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声识想

白头自有时,岂必借霜雪?

听到高潮部分,想到伞修,emmmm……如果我变成回忆,想到我让深爱的你,人海孤独旅行,我会恨自己,如此狠心。

如果我变成回忆,最怕我太不争气,顽固地赖在空气,霸占你心里,每一寸缝隙。

情不自禁想写一篇伞修虐文报社。

评论
热度(8)

© 无色声识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