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5

目录及文包


15 死结(下)


上章最后一段修改了一下,那里情感描写的不是很准确,让你们误会了,评论区也有人感到困惑,所以解释一下。其实新杰并不是单纯的吃醋,他没有立场啊(稍微为新杰心疼一下,吃醋都没立场这是有多惨),当然,他肯定是生气的,本章来交代原因了!


-----------------------


       叶修还未曾分辨清楚张新杰这一眼中究竟包含了多少种情绪,对方便若无其事转过了头,问:“喻队已经说完了,接下来该谁?”

       “……我。”李轩很不甘愿地举起手。

       瞬间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到了李轩身上。叶修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下意识又看了看张新杰,却只能看到对方棱角分明又略带冷淡的侧脸——依旧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不对啊,刚才张新杰那个眼神……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

       “看出什么了吗?”有人含笑问。

       “……”叶修转头,顿了顿,十分认真,“文州,你今天晚上有点太八卦。”

       “那也要看是对谁吧。”喻文州喝了一口果汁,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说起来,要不是王杰希配合,他本来还需要绕个弯再把话题引到这边来的。能坑到叶修一回,就算是和对手联手,那也值回票价了。喻文州这么想着,唇边笑容不禁微微加深。

       他转念又一想,这么说来,叶修并不知道王杰希早有所察觉吗?不愧是魔术师,果然深不可测。


       “文州你还记得哥是领队吗?”叶修正色,开始一本正经地吓唬人,“你小心哥哪天忍不住真给你小鞋穿!”

       喻文州轻咳一声,“叶神手下留情,其实我也是在帮你啊。”

       “免了。”叶修干脆道,“这件事我有办法解决,不就一个张新杰么,”他说的很大气,“整个霸图都是我手下败将,我会被一个小牧师难倒?”

      ——可这不是荣耀,张新杰也不是什么“小牧师”吧。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吐槽。


       此时此刻被称为“小牧师”的人也如叶修所料,心情非常非常非常地动荡。

       刚才众人的一言一语,尤其是喻文州和张佳乐的话,犹如一颗石子,投在本就波澜微漾的水面上,浪潮翻涌,并且开始势不可挡——甚至深入记忆海底,将曾经许许多多一闪而过却被忽略的隐患全都搅了个翻天覆地。

       海天颠倒。

       醍醐灌顶。


       全联盟除了霸图,还有谁会清楚他的作息时间表?

       叶修!

       就只有叶修!

       哪怕那只是队长无意间说漏,可这种事情,一般人谁会去刻意记住?说叶修没有关注他,谁信?!


       凭良心来说,他和喻文州,同为黄金一代,同为战术大师,明明是他认识叶修在先,明明该他这个霸图副队长得到的关注更多——霸图和嘉世是宿敌,霸图和叶修是宿敌,可为什么,为什么叶修有事宁愿去找喻文州,都没有丝毫想到过他?

       是嫌麻烦吗?是因为事实上叶修和蓝雨交情更好吗?还是说——连叶修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或许他只是……在下意识地,避开他?


       第四赛季那一句醉酒的告白,叶修究竟听到了没有?究竟有没有放在心上?他曾有那么一刻,相信过了吗?

       那么,叶修是真的在有意无意地逃避他吗?从第四赛季到现在?六年多的时间?!

       张新杰双眼茫然,在记忆海中,从那些繁琐又为数不多和叶修有交集的画面中一一搜索。可这时间跨度太长了,哪怕是他,也不敢完全保证是否有明确的事情表明叶修确实在避开他,可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自那晚之后,他和叶修,确实真的再也不曾单独相处过。


       张新杰突然非常后悔,当初他为什么要喝得那么醉,以至于醒来后不太清楚自己曾做过什么,而只记得自己冲动地表白过。当时叶修是什么表情,什么反应?还是那样无所谓地一笑而过吗?而且他有指名道姓吗?万一……万一自己只是说了一句喜欢,却不曾说过是谁,那叶修……会不会以为自己醉酒认错了人??

       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瞬间袭击了一向冷静从容的张新杰。


       强烈的不甘与困惑,伴随着一连串的疑问冒出来。张新杰全身微微颤抖,坐在那里,背脊挺得笔直,放在身侧的双手却紧紧握成拳。他努力阻止着现场质问叶修的冲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处于极度不适的头晕目眩之中,难以自拔。

       混乱的灯光让他更加难受。

       他闭了闭眼,让自己好过一些。

       必须要用什么来克制——用什么呢,KTV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能效果很好地麻痹神经?

       他一睁开眼,目光便下意识地要向叶修那边看——简直就是魔怔,好像眼睛自己长了腿,都非他这个主人所属了。张新杰赶紧拉回视线,漫无目的地游走。

       好像宿命一般,视线最后定格到了一直被职业选手弃之不理的红酒瓶上——这个KTV消费不菲,档次高级,连包厢里的酒瓶都包装精美,透明的玻璃,深红的酒液,在炫美迷离的光芒下,显得如梦似幻,也在他的眼中,显得十足诱惑。


       他的告白,叶修已经忽略了一次,又拒绝了两次,说真的,哪怕是为此而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张新杰,原本在清醒的情况下,也没有勇气立刻再来一次。

       没有人能接受自己被拒绝。

       每一个深爱的人,决定告白的时候,必定是要鼓足勇气、下足暗示的。何况那是叶修,是他从来都看不透的男人,他在叶修面前,完全没有信心。

       说实话,在得知叶修和林煜结束炮友关系之后的那次表白,张新杰甚至想过,即使是叶修答应仅仅保持身体关系,他一定也能欣喜若狂。只要叶修开了口,他就有办法一步一步地撬开坚实的蚌壳。

       但叶修只是告诉他,可惜,你遇上的人是我。


       叶修真的很聪明谨慎,他一眼看破自己的意图,便干脆让自己无缝可插针。


       可张新杰知道,他今晚已经等不了了。

       他等不了了。

       他必须要问出这个问题。

       酒精是最好的催化剂,能给予他一些勇气。张新杰在拿起杯子的时候,还在自认为冷静地计算,到底要多少定量,才能完美地让自己在面对叶修时,保持微醺而尚存理智的状态,好得到想要的答案。


       他根本没有看叶修,所以也不知道叶修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自己。  

       因此当他端起那杯在他看来酒量适中的酒杯时,叶修第一时间悄无声息来到他旁边,伸出手阻止了他:“新杰,这可是酒,不是果汁。”


       苏黎世天气温凉,叶修体质又不是很好,哪怕是在热火朝天的KTV,他的手依旧温度比一般人要稍微低一点。

       因此那肌肤微凉的触感立刻让张新杰一振,神智稍微拉回一点。他抬眼,看到一张灯光下迷幻又清晰的脸,苍白面色也显得艳红了许多,神色是熟悉的淡然,便定了定神,语气也是淡淡,“我知道。”

       “那你这是?”叶修挑挑眉,“以为他们玩得疯了,明天就不训练?”

       “我记得明天下午有队内练习赛。”张新杰牢牢看着他,想要找出什么端倪。

       叶修被他格外专注的眼神盯得不自在,为了转移注意力,想将酒杯抢下来。但张新杰看穿了这一点,手一动,叶修就够不着了,只能微微偏开视线,咳了咳,“小张啊——”

       “新杰。”

       “……什么?”

       “你之前一直都是叫我的名字。”

       “这个没什么区别吧。”

       “既然没区别,为什么半途要换?”

       “……”叶修哑口无言,心想奇了怪了,今天晚上一个二个都来怼我,我是得罪谁了?他深吸口气,“新杰,你酒量也不是很好,还是别喝了吧。”

       张新杰看着他半晌,才缓缓道:“你这是,在关心我?用什么身份?叶领队,现在可不是训练时间,而且我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就算你是领队,也没有理由干扰我的私事。

       叶修算是怕了他了,自暴自弃地道:“朋友,朋友总行了吧!新杰你这是和我杠上了?”

       张新杰见他有些动气,不自觉放柔了些表情,原本抿得笔直的唇线也稍稍软化了一些,显得不那么冷硬,他道:“没有。”紧接着,他悠悠道,“生气了?”

       叶修没有回答,偏着头,略略低下,看不清表情,呼吸清浅。

       张新杰于是知道了答案。说不上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些高兴。叶修从来都不是一个情绪起伏很大的人,就算是当初逼他退役的嘉世老板和刘皓那些人,叶修说起都只是一笔带过,顶多遗憾地叹口气,然后还是会心无旁骛地向前走。

       也可能是这段曲折真的让叶修有些头疼吧。

       张新杰想到这里,又有点心疼。他无意给如今压力在身的叶修增添烦恼,可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如果可以……如果可以……如果叶修可以一直心无旁骛地为他的荣耀倾尽热忱,张新杰愿意当自己是那个站在远处为他鼓掌的路人。

       可事实证明,他终究不希望自己只是个路人。连朋友都不忍。


       “这里太吵,旁边包厢没人,要不要去坐坐?”张新杰终于开口了。

       被邀请的对方有点意外又似乎意料之中地看了看他,沉默了一下,他当然能听出张新杰这句话的潜台词:别拖了,我们谈谈吧。

       可这是在外面,万一有人不慎闯入,会不会认出他们?

       见叶修有点犹豫,张新杰晃了晃手中酒杯。两人双双低下头,红色的液体流光溢彩,散发着动人的芬芳,那艳色混合着香气,实在是勾引人的神智。

       这威胁意味太浓了。

       叶修果断道:“好。”



tbc


下章可能开车,第一次写肉,让我多酝酿酝酿


评论(21)
热度(111)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