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6

目录及文包


16 漩涡



       厚重的门一打开,走廊就充斥着不知从哪儿来的歌声,平白地让人厌烦。彩灯低垂,像是摇晃着的雾气,连人也被染上一层头晕目眩的光。

       然而在光未及之处,阴翳密布。

       这实在不是什么适合谈心的地方,反倒更适合调调情,不说爱。

       “就算刚才是空包厢,现在也不一定还空着吧?”

       他们沉默地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分不清是心有灵犀的踌躇,还是都在为接下来的谈话做准备。两人又都在同一时间猛地从沉思中醒来。张新杰来不及开口,叶修便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张新杰微微犹豫,“我不知道。”

       “……”叶修颇有些哭笑不得,转头上下打量他,“不知道就叫我出来?张大牧师什么时候换作风了?”

       张新杰无言以对,抿了抿唇,难得识趣了一把。

       叶修看他一副理屈词穷、主动退让的样子,反倒不好挤兑——再说挤兑赢了又有什么意思。“大不了换个地方啊。”他耸耸肩,试着打开旁边包厢的一条门缝,里面透出一片安静的黑。“运气不错。”叶修斜了一眼张新杰,语气有些揶揄和得意,仿佛张新杰理应夸他一句。

       张新杰本来正在反省,见他神态突然有些好笑:有这么了不起吗?不就是赢了他一次?叶修应该早习惯了才对吧。

       “这种失误,平时可不多见啊。”叶修似乎看出他的不以为然,分辩道,“难道不是很有趣吗?”

       “我以为……”张新杰顿了顿,声音有些轻,“我一直是个很无趣的人。”


       他习惯了在别人眼中充当着一个固定人设的角色。

       不管是从自身性格、周边环境还是身负的责任来讲,张新杰都永远应该是那个最理智、最稳妥、最一丝不苟的人。赛场上,他是霸图防守端最稳固的后盾,生活中,他是循规蹈矩、谨言慎行的榜样。整个联盟里,谁都可能失控,只有他不会。

      他令人放心,让人信任。

       张新杰自己也很满意。

       但他清楚,他永远不会像叶修、像黄少天那样,出现在哪里,哪里的空气就被点燃。他是古井无波的深潭,没人有兴趣探索无风无浪之下的变化,再从细微的端倪里发现与众不同的乐趣。


       现在他知道有一个人会。

       尽管他不曾有过期待。


       叶修停下了开门的动作,惊讶回身,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怎么会?”他见到对方认真的神色,似乎又更惊讶了,“你要是无趣,我哪有那闲心研究这么多年?”

       张新杰满腔情感从翻涌的浪尖蓦然跌落,一时间不知道该继续感动还是埋怨对方破坏气氛,最后只能无奈地自我安慰:好吧……就算那只是就荣耀而言。

      对于喜爱荣耀、又格外重视战术的叶修来说,他对于有趣无趣的衡量标准……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不过你这性格,以后找对象,千万别找个闷葫芦。”叶修拐个弯,又实事求是地建议,一边把门关上,顺便打开了一盏灯。

       张新杰看着他的背影:“放心,他不是。”

       “嗯?谁不是?”叶修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和张新杰的视线对上,才恍然大悟,接着意味深长地接了一句:“未来的事,谁能确定呢?”我究竟是不是那个人,谁能确定呢?他不轻不重地提醒,勾起一抹同样意味深长的笑,颇有力度地回视。

       岂料灯光薄而暗地打下来,映得两人轮廓模糊暧昧,就连他们之间那种寡淡的气氛仿佛也粘腻起来,相交的视线原本是对峙的,却莫名其妙柔缓了。

       “……”张新杰的神智在这瞬间飘忽了一下,才反击,“但总有可能性。”

       叶修背着光,没受影响,视线里张新杰的面容依旧昏暗,他没有动摇地嘲笑:“可能?新杰,怎么现在你总是用一些没把握的字眼?”

       这回张新杰丝毫不为他的讽刺所动,淡淡道:“或许你可以想想这是拜谁所赐。”

       “我是不是也该说一句,我真荣幸?”叶修稍微敛了敛笑,拜谁所赐?你的原则被破坏,难道我的生活就没被打扰吗?无意闯进来的人,好像是你吧?让我为难又毫无退路的,好像也是你吧?他其实并不是被这四个字惹起怒火,只是多多少少觉得张新杰这状似指责的一句话,有些倒打一耙的无礼。

       张新杰说完这句,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他完完全全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旦脱出口,话里的意思就有点不受控制地带了些被误解的嫌疑。

       他懊恼心想,如果这么容易就被叶修左右情绪,那也未免显得他在这六年中没有多大长进。

       可要解释清楚……张新杰看看叶修神色,那不就给了叶修一个可以尽情嘲笑他的把柄?他突然叹口气,把柄?一个先爱上的人,难道不是早就浑身破绽了吗?一个不嫌少,两个不嫌多,叶修要真想刺痛他,他可能已经体无完肤了。

       现在是叶修不相信并且不接受他,比起隐瞒,更有利的是表达。

       张新杰突然想得前所未有地通透了。所以他立刻道:“抱歉,我不是在怪你。叶修,我的意思是……”尽管已经做好思想工作,他还是有些难以启齿,掩饰般地正了正并未滑落的眼镜,“我的意思是……”

       他突然对上一双带着玩味笑意的眼,思绪再一次停顿,卡壳了。

       “是什么?”叶修并没有继续在意,自己随便找个了地方坐下,抬起头,望着吞吞吐吐的后辈,似乎觉得很新鲜,很有趣,顺口追问,“新杰,如果你还是这幅状态,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个时间再谈谈。”

       “不用!”张新杰脱口而出,定定神,找回状态。他整个人突然变得像一座山那样稳定而沉凝,“我的意思是,只有你能这样改变我。”

       叶修错愕,他没想到张新杰居然能真的这么直白地说出这么一句话——一句情话,而且是在拒绝过他的正主面前。

       他措手不及,咳了咳,偏过头:“……过分了啊。”

       “实话实说。”注意到对方躲避的姿态,张新杰彻底放下了心里那点纠结,甚至还能自如地反过来调侃对方,“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改变?”

       “……”叶修沉默着,什么改变?会说情话了吗?还是放弃委婉放飞自我了?这些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他还心存侥幸想先糊弄过去呢,最起码把集训熬过去吧?到了比赛你还能继续搞什么幺蛾子?至于比赛结束后……他完全可以回家躲得远远的,隔绝个几年,他就不信掐不断。感情是需要经营的,一朵未经浇灌的花,迟早枯萎,何况根茎本就脆弱。

       他沉入自己的思考中,没注意张新杰已经一步一步走过来。直到身边的沙发下陷,他才发现对方正坐在另一端。这另一端也并不远,至少他能将对方的脸看得清清楚楚。

       张新杰正凝视着他,那双眼专注到了一种动人的地步,几乎让叶修误以为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

       叶修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在他复盘的时候,阅读比赛的时候,监督队员的时候,甚至是对着女粉丝微笑的时候,如果也是用的这种眼神……恐怕对方会心甘情愿竭尽所能地满足他的要求吧?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这种眼神,浪费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人身上?


       张新杰如果能知道叶修的想法,大概会坚决反驳,并在叶修身上试一试他的猜测。可惜他不知道。

       他原本在认真观察叶修的神色,思索接下来该怎么打开话题,却发现对方似乎走神了。张新杰瞬间心情复杂,这就好像他正准备全力以赴发起挑战,却发现对方直接gg了,所有力气全使在了一团棉花上,轻飘飘无处着力。

       “叶修。”他无奈叫了一声。

       “嗯?”叶修应道,换了个放松的姿势,背靠上柔软的沙发。他的面容本来全隐在阴影中,这下子却变得半明半暗,有一种扣人心弦的神秘。他唇边的微笑不知什么时候又绽开了,光影落在那忽明忽暗的微笑里,像是慢慢揭开一个漩涡,吸引人被彻底吞没。

       张新杰忽然想到,叶修是一个很爱笑的人。

      他看过叶修的很多笑容,苦笑、嘲笑、自信地笑、大笑、微笑……却唯独想象不出来,竟然还能散发出这么蛊惑的味道。

       他毫不意外地被蛊惑了。

       并且无意逃脱。


       “有点渴。”叶修舔了舔唇,四处寻找,“应该有饮料吧?不含酒精的那种。”他转头,询问另一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对方蓦然幽深的眼眸。

       没有。

       张新杰定定看着他,暗色里一些隐晦的心思像烧不尽的春草,在灰烬里疯长。他正被吸入漩涡,失魂落魄。在神魂颠倒的那一刻,一个主意像闪电划过天际,划过了他的脑海。

       “找找吧。”他也舔了舔唇,想象舔舐对面那双唇的触感。应该是柔软的,会和他的手一样微凉吗?不知道,那需要验证……怎么验证……?

       叶修循着他眼神的提示,“这个?”他拿起一罐饮料,在昏暗的光影里尽量辨认,“……好像是水果味的饮料。”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向张新杰确认,“是果味饮料吧?”

       当然不是。

       张新杰仿佛在安抚他的疑问,声音轻柔、沉着、天然地消去所有怀疑,“你可以自己试试味道。”

       见他不曾否认,叶修放心了,果然抿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喝不出是什么水果啊?味道太杂了。”



tbc


我对不起你们……废话太多了,还没到车……

评论(13)
热度(98)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