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番外

目录及文包


番外:误终身


前三个赛季,说荣耀属于叶秋,那毫不夸张。

尤其到了第三赛季,一叶之秋那唯我独尊的身姿、却邪那诛尽天下的气魄,加上叶秋神秘高手的形象,都为嘉世斗神带来了难以匹敌的光辉。

可以说,除了霸图人,其他的荣耀迷,基本上或多或少,对叶秋这个人都会有那么一点尊敬或者敬畏之心。包括职业选手。

然而,张新杰进的偏偏就是霸图训练营。而且一年之后,他还站在了叶秋的宿敌韩文清身边,成为了韩文清最坚固的后盾。

他的耳边常常充斥着对叶秋的唾骂和诋毁,反倒是霸图战队里的气氛要好一点,尽管还是有骂骂咧咧,但带了一点损友之间彼此开玩笑的感觉。

身处这样一个环境,就算他再冷静客观,对叶秋又哪会有什么好感?

即便是张新杰,也必须要承认,他对叶秋是有一些偏见的。

这偏见不分青红皂白,也不分缘由,单纯只是听得多了对他的诋毁,即便他实际上在那之前和叶秋并没有什么近距离的实质性的接触,即便他一次次看完对战视频之后都会告诉自己,叶秋只是出于战术需要才会做什么,但在他们见面之前,张新杰就本能地对叶秋没有好印象。

这对于一个少年老成却还只有十八岁的少年来说,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因此比起那些希望能看到叶秋真面目的同期新秀,他更希望的是,打比赛就好了,见不见面,重要吗?

但他到底还是见到了。

 

那天是第四赛季常规赛第23轮,霸图主场对嘉世,霸图4:6输给了嘉世。

尽管在队长韩文清面前大家都没流露出什么,但私底下还是很失落。那种明明一切尽在掌握、却失之毫厘的感觉,真的太挫败了。

最挫败的当然是张新杰,全队的战术指挥。

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就被冠以全队战术重任,即便他冷静沉稳,也免不了要自责一番。韩文清不是心细的人,队里有个老前辈却看出了张新杰的心情,便提议出去吃饭散散心。

获得了全票通过。

于是他们就这样,在小吃街猝不及防地遇上了一对男女。


“叶秋?”韩文清皱眉。

“什么?叶秋也来了?他在哪?”

“操今天终于碰上这猥琐的贱人了!单人赛敢遛我三分钟才正面对上,爷爷我简直要被他恶心死了!”

“找他出来套麻袋打一顿啊!!”

群情激奋。

一个个摩拳擦掌,瞬间神采奕奕。

“……你们看,那是不是苏沐橙?”有人突然弱弱问。

“……好像真是。”寂静了片刻,“那她旁边那个……就是叶秋了?简直不敢相信,第四个赛季我居然真的见到了叶秋真人,还以为直到退役之前都见不到了。”

“有美女在场,这么暴力有点不好吧。”大家终于真正意识到了苏沐橙的存在,迟疑了一下。

韩文清看了他们一圈,众人纷纷闭嘴。张新杰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安静地涮着那一串羊肉。

“新杰你还真不好奇啊?”一个老前辈悄悄低声问。

张新杰摇头。

他是真的不好奇,哪怕电脑里存着满满的有关嘉世与叶秋的各种录像视频资料,但也只是对于强大对手的重视,叶秋这个名字,更像是一个必须要战胜的、被妖魔化的符号。

然后没过一会儿,头顶上就响起了一个声音。

“老韩老季你们也在啊,哟,真有闲情逸致,集体来涮羊肉,哪像我,还要可怜兮兮地陪着沐橙来拎包。”来人抱怨道。

嗓音低哑,又带着青年特有的张扬跳脱。

一点都没有前辈们口中那猥琐老男人的感觉……张新杰怔了怔。

季冷抢先开口:“帮沐橙小女神拎包这种福利你还敢有意见?!信不信联盟广大单身狗分分钟灭了你!”

“灭我?老季,你口气不小啊。”叶秋老气横秋地说,“来来来,沐橙先帮我数数,我灭了老季多少次?”

女孩子笑了一声,清脆悦耳,在一干男声中简直就像一缕清流。

“17次,不算私下的PK。”

……清流被叶秋污染成了浊流。

季冷痛心疾首:“沐橙妹子啊,你怎么能被叶秋这个小畜生就这样玷污了呢,快来霸图,让我们队长给你好好净化一下。”

叶秋懒洋洋地回嘴:“干吗,当着我的面就想拐走沐橙,老季,你怎么越来越像那啥,沐橙你昨天给我说的那个网络名词是什么来着?”

苏沐橙很配合地一唱一和:“怪蜀黍。”

叶秋干脆道:“对!怪蜀黍,呵呵。”

季冷一个只比叶秋大几岁的二十多岁的大好青年简直要被他们气死了。

安安静静埋着头涮着羊肉的张新杰,不知为何差点笑了出来,幸好没人发现。

看不过去的其他人连忙轮番上阵声讨,顺便为自家队友挽回脸面,但无一例外统统败在了这对最佳搭档之下。一群人十分悲愤,善解人意地略过了出道不满一年还是稚嫩小新人一枚的副队长,眼巴巴地望向了自家队长。

然而从来看似莽撞耿直的韩文清,其实聪明得很。他自认嘴炮是绝对赢不了叶秋的,视若无睹,任由队员鬼哭狼嚎,井水不犯河水的吃着自己的。

只是在叶秋笑呵呵地带着苏沐橙挤进来坐下的时候,冷笑了一声:“无聊。”

叶秋假装没有听见,依旧笑呵呵地说:“老韩,我和沐橙都饿了,就算不管我这个宿敌,沐橙一个女孩子,你总得爱护爱护吧?”

不要脸啊!居然拿妹子来当挡箭牌!

众人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说:“自己去点。”终于有了点咬牙切齿的感觉了。

队长,队长你怎么了!就算你拒绝,我们也不会认为你虐待女孩子的……吧?

苏沐橙嫣然道:“谢啦韩队。”

叶秋就站起身,拍拍韩文清的肩,轻快地说:“谢啦老韩。”就自自然然地去拿菜了。

众人已经无语凝噎了。

而被掩饰在乌烟瘴气之下的年轻的霸图副队长,终于忍不住,无声又偷偷地扬了扬唇角。他发现,如果不算赛场,而仅仅是在私底下,亲眼看到叶秋是如何将一群人噎得哑口无言,哪怕其中还有一个人是自家队长,那也实在是非常有趣的画面。

全霸图最严谨无趣的张新杰,和叶秋初次见面还不到五分钟,就给叶秋下了一个正面的评价:有趣。

 

叶秋去拿菜途中,苏沐橙已经很礼貌地和霸图队员们纷纷打招呼。轮到张新杰的时候,苏沐橙大大方方地说:“这位就是张副队了吧。”

张新杰点头:“嗯,苏小姐。”

苏沐橙笑:“叫我名字就好啦,这种叫法太正式了吧。”

张新杰其实并没有多少和女生打交道的经验,苏沐橙这么说,他只能镇定地嗯了一声,为了避免尴尬,将视线投在了油锅里,那片羊肉快要熟了,过不了几秒就可以捞上来。他还在精确地计算着时间。

这个时候,叶秋回来了。

“沐橙快帮我端一个!我要拿不住了!要掉了要掉了……”他大叫。

听声音,叶秋反而离张新杰更近一些。而这个时候,羊肉已经熟了,正是最鲜嫩的时候,哪怕晚了一秒,味道也要老上不少。

但张新杰没有迟疑地丢了筷子,任那羊肉无可挽回地掉回了锅里,而选择抬头去帮叶秋拿稳那个托盘。

这时他才看清叶秋的面容。叶秋并不是霸图粉口中那么凶神恶煞、青面獠牙、猥琐至极的长相,反而长得清清爽爽,很利落的刘海,眼神清亮,唇角带笑,眼尾微垂,又因为脸比较小,给人一种少年的青春感。

光看脸,完全不会有人想到他就是那个操作犀利威风凛凛的一叶之秋。

张新杰略感到奇怪,叶秋长得并不丑,相反还很耐看,气质也很干净,那么,为什么他不愿意出镜?

自此,张新杰对他漠不关心的叶秋本人,又产生了一种新的情绪:好奇。


“谢了小新人。”叶秋笑眯眯地对他道谢,“刚才一直没看到你开口说话,光在埋头苦干,是不是初次见到传说中的叶秋本人有点不好意思打招呼啊?别这么害羞嘛小牧师,我明明听老韩说你很有大将之风的,怎么见了我就跟小姑娘似的。”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放开了托盘。

“哎哎哎张大牧师求你给哥拿稳点!”正打算直接下锅的叶秋能屈能伸地嚷上了。

张新杰眼疾手快地接住了要掉不掉的托盘。

叶秋心有余悸地下了那两大锅菜:“我去,老韩你家这个小牧师怎么这么有个性,一言不合就掉链子,他真的是石不转的操作者吗?”

韩文清没理他。

季冷找到了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得意地朝张新杰比了个大拇指:“看不出来吧,我们家小新杰虽然是奶,但是有一颗狂剑士的心,真要猛起来,敢抡着十字架照着你敲,你最好小心点。”

“我好怕哦。”叶秋说,“孙哲平抡着重剑砍我我都把他打趴下了,区区牧师……呵呵。”

叶秋真的是一介能人,将呵呵俩字的精髓表达得淋漓尽致。

张新杰后悔刚才帮那一下忙了。

因为他发现,如果被嘲讽的那个人换做是自己,哪怕不是赛场上,他也真的很想一个十字军审判,将叶秋斩成两半。

 

和叶秋的这一顿,完全可以用鸡飞狗跳血雨腥风来形容。叶秋是存心来蹭吃的,霸图众人是存心要捣乱的,两方都忙得不亦乐乎,最佳搭档空有战术和默契,挡不住霸图人多势众,只能勉强抵抗。

苏沐橙是吃饱了的,叶秋却是肚子空空,他们抢到的大半都落入叶秋肚子里。

张新杰和队长韩文清一样,冷眼旁观,看着他们斗来斗去,保持着事不关己的态度。韩文清是觉得这么做很幼稚,他既然请了,当然就是要让人家吃饱的,现在这么做有意义?

张新杰是觉得,很有趣。

叶秋跟他们霸图抢食很有趣,被压制了还不认输地一边飚着垃圾话吸引注意力一边寻找下筷之地很有趣,叶秋的表情也很有趣。

叶秋整个人都很有趣。让他怎么看都看不够,让他无法将目光从叶秋身上移开。

最后叶秋筷子一放,无奈地说:“你们幼不幼稚,无不无聊,一顿饭都不舍得?”偷偷看了一眼韩文清。

“叶秋大神这身价,这地位,这薪酬,还在乎区区一顿饭啊?”

叶秋严肃:“一顿饭也是饭,你们怎么能因为这只是一顿饭就鄙视它?这种骄奢淫逸的风气要不得,老韩你必须得管管!”

他说的实在太义正辞严了,众人一时都愣了,一股愧疚之情油然而生。没想到叶秋这贱人道德水平居然这么高的吗?

叶秋就义正辞严地继续去挑菜了,完全没管呆滞着的众人。

苏沐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戏。

韩文清十分无语,张新杰则刷新了对这个前辈不要脸的认知。

后来嘉世倒塌,关于叶秋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张新杰看到了那个简陋合约上比起其他职业选手来说,实在太过微薄渺小的工资时,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

大概是心痛吧。


然而当时的张新杰不知道。

后来霸图队员们到底还是没有一闹到底,很给苏沐橙和自家队长面子地让叶秋吃了个饱。叶秋一边吃一边插科打诨。

叶秋吃得实在太热闹,苏沐橙看着也慢慢觉得饿。

“我陪你吃吧。”

苏沐橙找了个借口,继霸图队员之后,成为了第二个和叶秋抢菜吃的敌人,而且比一干宅男还要有战斗力——因为叶秋他根本就无心争斗啊。众人一看,求之不得啊,连忙帮着苏沐橙怼叶秋,一时间这顿饭重新吃得轰轰烈烈起来。

张新杰看得手痒,但他忍住了这种冲动,只是估摸着叶秋被辣得红着眼受不了想要喝饮料时,不动声色地把饮料偷偷拿走了。

这一幕被苏沐橙收归眼底。

女孩子递给了他一个俏皮的眼神。

张新杰朝她淡淡笑了笑。

叶秋吸了吸鼻子:“我饮料呢?沐橙老季你们看到了没?明明刚才还在这啊!”

季冷看了看张新杰旁边地上那半瓶豆奶,很诚恳地摇了摇头。

苏沐橙无辜地眨眨眼睛:“我也没看到啊,你刚才真的拿了吗?”

叶秋奇怪:“当然。”他恍然大悟,一双眼利剑般直指韩文清,“老韩你太过分了!平时还说我幼稚,我看最幼稚的是你才对吧?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脸呢?!”

韩文清皱眉:“我干什么了?”

“还装。”叶秋不屑。

“我装什么了?”韩文清真心感到冤枉,双目圆瞪,煞气十足。

叶秋忽略得干干净净:“少说废话,老韩,我都识破了你的诡计,你还是认命吧!”

张新杰低声咳了咳。

居然连累到了无辜!季冷和苏沐橙交换了一个眼神,季冷赶紧暗地里扯了扯韩文清的袖子,苏沐橙则笑得很灿烂:“算啦,说不定真的是你忘了呢,这样吧,反正这瓶还没开。”她指了指张新杰面前那瓶豆奶。

叶秋犹豫地看了看韩文清,又看了看张新杰。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前辈随意。”

其实他憋笑憋得很辛苦。

叶秋叹了口气:“好吧。”他过来拿饮料的时候,凑近了张新杰耳边低声说,“你别以为我没看到啊。”

叶秋的吐息是热的,微痒的,柔软的,就像一片有温度的羽毛轻轻扫过敏感的耳廓,一直钻进耳朵里,然后顺着神经脉络,钻入最不设防的心里。

张新杰蓦地一顿,下意识看向叶秋。

叶秋给了他一个笑容。

那是一个慵懒干净、又格外狡黠的笑容,从唇角流泻出来,从漆黑的眼瞳流泻出来,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明亮而耀眼,自有一种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和纯真的孩子气。

这样的叶秋,太好看了。

于是这个笑容瞬间击中了他。

从此以后,叶秋纵有千般万般缺点,千丝万缕不合适,但这一抹笑容,终究还是从眼到心,轻飘飘地停驻在那个地方,不可磨灭。

 

和叶秋见不见面,重要吗?

当然重要。

否则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要对一个人动心,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只有这个人才可以信手拈来,漫不经心。


the end


其实当初本来打算写在叶修醉酒那个晚上的回忆里的,但是写出来发现怎么插进去都不合适,就干脆当做番外啦。

完结倒计时。还剩最后一章。

真不容易,这篇文终于要完结了。

评论(6)
热度(105)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