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难得有情

目录及文包


01

“来了?”张新杰抬头望着来人,伸手将咖啡推向对面,“你的摩卡。”

他以前从不知道叶修会这么钟爱咖啡,尤其是摩卡。估计咖啡对于他来说,就跟烟一样,是提神醒脑之必备品吧。

来人一身西装革履,眉清目秀,看上去竟然有几分风度翩翩。张新杰一开始还不是很习惯他这格外讲究的装扮,时至今日,却多少已看惯了。

不过他一歪坐下,立刻就破坏了这良好的形象,还小声嘟囔:“累死我了,一天相五个,个个都是大家闺秀,我塌个肩都不行,这是要过劳死的节奏啊。”

说完打量了一番老神在在的张新杰,“新杰你小子真聪明,一退役就借口工作搬到b市,是不是也怕被催啊?”叶修朝他竖起大拇指。

张新杰微微一笑,不否认也不肯定。


02

换做几年前,打死叶修也不相信,张新杰退役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留任霸图当指导,而是雷厉风行地搬家B市。就算他当时的解释是,联盟给他寄来了总部的应聘函。

彼时叶修从世邀赛后算起,已经三年多没见过这人了,qq上的对话更是寥寥无几。他自认和霸图关系不算热烈,和张新杰也并没有多好的交情。要不是偶然遇到冯宪君,还真不知道这回事。当晚他就在qq上联系了张新杰,说要不要前辈给你这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一些关照。比如住房。

张新杰当时回答:“我退役前就准备得差不多了。房子装修快三个月了,可以直接住进去。”

“你这是蓄谋已久啊。”叶修惊叹。

张新杰将叶修的震惊权当夸赞,轻笑一声笑纳了。

“我没记错的话,你在这边可是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

“怎么没有?”张新杰反问,“你不是吗?”

叶修一怔。他本以为他俩只是熟人,没想到在张新杰看来,他竟然是一个关键时刻足以托付的可靠朋友了吗?

叶修凛然:“这话说的,我突然有一种肩扛重任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他还是那没心没肺的语气,张新杰本以为这也是玩笑话。但事实证明,在这个人身上,真真假假永远让人措手不及。叶修似乎是真的就因为这四个字打算对后辈负责,带他熟悉了b市的大街小巷,帮他测试游戏体验,托关系给他转了户口,还介绍各种投资客户给联盟,又给他拓展人际关系……张新杰在b市渐渐扎根落户。

而张新杰也给被迫处理公司事务的叶修带来了一些喘息之机和慰藉。他非常高兴b市又多了个和荣耀、和那段激情岁月相关的同伴,

自此两个断了三年多联系、本已疏远的老对手,成了比谁都要亲近的朋友。


02

张新杰态度平淡,叶修却心血来潮:“哎,新杰,你说说,当初你怎么就来B市了?我听老韩说,退役前你在家乡发展得挺好的,还打算开店呢,资金都准备好了。”

张新杰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所以你真的只是为了联盟的应聘?”叶修对这个问题表现出了少有的好奇。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这个重要吗?反正我现在就在这里。”

叶修正要抬杠,张新杰已经非常光明正大地转移了话题:“明天你还要相亲?”

对面立刻蔫了:“啊……”

“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结婚?”

“完全没有。”叶修无奈,“你说说,这算什么道理,明明知道我的时间全给荣耀和公司了,还叫我去相亲,明摆着耽误人姑娘吗。”

“他们也是关心你。”

张新杰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叶修直勾勾看着自己,眼眸深黑。他心跳一顿:“怎么了?”

叶修慢吞吞地道:“唉,儿子呀,妈妈也是关心你——知不知道,你刚让我想起了我妈。新杰,人呢,要活得年轻一点,才老得慢。”他语重心长。

“……这个不需要你说。”张新杰咬牙。

“那你家里人就没叫你相亲吗?不应该啊,你这搁家长面前,算是年轻有为的。”叶修促狭笑。

张新杰淡淡道:“没人催我。”

“怎么可能?!”叶修这下是真吃惊了。

张新杰想了想:“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

“……”张新杰挑眉。

“啧啧啧,霸图说一不二的副队长,现在也学会说谎骗人了。”叶修摇头,“堕落啊。”

“有人现在学会了喝酒,谁更堕落?”

“哎哎哎,夸张了啊,我最多也就喝倒你……”

叶修得意洋洋,三十多岁的人了,神采飞扬似少年模样,眉目间都镌刻着属于荣耀的峥嵘。张新杰一个恍惚,正想说什么,却见叶修忽然安静下来,定定看着他,半晌开口:“新杰,有时候我看到你,就觉得还什么都没变,这十几年也不存在,好像我才第一次见你。”他说的很慢,似有无限追忆。

张新杰桌子下的手一直很稳,此刻微动了动。

叶修并不是一个擅长表露感情的家伙,也从不伤春悲秋。会在他面前发出这一时感慨,可见他真的将张新杰放在了心上。仅仅是作为朋友。

可张新杰的感觉却与他相反。

如果这十几年都不存在,那他何以将叶修记得如此牢靠,如此深刻,以至于叶修一离开他才发现,竟然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很多人问过他,为什么要定居B市。

叶修也问过,不止一次。

可他从来不回答。

他怎么能告诉每一个人,告诉这一个人,他不过是想生活在一个有叶修的地方?他不过是想生活得有血有肉,有欲望有声色?

但当他真的靠近叶修身边,这血肉这欲望这声色,竟不能有片刻痛快。

何其荒唐。


03

“哥?跑哪儿去了……”奢华热闹的派对上,叶秋找遍了角落,始终没看见人 ,最后心里一咯噔,想起一个地方,果然在洗手间找到了对方。

叶修正双手捧着冷水,往脸上浇去,一脸微红,身上高定倒还保持着干净优雅的门面。

“哥,你没喝多吧?”叶秋有些心虚,这派对是他举办的,叶修是他硬拽来的,刚才一群人吆喝着灌他酒,叶修路过,就顺手解救了他,然后自己说要休息休息,跑没影了。

“没事,我没喝多少。”叶修摆手,“你一大总裁,人家哪敢真灌你,那酒兑了水的,浓度很低。”

叶秋放心了:“要不你先回去?”

“用不着。你有事去忙,我……打个电话。”叶修顿了顿,“有事。”

“哦,你可别逞强啊。”叶秋临走前还有点不放心,又叮嘱了好几句,被叶修不耐烦地应付了。

叶秋离开后,洗手间一片安静,叶修扶着流理台,抬眼,与镜子里那个人对视。对方也安静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刘海滴着水,眼里一片朦胧。这真是一张极度陌生的脸。

似乎所有喧嚣,一瞬间远去。

他拿起手机,茫然了一下,就听见声音响起。酒精麻痹了神经,于是手指不听话,居然下意识就打了出去。

“喂,叶修?”

“新杰啊……”

“你怎么了?声音不对头。”

“一个聚会。”格外言简意赅。

“你喝酒了?”

“喝了点,没醉。”

“吐了吗?”

“也没,就是胃有点难受。”

“应该有空房间吧,你要不要睡一会。”

“我没事,你忙吗?上次那个游戏bug测试完了?”

“嗯。”那边回答,语气有些犹豫,“有个短暂的假期,一起出去走走吗?”声音平静,听不出是否蕴藏着期待。

叶修翻个身靠着流理台,语气懒散:“我就算了吧,走不开啊,明天要去拜访一个大客户。”

“嗯。知道了。”

看对方打算收线,叶修忽然叫住他:“别介啊,你不会是打算在家里宅几天吧?”

“有什么问题?”对方疑惑。

“我不去你还真就也不去啊?你还当这是三年前,又不是只认识我一个了。”叶修觉得好笑,“同事也可以一起去啊,或者有感兴趣的女性朋友……喂?新杰?”

这是第一次,张新杰直接挂了他电话。联盟牧师不发威则已,一发威,还是颇有当年对上斗神毫不畏惧的锋芒。

叶修挠挠头,直觉自己说错了话,难道偶尔关心一回好友的终身大事还关心错了?

说起来,张新杰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依他这个性格,反正那种随意又散漫、粗枝大叶的肯定第一个排除……那优雅知性的呢?事业上可以帮助他的那种贤内助?事实上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女士追过他,但张新杰显然根本不曾动心……

总之,张新杰似乎罕见地动气了。

叶修虽然还是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却猛地有点罪恶感,想想张新杰这三年多都是独自在B市打拼,说不辛苦是假的,平时空余时间最多也就是和自己还有王杰希来往,王杰希那家伙又不像自己这么亲切,这样说起来的话……能一起出去旅游休闲的朋友,可不就是自己了吗?

想着他追了个电话过去。

刚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

“有事?”张新杰的声音格外冷淡。

叶修转了转眼珠子,将声音压下去,低低道:“新杰,我好像真喝多了,胃疼……”

“有药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果然,张新杰语气一下子急切起来了,“跟你说了多少遍,别喝酒别喝酒,自己的酒量自己还不清楚吗!万一酒精中毒怎么办!”

好像说的太严重了?叶修被他吓到了,忙不迭回答:“我吃了药了,真吃了,不是很严重,不过我打算现在回去。”

“有人开车吗?”

叶修想了想:“我弟还在忙,我打车。”

“你现在在哪?”

叶修说了个地址。

“不是很远,你在酒店门口呆着,我看看情况。”张新杰摆明了不信他,十分干脆地扔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叶修悲愤心想,靠,自己真堕落了,什么时候在后辈面前连这点信誉都没有了?


04

他走之前好歹还要跟叶秋招呼一声,谁知道还没说出口,就被一群人围了上来。

“叶大少怎么来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叶秋,你这个当弟弟的,是不是怕我们只理哥哥不理弟弟,才不给我们介绍啊。”

“叶修大神!我当年可是荣耀的死忠粉,亲眼看着你们兴欣夺冠的!今天居然看到大神了,激动!”

“叶少……”

叶修应付着他们的询问,实在不好挤出来。四周嘈杂,酒意还在,让他不由得头晕目眩。想投个眼神给叶秋吧,对方也和他同样处境,根本过不来。突然伸出一只手,帮他挡了挡人群,入目是一张熟悉的脸。

“小楼。”

叶修松口气。

楼冠宁关切道:“叶神,还好吧?我刚看见你喝酒了。”

“放心,我酒量又不是从前那样。”叶修朝他笑笑,“我先走了,你帮我告诉叶秋一声吧。”

“有人接你吗?”楼冠宁有些担心。

“有。”叶修顿了顿,“新杰。”

楼冠宁哦了一声。他离开荣耀早,在张新杰退役后也见过几次,不过两人领域不同,要比关系,他和冯宪君还更熟上一些。但叶修和张新杰的交情,他却完全清楚。

正说着,一个女人端着一杯香槟,站定在叶修面前,金发碧眼,白肤长腿,一袭酒红色抹胸长裙,优雅而异域风情十足。

“叶,好久不见。”她热情道,“我难得来中国一次,你可不能像上次那样半途出差了。”

叶修抱歉道:“Susan,这个可不是我说了算。”Susan是个美国人,上次来华和叶氏谈合作,偶然见到叶修,作为荣耀粉的她一眼认出这就是第一届世邀赛的中国队领队,两人便认识起来。Susan对于中国荣耀的运作非常感兴趣,用她的话来说是“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出现你这么个天才”。叶修便介绍她和冯宪君认识,后来Susan打算为两国的交流牵线搭桥。这明显是因为叶修才打算帮忙,叶修不能不感谢她,谁知一直没时间,便拖到了现在。

“那你打算怎么道歉?”Susan表示理解,不过不肯轻易放过他。

叶修思考道:“不如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05

因为Susan耽搁了点时间,叶修怕张新杰久等,出了酒店发现还没人影。

此时正是深秋,风吹来如浸冷水,让他浑身一个激灵,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视线又稍稍模糊。等到完全清明,就见张新杰正从车上下来。

对方穿着一身深色大衣,在风里,温暖得不动声色。就像这喧哗夜色里一盏暖光灯。

叶修想,张新杰到底是变了。

棱角内敛,锋芒褪去,表面上只留下被打磨后的柔和。


05

“看起来,你挺好的?”张新杰将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有些语气不善地开口,像在说真是遗憾。

叶修:“呃……咳……怎么说话的,你是希望我真有事啊?”

张新杰看起来似乎依旧对自己被骗了耿耿于怀,眼神锐利地盯着他。

突然,他冒出一句话:“你刚才跳舞了?”

“没啊。”叶修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问这种问题,又冷,便赶紧一哧溜钻进了副驾驶,搓搓手,像是活过来一样,“冷死我了。空调真是最伟大的发明。新杰,现在去哪啊?”

“你不是要回家吗?”

“我只是说说。你人都来了,找个地方聊聊呗?”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回忆过去,展望未来。那么多聊的,怎么就没话说了。”

两人互相斗着嘴,这辆银色汽车像一尾安静的鱼儿,无声融入车的浪潮,四周华灯飞过如星光,延伸着簇拥向下一个灿烂光辉的地方。这座城市在夜晚里散发着独特的魅力,让热闹更热闹,孤独更孤独。

而叶修身上那丝淡淡的女士香水味,又为这孤独里添了几分苦涩。


06

后来张新杰开着车,带叶修兜风兜了一晚上,回到家居然已经两点多。张新杰设闹钟时突然惊觉明早8点还要开会,报告那个游戏bug的测验过程,而他本来打算加班做ppt。

果然什么事情,只要一遇上那个人,统统变得不可控。

这时,手机叮咚。

一条短信发来:“睡了吗?才看到时间。”

张新杰不打算理他。

“真睡了?不可能啊,我估摸着时间,你怎么也得洗漱吧?”

张新杰轻轻叹了口气:“没睡。工作。”

“老冯这么压榨员工的吗!”

“是我还没完成任务……”

“……”叶修发来六个点点点,“抱歉。”

“好像道歉有用一样。”张新杰毫不留情讽刺他。

“新杰你现在对我态度越来越恶劣了,当初那个有礼有节的后辈哪里去了???你把他还我。”

“他变了。”张新杰打碎幻想。

叶修:“……那你早点睡啊。真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会对你说这种话。”


07

于是真正能睡觉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他关上笔记本电脑,一旁的荣耀登录器一闪一闪着,他想着此时此刻叶修应该已经深陷梦中,而他却刚刚从那个人深爱的荣耀大陆离开,好像是在固执地延续着什么。

但叶修确实已经越来越少出现在网游里了。

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传说却已陷落现实。

就像他怀念着荣耀里与叶修为敌、为友、朝夕相处念念不忘的日子,但若不是执意追赶,若不是现实的牵系,他与叶修,早已渐行渐远。叶修对于他来说,像一缕风,无形无状,从来难以抓住。


08

第二天张新杰罕见地迟到了,到了走廊,冯宪君看到匆忙的他非常意外:“小张你才来啊?”

“嗯。”张新杰有些不好意思。

“这可是你第一次迟到。”冯宪君若有所思,凑近他,低声问,“难道是昨晚跟女朋友……?”

张新杰面色一黑:“主席,我单身。”

冯宪君遗憾地耸耸肩:“个人大事该考虑考虑了,我希望在任期间能喝到你的喜酒。”

在中国,到了一定年纪,身边交好的所有人,父母、朋友、上司,似乎都有一种撮合他人的责任感。张新杰叹口气,“主席,我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不是说没可能吗?”冯宪君拍他的肩膀,劝道,“既然没可能,那你就趁早死了心,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天涯何处无芳草,追你的女生也一大堆,小张,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

“这棵树最好。”张新杰认真道。

“我知道,像你这种小伙子,都有自己的骄傲,要什么都要最好的,可不是所有最好的最后都属于你——”

张新杰沉默着,没有再反驳。其实不是叶修最好,而是在他眼里叶修最好,所以他至今也想不出来忘掉对方的理由。但别人不需要知道他的感受,他自己明白就行。

至于叶修会属于谁……并不是一定要叶修属于他。

从很早之前,他就认了。

只是需要谁来给他个当头棒喝。


09

他万万没想到,那个转折点,居然就在几个小时后。


10

那是一个看起来就充满了浪漫情调的高级西餐厅,而门口停的车和车牌号他都非常熟悉。叶修有什么事会在这里?谈客户吗?不,长久的相处让他太过了解这个人,过往他也曾碰到过叶修和客户吃饭,可那些地点都非常符合叶修的个人作风。

张新杰猛然想起,昨天叶修身上的香水味道。某种令人不安的预感涌上来。


11

“还记得我说过对你非常感兴趣吗?”

“这句话曾经让我被迫对叶秋和父母解释了整整一周,直到你离开中国。”叶修无奈,“我想不记得都难。”

“你以为我仅仅是因为荣耀吗?”Susan以手支颐,精致的面孔在水晶灯下像雕刻一般,完美无瑕,深邃动人。“当然不。游戏于我,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爱好,我甚至毫不关心职业比赛。如果不是那时候恰好看到同事的直播,我甚至不会知道你是谁,更别提,我记住了你。你无法想象当我真的遇见你时,我有多高兴。”

“我是个BI,叶,同我交往的人有男有女,可我不得不承认,在所有人里,领奖台上的你最吸引我。”Susan迷人的眼眸像一片蔚蓝色海洋,“你就像个非常纯粹的大男孩,让我情不自禁想为你的胜利喝彩。”

叶修借端杯来掩饰自己的惊讶,语气依旧轻松自在:“所以,这是……一见钟情吗?”

“Of course。”

Susan紧紧盯着他的动静,满含期待,但叶修让她失望了:“很抱歉,我喜欢的人,并不是你。”

Susan蓦地沮丧起来:“是谁?”

“他——”叶修犹豫着,不知道是否该开口。

“He?”Susan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字眼。

叶修坦承道:“He。我和你一样,也是第一眼就……”

“可你们没在一起。”Susan指出。

“他不喜欢我。”叶修淡淡地笑,“而且,在中国,在我的家庭里,并不能接受两个男人在一起。所以……我也一直不打算去改变他。”

“但你可以改变自己。”Susan仍不放弃,低语着,一只手缓缓盖上他的手,温柔而深情地轻抚,“叶,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并不是只接受男人的。告诉我,你曾想过放过自己吗?”

“我……”叶修神色放松而沉静,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目不转睛的凝视,缓缓道,“放不过。”


12

他推开了那只柔软而温柔的手,自嘲着道:“对不起。”

Susan面带怜惜和悲伤地看着他,安慰道:“叶,你完全不用对我道歉,我才是那个不能帮你稍稍好过一些的人。别伤心,你这么优秀,我想没有人可以轻易拒绝你,他不能,你的父母也不能。天啊,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幸福。”

“谢谢。”叶修说得很真诚。


13

气氛已不在,Susan无法再待下去,于是先走一步。叶修本来也打算走,但他不想去公司也不想回家,荣耀又会让他更加心乱,竟然不知道去哪里能排解一下。

“先生,拼个桌吗?”

有人礼貌询问。

叶修愕然抬头,像这种西餐厅,可从来没有拼桌的说法。但他更愕然的是,这个人的声音,居然意外熟悉。

“新、新杰?你怎么会在这?”

张新杰在他对面坐下,唇边是克制而柔和的笑意:“拒绝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一点都不符合这种浪漫的氛围。”

“你全听到了?”叶修一时五味杂陈,但张新杰居然是这幅表情,又让他心里十分忐忑。只有维持着面上的平静从容,他才能压下尴尬,继续坐在这里,而不是随便找个借口夺门而逃。

“尤其是因为一个男人。”

张新杰却自顾自地说下去,完全不为他所动。有服务员对这种中途换人的情况感到诧异,想来了解一下,却被叶修抬手阻止。

“所以,你怎么想?”

叶修有些艰难地挤出字句。

而张新杰已经艰难过了。他的语气无比慎重,身板笔直,神情庄重,像在经历一场最重要的仪式,“叶修,如果我愿意和你一起努力,来改变你的家人,你愿意接受我早就擅自做主,爱上你了吗?”

叶修整个人怔在那里,过了很久,才沙哑着嗓子回答他:“求之不得。”


14

这么多年了,一切未变,我依旧如初见你时,每一次相遇,都是一见钟情,心动不已。

那个匆忙的咖啡馆下午,叶修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向桌边凝望他的男人,却未发现,这双眼,一直凝望着他的背影,很多年。



the end


这是一个关于守候的故事


评论(10)
热度(138)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