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25

目录及文包


25 凯旋


决赛的舞台星光闪耀,世界级的3D技术已经非常完美,那些身着银装的游戏角色就像是真人一样,在整个场馆掀起阵阵热潮,比那次全明星还要栩栩生动,引人注目。

叶修着迷地看着那些绚烂的光影,像是单纯地沉溺在荣耀本身的快乐里。他有那么一瞬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确实非常不甘心就这么轻易退出。

可他永远不会离开荣耀。

这是让他成为现在这个叶修的原动力。

“后悔了吗?”

王杰希恰巧看到他的表情,不由问了一句。

叶修摇摇头,笑得很释然:“虽然有点可惜,但我没有后悔。没有人能永远留在比赛场上,接下来,我只要能做个普通的游戏玩家,就已经非常幸运了。”

王杰希哼了一声:“要是你还像第十区那样搅风搅雨,我绝对会让你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普通’。”

“哟,杰希大神要制裁我吗?”叶修笑得得意,“王大眼你可别忘了,现在的兴欣,可不只是当初的那么几个人了。一人一口唾沫,绝对能把你们微草正选加上替补淹个干干净净。”

“再加上联盟第一牧师?”王杰希调侃道。

“咳、咳咳……”叶修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

“你不是不要牧师吗?”王杰希继续若无其事地刺激他。

“谁不要牧师了?”李轩耳尖听到,一转过头来,“叶神果然牛逼!总决赛了还不要牧师啊?”刻意放大的声音几乎是立刻就被其他人听到了,连带着其他国家的选手。

张新杰隔着两个座位,朝他眯起眼睛。镜片下,反光很是犀利,其他人心惊胆战。

“如果领队觉得我没有必要上场,我无条件服从。”他慢条斯理地声明自己的态度,丝毫没有平时质疑的打算,反而让旁边的张佳乐打了个寒战,语气非常凄惨地哀求:“别啊!新杰你可千万别抛弃我们!求奶!!”一干人指责地齐齐朝叶修狠瞪。

叶修很冤枉:“我?是无辜的???”

“我亲自作证老叶不要牧师已经发展为兴欣的传统。”黄少天举手大声说,煽风点火。

“这个传统给我们蓝溪阁的牧师留下过很深的阴影。”喻文州进一步解释。

于是瞪着他的眼神更恶狠狠了。

王杰希事不关己道:“在微草正选和替补被你们淹没之前,叶领队可以先试试被淹没的滋味。”

叶修不打算理这个睚眦必报的伪君子,继续认认真真地注视张新杰:其他人就算了,你主动挑拨我和队员的关系是闹哪样?公报私仇也不是这么个报法吧!大哥就要上台比赛了啊!!

张新杰看着他眼巴巴的样子,也做不下去那副冷峻的表情,轻咳了咳,唇边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笑意来,平静道:“该我们准备上台了。”

于是众人猛地一震,紧张的紧张,激动的激动,冷静的冷静,上一秒同仇敌忾非常不友好的队内气氛瞬间消散。他们专心致志地等待着那个广播的通报——

“……介绍完了蓝方,下面,让我们有请他们今夜的唯一对手——以B组第一名出线、在半决赛中以全胜的优异成绩进入总决赛的——”

“——中国队!上场!!!!”

这一刻,万众瞩目。

 

登上高台的时候,原本全神贯注直视前方的张新杰,突然细微地偏了偏头,视线投向了某个方向。

他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

毫无疑问,那个人正凝视着他。

就像他期待的那样。而没有一视同仁地一扫而过。

 

叶修注视着自己的队员一个个按着顺序上台。他没有间断地从带头的喻文州向后滑过,没有多余的停留。原本以为对每个人都是这样,但到了张新杰时,他到底还是犹豫了。

这个人始终都是那副从容冷静的模样,叶修毫不意外。张新杰身上的意外,太少了,除非是战术,否则这个人很难让他惊讶。叶修光明正大地观察着他,似有某种乐趣,反正对方不会发现。

所以当两人对视时,张新杰只是短短一怔,可叶修却像个被人抓住偷窥的孩子一样,不自觉有点尴尬。随即他理直气壮地看回去,不管怎么说,张新杰现在是他的男朋友,关注自己的男朋友有问题吗?!

没有。

所以他笑着做了个口型:加油。

 

台下有无数声尖叫,无数张嘴开开合合,他们都在为中国队喝彩,叫着加油,说着鼓励的话,荧光棒的光芒汇聚成一片星河,闪耀而清浅。在这所有纷繁的星芒中,叶修熠熠地站在那里,无声地只是对他说:加油。

张新杰蓦地被一阵深切的触动击中。

从来没有如此旺盛的求胜欲,如此激情的热血在脉搏里涌动,几乎要将整个人烧沸,让他怀疑只有这样的自己才是最真实的自己。绝不能服输,绝不能失误,绝不能辜负,绝不能放弃,荣耀,梦想,爱情,只有全情投入,才值得长久以来的追逐和梦寐以求。

 

“天哪!中国队是不是觉醒了!感觉他们好可怕!!!”

“这还是神枪手吗!不是说了远程被近身必死吗?!为什么这和官方说好的不一样!荣耀最大的导演——居然是神tm的官方?!”

“他们疯了吗……居然让一个牧师一拖二……说好的营救牧师呢?!打着打着就忘了吗???最重要的是居然真的被他们拖了这么久牧师还没死???”

“啊啊啊啊快看我们点心大大!对对对就是那个蹲起来很猥琐的气功师!他他他他……他自己一个人绕后摸到对方牧师了!还一个捉云手就……就被扔到正好打开的死亡之门里了???”

“这个魔道学者简直看得我眼睛疼!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的?又是怎么过来的?这真的不是系统出bug了吗?!”

 

这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中国队疯了,他们的对手疯了,就连声嘶力竭的观众和解说都疯了。

但没关系,荣耀需要疯狂。不疯魔不成活,台上的每一个职业选手,台下的每一个铁杆迷,不都是秉着这样固执的疯狂,才能站到这里?

 

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中国队一个松懈,瘫软在比赛间里久久没能回过神。激烈的碰撞和深刻的疲劳共同交织,让他们茫然恍惚许久许久,有人才不可置信地问:“我、我们赢了吗?”

“不知道啊……”

“赢了吧?”

“应该是赢了吧?”

“大概……?”

 

所有人望向了两个人,他们一个是队长喻文州,一个人是今晚重中之重的战术指挥,张新杰。

 

喻文州是今晚的副指挥,他一直顽强保持着客观冷静的思维,又受某人影响手速飙升,无论身心都是最筋疲力尽的。此刻勉强闭着眼休息,根本没有精力回答。

而张新杰,愣愣地地低着头,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轻微痉挛,指尖激红,连动都不想动。可心跳非常急促,胸口还起伏着,思绪还停留在场上,绝对的冷静——毫无疑问,他仍然很亢奋,却又十分理智地认清着一件事:“我们……”

“我们赢了。”他吐出一口长长的气息。

突然迫不及待地想寻找一双眼睛。

而比赛间里,终于响起了有气无力的、迟来的欢呼。

 

“我觉得张新杰才是最疯狂的那个。”事后黄少天苦不堪言地拉着叶修吐槽,“你自己看看,他是不是疯了?一个牧师居然主动请缨说要吸引对方注意力,还一拖二……我都不敢想失败了怎么办,要是他真的没能等到方锐成功……要是队长的手慢了那么一秒……当然我绝对相信队长不会让我们失望!但是……”

“这个办法,仍旧非常凶险。”喻文州接道,“不过当时那个位置,石不转无论如何都会和那两个人遇到,而其他人又暂时被拖住,如果他不是那么当机立断,恐怕连我自己都不会有太多信心……”

“我感觉这个风格……很像老叶你啊。”方锐若有所思,“还记不记得当时和霸图比赛你交换灵猫那场?这个计划其实风险也非常高,要不是你那么了解每个人的性格……我靠,他不会受你启发了吧?真的是疯了疯了,他不是最谨慎的吗?居然也会选择这么高风险高收益的办法?”

“不管他疯没疯,”叶修看着数据板,皱起眉头,“这次他肯定非常累。你们看。”

众人凑过去。

“张新杰,apm峰值,567,维持时间……17秒……”

张佳乐喃喃着念出这些数字,眼睛越睁越大。

那正是石不转凭一己之力一拖二、同时还在不间断发着指令的时间。这17秒结束,对方牧师先倒下,而中国队牧师还是残血,漫长坚持后终于等来了气功师的保护罩。

 

第二天张新杰没有出门,在房间呆了一天,饭也是送进去吃的。叶修想起自己和方锐脱力的状态,让别人不要去打扰他休息。但是那天晚上的庆功宴,张新杰也没有参加,叶修不由得有些担心。

国内联赛就要开始,国家队行程紧凑,很快收拾了东西,要登飞机了。张新杰总算是露了面,神色还算不错,精神也可以,看到叶修,下意识朝他翘了翘唇角,但没有说话。

叶修回了个笑容:“怎么样?”

“还行。”张新杰过了一会儿才回答。

叶修来时一身轻,回去时也是两袖清风,索性帮他把行李箱提上飞机。两个人坐下后,叶修摸上他的手指,一根根揉过去,边揉边问:“手操做了没?”感觉手下有点僵硬。

“没有。”张新杰一直看着他。

叶修低着头,没注意,嘴里带着责备:“还想不想要这双手了,那么大的消耗,自己不知道保养吗?没力气的话,也可以找人帮忙。”

“嗯。”

“好好休息吧,实在累的话就睡觉,别瞎想什么倒时差的问题。没胃口的话也可以不吃机餐,不过我从少天那顺了点零食,味道不错,比较清淡,多少吃点。”

“……”张新杰皱皱眉头。

叶修没听到回答,抬头看过去,才发现对方专注凝视自己的眼神。他坚持道:“这次听我的。”

张新杰挣扎了没几秒,便干脆点头:“听你的。”

 

“另外……”叶修顿了顿。

张新杰看着他。

叶修被这样的眼神看着,有点说不出口,想着到了再告诉他,免得他多想,便转了话锋,笑道:“恭喜,总决赛MVP。”

张新杰疑问地看了他许久,看得叶修心虚不已、心跳骤快,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有点困倦地点点头,眼睛闭上,很快睡过去了,任叶修将他的手为所欲为。

直到把那僵硬的骨骼揉软了,舒展开筋络骨节来,变得坚韧而柔软,叶修才放开他的手,抬头,目光落在张新杰脸上。平心而论,这张脸并不英俊,也不是一眼看去就光芒四射,他却久久没能撤开视线,似乎就这么看着张新杰,也不会厌倦,反而充满了乐趣。

不过说起来,和张新杰交手,叶修就从来没有无聊过。

 

一下飞机,叶修就看到了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熟悉到什么程度呢?熟悉到每天早上醒来,他都会在镜子里看一遍的程度。

“你们好,我是叶修的弟弟叶秋,你们就是他的朋友吧?谢谢各位对家兄多年来的照顾和包容。”

叶秋一身西装革履,彬彬有礼,斯文温雅,身后一辆非常惹眼的豪车加持光芒。如果不是那张脸太让人出戏,这活脱脱就是个事业有成、年轻有为的精英人物。

事实证明,叶秋不只是精英,还是个令人心生敬仰的总裁。

“靠,老叶,你还真是富二代啊……”黄少天震惊失语,好半天才小声对叶修耳语。

“我不是,他才是。”叶修镇定。

“???”黄少天摸不着头脑。

李轩疯狂八卦:“叶神有个这么有钱的弟弟怎么当年生活那么落魄!抽个烟都只抽十几块钱的芙蓉王!而且他怎么会跑来打游戏?他家里人真的能忍受一个未来总裁窝在小网吧,住在连空调都没有地方玩游戏吗???……”

“当然不能了。”叶修说。

“那你怎么劝他们的!”李轩十分佩服,心想叶神不愧是叶神,一张嘴能气得人七窍生烟,劝起人来也这么舌灿莲花。

“……”叶修咳了咳,“这不重要。”

叶秋冷眼旁观,呵呵一笑,给他哥留了面子。

“叶秋先生是来接领队回家的吗?”眼看叶修完全无视自家弟弟,叶秋面色也有点不好看,喻文州充当交流的桥梁,赶紧安抚了一下领队家属。

叶秋面色好了点:“是的,你是喻文州队长吧?听说你和哥哥关系很好,是多年朋友。”

“队里很多都是叶修的老朋友了。”喻文州心道,还有一个是你哥哥新晋的男朋友。要是这句说出来,只怕叶秋会气吐血吧……想到这,他不由看了眼张新杰,对方也正观察着叶秋。

“没想到他人缘这么好吗?”叶秋听他这么一说,将信将疑。

“说什么呢,你哥哥我走到哪里不是都很受欢迎吗?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怀疑?”叶修不满。

叶秋冷笑一声,再一次很给面子地没有继续抬杠,而是很有礼貌地道别:“各位刚刚回国应该很累,我就不继续打扰了。哥,我先上车等你。”

叶修点点头,等叶秋走了,才不动声色地转向张新杰。

“我要回去了。”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好说太多,只能隐晦地表示关心,“你注意点手,可不能让别人觉得我这个领队照顾不好队员啊。”

“嗯。”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新杰平平淡淡地应了一声,叶修刚要松口气,他又平和地提醒,“之前和你说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不着急。”

叶修一梗。

“什么事情?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张佳乐怀疑道。

“私事。”叶修看了他一眼。

张佳乐被他一噎,心中疑惑,这俩人能有什么私事?上次是张新杰失恋,这次又能是什么?难道又是感情方面的?算了,不管了,他自己都还单身呢,就别去操心后辈的感情了吧。



tbc


我有罪,世邀赛又一不小心写多了,预计错误……

不过下一章真的是完结章了,我发誓!

评论(5)
热度(74)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