着给他们挑菜,絮絮叨叨着,视叶爸爸脸色为无物。饭桌上热闹又安静,气氛很是诡异。

叶妈妈终于忍不下去了,不动声色在叶爸爸背上揪了一下:“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是拿着奖的,你还给孩子脸色看?你要是再把小修气出家门,我也要跟我儿子一起走了!”

完全忘了还有个二儿子。叶秋心有委屈,却敢怒不敢言,只能狠瞪了哥哥一眼:你也给咱爸服点软啊!

叶修梗着脖子,不开腔,很硬气了。

叶爸爸向来很疼老婆,本来看在叶妈妈和团圆饭的份儿上,想顺着这台阶下了。一看大儿子反应,爷俩一个比一个固执,冷哼一声,一语不发,脸色却更黑了。

叶秋冷汗直下。

回家的第一顿饭,贼难受。

这么尴尬的气氛,叶修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世邀赛的时候,大家吃饭都是热火朝天欢声笑语的,吃肉要靠抢,偶尔叶修被集火了抢不过,就发现碗里多了块肉。这个时候,他往往会瞥一眼旁边若无其事好像漠不关心的张新杰,心有灵犀地把这点翻过去。

于是吃着吃着,叶修不由自主神游了。突然没忍住笑出了一声。

这时候叶妈妈正和叶爸爸怄气,饭桌一片沉默。

叶修这一笑,突兀地很。

叶妈妈:“……”

叶爸爸:“……”

叶秋:“……哥。”

叶修回过神:“啊?”总算意识到自己一时糊涂下干了什么事儿,有点心虚看了一圈。

“吃没吃相。”叶爸爸脸色难看。

叶妈妈不同意:“说什么呢,还不是你年纪大了这么幼稚,还跟孩子较劲,你看儿子都在笑话你。”

叶爸爸本来就是个喜欢干实事、不喜欢多说的人,一下子被叶妈妈噎住,半晌不知道回什么好,气冲冲扔下句:“吃饭!”

叶秋偷偷抬眼,怀疑自己错觉了,因为老爷子脸色好像没刚才那么黑了……而叶妈妈一动不动地盯着叶爸爸,把对方看得特别不自在,眼神闪烁。叶秋好像被自家哥哥感染了一样,觉得有点搞笑,也没忍住笑出声。

立刻招来叶爸爸又一次愤怒的瞪视和叶妈妈得意的眼神。

“咳咳……”叶秋轻咳几声。

叶妈妈本来嘴角一直绷着,又被叶秋感染了,也扑哧笑出来。因为要给丈夫留点面子,还掩了掩嘴。叶爸爸猛地放下筷子:“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

叶修叶秋相视一眼,无辜地看着叶妈妈。叶妈妈眉头舒展开来,微笑优雅动人,慢悠悠舀了一勺汤,十分自然地道:“怎么?叶司令可真是威风啊,管天管地还管别人笑不笑啦?”说着嗔怒地瞥了他一眼。

叶妈妈当年大学可是校花级别的美人,不仅长得漂亮,气质也十分迷人,追求者自然一大堆,知情识趣的也不少。当时叶爸爸身在部队,不知怜香惜玉怎么写,手下女兵个个当男人用,结果一物降一物,偏偏就对叶妈妈一眼钟情。什么严厉冷酷,什么铁血镇压,统统忘得一干二净,人家一个眼神,他就没脾气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如此,叶妈妈一个犹带几分娇俏的嗔视,一句微微讽刺的调侃,叶司令就脸上一烧,仔细一想,觉得自己这赌气的行为确实比晚辈还幼稚,就有些挂不住面子,咳了咳,瞪着俩儿子:“看什么,出差回来不饿啊,好好吃饭。”边说着,还边给叶妈妈挑了一筷子她最爱的白萝卜,嘴上却什么都不说。

兄弟俩憋着笑很是难受,叶妈妈笑眯眯地吃下肚。


过了最艰难的那一关,后面气氛便慢慢缓和了。

到底叶修离家多年,叶爸爸怎么可能不想自己这个大儿子呢?回想起来,其实小时候叶修比叶秋还要深得叶爸爸欢心,因为他们性子一样的倔,只是叶修看上去要随和得多。现在年纪大了,叶爸爸有时候倔也倔不起来,平和了不少。只是心里有件事特别不舒服地梗在那,才一看到叶修就黑着脸。

吃完饭,叶爸爸临时有老战友路过B市,便出门叙旧去,叫叶修别乱跑,在家呆着好好陪陪家人。

叶修垂着头,乖乖巧巧应了声好。

叶爸爸对于他没有抬杠十分满意,春风得意地去见战友了。


叶修吃完饭本来想玩会儿游戏,却被叶妈妈拉着去沙发上看电视了。叶妈妈一大把年纪,心理却很年轻,看得是和苏沐橙一个风格的偶像剧。叶修觉得无聊,看着看着,开始打哈欠。

叶妈妈道:“叶秋,给你哥拿个毛毯,顺便帮我把声音关小点,别打扰你哥午睡。”

叶秋正用电脑办公,但也不是很忙,闻言不可思议:“奇了怪了,我哥他什么时候还知道要午睡了?”

“那个什么比赛挺正规的,还有专门调养选手身体的专家团队,应该是托了他们的福吧。”叶妈妈道。

叶修哈欠打到一半,愤愤不平反驳:“不是,是一个队员逼我的,他们还天天晚上雷打不动查房,害得我训练期间一个BOSS都没抢到……”

“这说明我们小修是个好领导,队员才这么关心你。”叶妈妈笑眯眯,虽然搞不懂专业术语,但大概意思还是明了。“以后一定要请他们到家里来玩玩,妈妈要好好款待一番,谢谢他们这么照顾你。尤其是那个教会我们小修午睡的好孩子。他叫什么名字啊?”

“妈你能不能别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我……”叶修无语。

叶妈妈兴致勃勃:“你在我眼里本来就是小孩子嘛。好了,说说他名字?”

“……张新杰。”

叶秋闻言心思一动:“哥,是上次我见过的那个?”

叶修点头。叶妈妈纳闷:“什么上次?”说着恍然大悟,“是不是那次你去他们集训基地的酒店,见过这个张新杰?”

叶秋突然想起一件事,尴尬地咳了咳,含含糊糊道:“是啊。”

叶修也想起了当时叶秋为什么会来找他的原因,顿时兄弟俩齐齐看向叶妈妈,像两只惊弓之鸟。叶妈妈饶有兴致地笑了笑,欣赏了一会儿兄弟俩一模一样的脸上同样的表情之后,才慢慢道:“其实……这件事,我并不是很生气。”

“而且,也没有很惊讶。”

兄弟俩都懵了。


“你毕竟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了解你呢?从小,叶秋就比你要矜持害羞一些,可他遇到可爱漂亮的女孩子,也会感兴趣,也会思慕,但是……”叶妈妈悠悠道,“小修,你就不会。人家都说是我教的好,两个儿子都对女孩子那么绅士,可我知道你也许只是纯粹不感兴趣。”

“本来我是准备慢慢试探你的,但十五岁你就离开了。你刚离开那会儿,我天天晚上都睡不好觉,想着我的宝贝以前什么都不用操心,现在却要一个人出去闯,想着我的宝贝谁来照顾啊,想着我有可能错过你最重要的成长却再没有机会补偿,想着,我的小修还是个特别的孩子,你无助的时候,谁来告诉你,其实你只是特别的那一个,却不是不正常的呢?”

叶妈妈说着说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语气微微哽咽起来。叶秋沉默无言,认真听着,手里削着水果。而叶修微微垂着眼睫,刘海覆上光洁的额头,在面容上打下一层蒙昧的阴影。

看不出表情。

果皮掉到地上,没发出声响。叶秋弯腰去拾,偶然触及叶修的面容,隐约见到他眼角薄红。


B市的盛夏,炙热而干燥,窗外是绿意蓬勃的花园,伫立着一棵高大繁盛的古树。枝叶间有蝉声阵阵,闹得人心慌意乱,烦躁不堪。

但那些往事,却潮湿而安宁。

似是一场倾盆大雨,将悲欢喜怒冲刷得干干净净,最后只剩下平静。


“您不用担心,”叶修忽然开口,“您的儿子……很幸运。”语气很稳,一点端倪都没有流露,好像红了眼角的那个人不是他。“他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还可以帮助其他同道结交的朋友。”


曾经有个夜晚,少年背着行囊即将流浪他乡。他尚不懂事,却满腔向往,攀着阳台,顺着这棵古树的枝干滑落,只是在花园门口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窗台。窗台上,有一支玫瑰正在夜里安睡,但即将绽放。

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明白,离开再久,也总要回来。

所以,去疯狂吧,去流浪吧,去漂泊吧,直到走到最远的远方。却未曾想,始终有一缕特别的牵挂。


“他遇到了很多人,好人,坏人,甚至是……”

“喜欢的人。”


可无论如何,这缕牵挂,终于有了个完美的休止符。


自从回家后,叶修一直刻意不去想这么一个人。

他明明是打算把余生的所有时间,全都还给家人。这是他欠父母的,欠叶秋的,他已经欠了太久太久,哪怕是此刻还起,也补偿不尽。

这就好像是他圈好了领地,所有无关人员,统统不得入内。


可他不知怎的,明明还未曾考虑好,现在却就这么红着眼圈,自自然然地说了出来。直到这时,他才蓦地明白,其实他早已将张新杰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但凡有了一点机会,他也想要去抓住。


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叶修这个人,从来都不会和什么文艺搭上边。

但他记得很清楚,在很小的时候,他曾与总是跟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的叶秋难得地因为一个论点而争吵。起因是当时的一本人文心理学杂志刊登了一篇关于孤岛的议论文。

他和叶秋不约而同地被一个充满哲思的问题迷住了。甚至连捉弄隔壁的调皮鬼都暂时失去兴趣。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究竟是实质性的,还是唯心主义的?

他人即孤岛,但孤岛与孤岛之间,真的缺少联系吗?


年幼的孩童还不具备理性而辩证的思维,他们只能单纯地凭皆自身经历来判断。

而当孩童长大,他们的经历逐渐复杂起来,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你永远也无法说清,许多感受也只能独自品尝。离家出走之后,许多事情,叶修才慢慢能体悟到。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千里迢迢由北向南,像只离了群的候鸟,违背自然与季节的规律、打破伦理与传统的认知,只为了一个叛逆的梦想。

那时他蜷缩在乌烟瘴气的慢车上,面容幼稚,骨架纤细,车厢摇摇晃晃着,充斥着嘈杂与烟味,每个隔间有四张床,每张床上都是一个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悲欢。叶修默默拉起被子蒙上自己的脸,茫然无措地想,他竟然没有地方可去。

原来孤独是真实存在的。

车窗外经过许多城市,轮廓模糊,飞快地消失,又飞快地出现,像一场荒芜新奇的流浪。小少年勉强安慰自己,说走就走也算是很潇洒了,世界这么大,哪里有我不能去的?

可是世界这么空,哪里有我可以停留的?

后来他认识了苏沐秋和苏沐橙两兄妹,他们亲密无间,可以脚抵着脚,秉烛夜谈,漫无目的地畅谈关于梦想、关于现实、关于一切零零碎碎柴米油盐的想法,可是叶修在午夜梦回时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之间,终究少了点完满。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都在独自跋涉,独自流浪。而他只是开始得更早,经过更多孤独的城市,将自己锤炼得更加理性而沧桑。不同的是这场流浪会有什么样的过客,有怎样的长短与终点,有怎样精彩或平淡的跌宕和起伏。

十五岁的少年,曾窝在火车上,提醒着自己,要习惯认识到这样一件事:无论如何,现在他需要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别轻易示弱,别轻易依恋,别轻易将分分合合放在心上。直到现在,叶修已经习惯了和这些过客们陆续相遇,又陆续告别。

他的流浪已经结束,是时候回家了。


但是有一个过客,突然改变主意,问他有没有做好准备余生一起同行。

他一时无话可答。

除了家人,谁又能做到不离不弃呢?除了荣耀,谁能让他拥有永不消磨的热忱?而就算是家人,就算是荣耀,也不可能朝夕相处,日日陪伴。

说到底,张新杰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值不值得,而是想不想要。

但是张新杰,包括他自己,又怎么确定,彼此能做到呢?


可他却在叶修最在乎的比赛场上,用自己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

张新杰,apm峰值,567,维持时间,17秒。


这是近乎不可能的17秒,异常残忍,异常疯狂,又异常冷静。那一刻,上场的是张新杰的石不转,他却仿佛看到了自己,也曾经这么残忍地去追求一个冠军。

本质上他们都是理智而固执的人,拥有着可笑又近乎执拗的理想主义。明明清楚着不可能,却还是要为不可能而付出。

对待荣耀如此。

对待爱情,亦将如此。


叶修望着指尖那点橙红色的光,明灭不定,快要燃尽。晚风轻抚过窗台,枝叶摇曳,而那朵玫瑰开得正热烈,像是永不熄灭的热情。

他回头看了看桌面。

手机屏幕大大咧咧地亮着,显示着您的信息已发送成功。

“新赛季第一场,兴欣对嘉世,vip席位,有没有兴趣?”

一秒不到,那边干干脆脆地回复了三个字:“一定到。”



the  end


这章其实就是标题的由来

想看什么番外可以在评论说,但我不保证都写……

评论(29)
热度(158)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