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乐叶】故梦新作

目录及文包

 

01

北霸图,南嘉世,乃天下水运两大龙头。双方争斗多年,江湖习以为常,忽有一日,传闻嘉世闹内讧,解散了。

隔天,霸图管事的集合议事时,在河边捡到了一个昏迷的年轻人。此人受伤颇重,除了自己名唤叶修,什么都不记得了。

副帮主张新杰怀疑此乃嘉世老大叶秋。但没有人见过叶秋真容,不敢肯定。

而闻讯而来的堂主张佳乐兴冲冲道:“听说你们捡了个失忆的人回来?”

“此人正卧病在床。”张新杰答。

张佳乐一进门,见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正孤零零坐在床边,眼眸黑白分明,神色茫然又无辜,像只可怜可爱的小兔子似的,感觉被谁狠狠撞了一下心脏,遂转头对张新杰郑重其事道:“副帮主,此人交予我照料吧。”

“你是大夫?”张新杰冷漠。

“专治怀春少女相思病。”张大堂主颇为自得,顾盼神飞,好个美男子。

“若是交予你,不出三天,他就被你养死了。”张新杰继续冷漠。

“那怎么办?这人我看上了,想天天带在身边。”

“你可知他或许是嘉世叶秋?”

“不可能!叶秋失忆了也不可能这么可怜见的。”

“世事无绝对。”

“就算是叶秋……”张佳乐嘿嘿一笑,“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更何况,叶秋这厮作恶多端,我若降服了他,岂不是为民除害?他以后恢复了记忆,也得乖乖被我压。”

 

02

可怜无辜的某叶姓病人,养伤期间还不得安宁。

自从张佳乐看上他后,天天遭调戏。

早上一起床,张美男给他一个闪亮的微笑,哇,眼睛被闪瞎。

喝药的时候,张佳乐柔情蜜意亲自端了药来,一勺一勺地喂他:“来,小叶,张嘴,啊——”还问他自己够不够柔情体贴,是不是二十四孝好夫君。

换绷带的时候,张佳乐眼神火热,似乎能透过衣物抚摸他全身。幸好张新杰本着大夫的职业道德,硬是把他赶了出去。

发呆的时候,脸上突然一湿,张佳乐舔舔唇,笑眯眯道:“果然偷香窃玉滋味最好。”

就连晚上睡觉,某人都要死皮赖脸地挤上床来,美其名曰保护他。

叶修想着,睡着了总该清净点,可是没用,张佳乐连做梦都不放过他,含着一双深情的笑眼,唤他:“小叶……”

叶修活生生要被逼疯。

半个月过去,他实在不耐烦,趁张新杰换药房之际拽住他:“张副帮主,贵帮不是事务繁多吗?我见林堂主天天不见人,怎么就张堂主这么清闲?”

张新杰回答:“他也很忙。”

“忙着寻我开心?”叶修毫不客气,真诚道,“烦请告诉张堂主一声,实在无聊,这天下少不了红颜知己,在下不过一个萍水相逢的平凡人物,承受不起如此厚爱。”

“若真能让他开心,也不算平凡人物。”张新杰微笑,“叶公子若想让他离远些,不如亲自告诉他。”

 

03

“他到底是不是叶秋?若是的话,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张佳乐在他手上能讨得了好吗?不会被他骗得裤子都不剩了吧?”林敬言忧心忡忡。

“我认识叶秋多年,他虽狡猾善变,但都用在生意场上,感情方面,这人像一张白纸一样。”韩文清道。

“这么纯情吗?!”林敬言惊讶。

“他只是从没谈过感情。”韩文清说。

张新杰听了半天,最后还是一言点醒:“等一等,他还不一定就是叶秋。”

林敬言和韩文清蓦然无言,居然两个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半天废话,对视一眼,林敬言尴尬道:“哈……哈……”

 

04

这日,张佳乐一如既往端来药汤,正要拿勺子,被叶修飞快抢过去。

“张堂主,我手伤好了。”叶修微微笑,“就不劳烦一堂之主来帮我这个小人物了。”

张佳乐道:“没关系,我乐意。难道你不乐意?”

“……”我不乐意。叶修继续微笑,看着他不说话。

张佳乐视若无睹:“是吧,你也希望能被我亲手喂药吧。”说着,要来抢勺子。未曾料到叶修抓得紧,他竟一时拿不动。

叶修叹气:“张堂主,你是不是从小一直被人追,所以没追过人?”

张佳乐一愣,点头:“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追人的方式实在拙劣,连我这种失忆的人稍微一想,都明白,”叶修顿了顿,“是假的。”

“是吗?”张堂主似笑非笑,“这么不像真的?”

“追姑娘都不像。”叶修态度非常诚恳,非常友好。

“那你说说,该怎么追?只要你说,我就做。一定能变成真的。”张佳乐来了兴趣,放开了叶修的手,干脆道。

叶修无奈:“张堂主,你是个好人,就不能不拿我一个无辜路人开刀吗?”

“不能。”张佳乐看上去毫不在意无端端被发了好人卡,回忆着说,“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第一次喜欢上的人。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差点被他骗了,后来真相大白的时候,他就笑得像你这么单纯无辜,让我以为骗我在冰天雪地里等了一天一夜的人不是他。”

“所以你没等到他,现在就来祸害我。”叶修冷静地下了一个精准的结论。

张佳乐点点头“小叶好聪明。”

“如果我不愿意被你祸害呢?”叶修问。

“这里是霸图,你现在失了忆,若是一旦消失了……”张佳乐轻描淡写,“世上应该不会有谁会很在乎。我说得对吗,叶修?”

叶修沉思:“有道理。那么好吧,我想要一些东西,若你能找到它们,我就告诉你,应该怎么追我。”

张佳乐笑得灿烂至极。

叶修从不特别注意人相貌,却有那么一刻觉得,此人确实有祸害众生的色相,他这唇角稍稍一扬,就让他仿佛看到漫天桃花,开得人心痒痒。

 

05

叶修要的全都是些稀奇古怪、闻所未闻的小玩意,张佳乐为了凑足这张清单,简直走遍了大江南北,比当一个霸图堂主还累。

叶修以为他多多少少会抱怨,但张佳乐从无怨言,似乎真的心甘情愿。

三个多月后,张佳乐终于完成了叶修的要求。

“这些玩意你有什么用?”

叶修说:“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一个武器图谱,觉得很好玩,便想做出来试试。”

张佳乐道:“哦。”

叶修古怪地看他一眼:“你就只哦?”

“那不然?”张佳乐奇道。

这回轮到叶修似笑非笑:“我说在一本书上看过,那当然是你们霸图藏书阁的书,上面有武器图谱,那必定不是寻常之物,说不定是什么帮内的私藏,你就不怕我泄露了贵帮私密,心怀叵测?”

张佳乐怔怔地看了他半晌,神情仿佛痴了。叶修略觉奇怪:“张堂主,我就这么像吗?”

张佳乐回过神来,摇摇头笑道:“不,叶修,你知不知道,你这幅表情,叫我只想做一件事。”

“什么事?”叶修疑惑。

张佳乐见他似乎真没意识到,便将他攥紧了拉近,在他耳边调笑道:“叶修啊叶修,天下最不解风情的,就是你了。”

叶修恍然大悟,面无表情:“张堂主,这还是青天白日。”

“你的意思是,夜晚便可以了吗?”张佳乐继续逗他。叶修初醒来时,做什么事都茫茫然然懵懵懂懂的,尤其是被张佳乐天天调戏,那生涩的反应简直让他无限期待。反而是现在时间久了,叶修习惯了,反应格外平淡迟钝,张佳乐简直无比怀念。

叶修假装未闻。

张佳乐十分失落,总算是正色,道:“哪有这么严重。你也说你是区区小人物了,没那么大的心思。”

叶修听的一怔,低声道:“没错,叶修确实是江湖中,一个区区小人物。”

但若他不只是叶修呢?

 

06

“你不是说好了要教我怎么追你吗?”张佳乐忽然想起这件事,忙严肃道。

叶修无语地看着他:“我只是缓兵之计。你还真以为一个失了忆的,知道怎么追另一个男人吗?而且我连我喜欢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那你从现在起,就喜欢男人罢。”张佳乐道。

叶修望天:“男人也是很多的……”

“长得有我这么俊美潇洒的,没几个。”张佳乐十分得意,冲他目送“秋波”。别说,还真几分神采飞扬丰神如玉的意思。活脱脱一个游戏红尘的风流少爷。

叶修继续望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眼前的,就这一个。”张佳乐握住他下巴,和他深情对视。

叶修终于无奈了:“张堂主,你简直比蛇还缠人。”

 

07

这一日张佳乐突然奇想,道:“小叶,你是不是完全痊愈了?”

“是又如何?”

“你这几天就为了做那个武器,忙得脚不沾地,眼睛发青,还完完全全忘记了我。”张佳乐可怜巴巴地控诉他,活像望穿秋水的女子控诉狠心薄幸的情郎,让正跨进门来的林敬言一个趔趄。

林敬言心情超级复杂,进了一半的左脚收回去,不知该不该打扰小两口拌嘴。

叶修忙道:“林堂主怎么来了。”仿佛再一次忘记了某个人。

林敬言鼓起勇气,展开无辜的微笑:“哦,我是想提醒老张,某些人不要太厚颜无耻,适可而止一些,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谁和老林你这么好的人不好相见了?”张佳乐佯装不知。

“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林敬言保持着笑容,“我书房的案卷文书,每天比两个我加起来还要高,原因是某个人为了讨他心上人欢心。”

“林堂主应该痛骂此人一顿,然后好好休个假。”叶修真诚劝道,好像他不是那个罪魁祸首一样。

张佳乐委屈不已:“可我还没追到……”

“等你追到人,黄花菜都凉了。”林敬言当着两位当事人的面,毫不留情,现实得十分残忍。

张佳乐依依不舍,走到门口,回头看了叶修一眼。谁知对方正低着头,皱着眉,专心看着桌上形状精巧、渐成雏形的东西,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离去。

林敬言看在眼里,出了门道:“你还真上心了?不是说要降服叶秋吗,我怎么看着,是他降服了你?幸好这还不是真叶秋,要换成是那个家伙……”恐怕你是真的要被骗得裤子都不剩。林敬言在心里诚实想。

张佳乐沮丧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叫欲取之,必先予之。”

林敬言琢磨半天,看着他提前一步的背影,喃喃道:“说得好听,不就是你一颗真心已经先给出去了吗……结果人家叶修还根本不相信。”

 

08

罕见地,整整三天,张佳乐都没出现过。

没有了他的打扰,叶修效率大为提高,原本计划还要几天才能做出来,结果这天夜里,他终于成功了。这把武器似伞非伞,浑身流银,看起来极为精致华美。但外观并不是它最值得夸耀的地方,而在于它的千变万化,机巧无痕。

叶修将之称为“千机伞”。这个名字并非他独创,而是多年前一位好友玩闹中的灵感。当时,他们还正青春年少,初入江湖,对这是非红尘尚有无限天真向往与热情。而今,物是人非,多年后,叶修只想完成好友心愿。

当时怎么料得到,这心愿,竟有一半功劳是昔日百花谷那个冲动高傲的少年后辈助力完成?

他轻抚伞身,眼眸幽黑,微带感慨。

“看样子,是完成了?”

忽有一人推开房门,悄无声息,唯有出声的片刻,才让沉陷追思的叶修察觉过来。

正是张佳乐。

他依旧是往日那种含情带笑的模样。

仿佛过了这三天,一切都未变。

“嗯。”叶修只是简单回答。

张佳乐目光下移,落在了千机伞上。

“心愿已成,所以你是打算离开了吗?”他突兀问道。

叶修看着他不说话。他不说话,已经是一种回答了。

张佳乐沉默了许久许久,道:“知不知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叶秋,而且你没有失忆。”

因为叶修就是叶秋,他曾在百花谷中对一个少年开玩笑说,若你愿意在这树下等我一晚,第二天我一定会来和你切磋一番。

他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却未料到有人当了真,于是真的在那树下等了整整一晚。他又运气不好,于是那夜便下了一晚的大雪。

真是冷啊。

张佳乐觉得奇怪,明明他有内力抗寒,应该很温暖才对。

第二天早上,他并没有等到人来。谷主孙哲平劝他,或许叶秋是临时有事耽搁了,你何必这么固执,人家成名江湖已久,怎么会把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放在心上。

张佳乐想,或许是我不够诚恳,若是再等一个白天,让叶秋知道了,张佳乐这个人,是不是从此就在他心上?

后来他们到底还是切磋了一番。但不是在百花谷,是在江湖闻名一年一度的比武台上。张佳乐上台的时候,想这里已经站过很多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并不特别,环境也没有百花谷风景优美,若是只能这样才能比上一场,未免太过不解风情。

而叶秋,就是全天下最不解风情的那个。

枉费了小爷一番心意。

可上台后,叶秋戴着面具,看了他半晌,忽然笑得极其无辜,却没有一点愧疚之心,说着:“哎哎,你不是百花谷那个使起剑来特别漂亮的小少年吗?对不起啊,那天我开的玩笑,第二天嘉世出事,我不小心受伤,就给忘记了……你不是当真了吧?”

张佳乐气势十足地划出一剑:“叶秋你就自作多情吧,小爷才不稀罕什么切磋不切磋的!你给我受死吧!”

叶秋忙道:“点到即止点到即止,张佳乐你可别冲动!”

 

09

张佳乐就是口是心非,明明心里很希望,但嘴上却不饶人,后来每每被叶秋气的跳脚,叶秋就说他:“你都是有后辈的人了,稳重一点,看看人家张新杰,看看人家喻文州,比你小一辈,比你还像前辈。”

孙哲平斜他一眼:“丢脸。”被心上人这么批评,真是丢脸死了。

张佳乐瞪眼:“你管我!”

叶秋便说:“好好好,我不管你。”

张佳乐真是后悔死了,觉得自己好没用,追人都不会。

于是多年后,遇到那个被迫失忆的年轻人,茫然乖巧地坐在床边,不会嘲笑他的自作多情,脱去了一身耀眼光芒,化身为一个叫做叶修的无名小卒。张佳乐想,上天毕竟还是公平的,终于也给了他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

就当他只是霸图的张佳乐,就当他只是叶修。

这一次,他要让张佳乐这三个字,牢牢地刻在叶修心上。

连记忆也不能动摇。

 

10

可叶修毕竟是假的。叶修可以留下来,叶秋不会。

 

11

叶秋道:“想必老林已经告诉你,三个多月前,嘉世内讧,我被刘皓陶轩他们暗算追杀,逃到江边,于是遇到了你们。”

“你暂时无处可去,所以便干脆将计就计,假装失忆,留在霸图?”张佳乐问,“而这张图纸,就是你的目的?它真的是机密?”他的目光骤然冰冷。

叶秋悠悠道:“是也不是。它当然是机密,但不是霸图的机密。这张图纸,是我多年前一位铸造师好友所汇,其中也有我的手笔。完成这件武器,乃他平生所愿,可惜……后来这张图纸失落,我也是偶然无聊,才在霸图看到了它。”

张佳乐心底一松。

还好,还好,那么,这就不算是结束。

叶秋要离开,也离不开这江湖。江湖再大,他们总能相遇。何况,霸图和叶秋的渊源……

“那他怎么自己不做?”

叶秋闻言有些惘然,许久才道:“因为他太懒,整天忙着睡觉。我若不亲自动手,只怕没人会费心。”

他站起身来,“我该走了。有人还在等着我。”

“什么人?”张佳乐情不自禁上前一步。

叶秋似笑非笑:“老板娘。”

张佳乐一愣。

叶秋又道:“对了,你不是想向我讨教追人的方法吗?”

张佳乐蓦然一震。

“前辈来教你,最重要的是,知道他的真名。”叶修在他耳边笑道,“我十五岁离家出走,叶秋是我亲生弟弟的名字,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才必须带着面具,以免被人认出。所以呢——”

“所以?”张佳乐心跳狂乱。

“我的真名,就是叶修。”

 


the end


评论(5)
热度(52)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