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雪径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张叶】理智之城 14

目录及文包


14 死结(中)



       “哎哎哎这首是谁的?自觉点出来认领啊!”有人突然叫道,“好像还是粤语版的……”

       还在沉思的叶修看了眼对面,喻文州朝他笑笑:“不去吗?”

       “你们玩你们的,我补会儿眠。”叶修说着又觉得困,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喻文州不置可否,离开了这一角,也融入了喧闹气氛中。叶修环顾四周,不意外地发现,整个KTV里,好像只有两个人至今还游离在喧闹之外——一个是张新杰,一个就是他自己。

       真是一个巧合又荒谬的必然。

       叶修如此想着,被他扫视过的那个人却突然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微微抬头,准确地找到了这个所在。

       迷离的梦境倏忽散去,每一缕光线都仿佛清晰起来。

       ——也因此,对方的神情,他看得清清楚楚。

       镜片后的那双眼眸盛着暧昧不定的彩光,浮浮沉沉,明明灭灭,却更衬出不可见底的深邃。他的神色也不是叶修猜测的心不在焉,而是一如平常的平静淡漠,似乎外界再怎么喧闹,也无法改变他本身。

       这种神情叶修非常熟悉。他第一次见到张新杰时,就知道这是个很坚定很执着的人,执着到顽固,可能比他还要学不会妥协。


       其实喻文州所说的情况,叶修早就考虑过。

       但和喻文州不同的是,他从一开始就否决了这两种选择。石不转当然不可能退出国家队,他这个领队也无人可替。看似有所转圜,其实无路可避——除了解决根本问题,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叶修一直都是个很有理智也很有原则的人。虽然他的对手们经常说他猥琐没下限什么的,可但凡了解他一点点的,都明白他极为公私分明、遵守规则,做人做事也很讲究分寸,从不逾越。但很少人知道,他的感情也是如此。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就微微皱眉。大概是看出了他的疲倦,嘴唇微动了动,但最终没有说话。叶修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这是这几天他们唯一的私下互动。

       叶修收回视线,靠着柔软的沙发背,颓在那里,微微闭上眼睛。模模糊糊中他突然想起林煜,想起那天的争执和矛盾——尽管在他看来这根本不用存在,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那些事情已经很遥远了,可越浅淡,在这样吵闹的环境里,却突如其来地越发鲜明。


       那时候他和林煜第一次上床没多久。

       叶修其实是很感谢林煜的。重逢之前,他对于自己的性取向一直有点挣扎,毕竟从小被灌输的观念就是家里给他铺好的路,即便他为了游戏半途而废,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也飞快地接受自己这辈子只喜欢男人。

       他第一次和林煜做的时候,表面装得淡然,其实非常紧张,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以至于林煜进入得很困难。

       但林煜很耐心。前戏一个多小时,林煜没半点抱怨嘲笑,动作依旧温柔而细心,还不停随着他的反应做出调整,使尽浑身解数缓解他的紧张。

       要说和林煜的床事是什么感觉,叶修只能说,享受。

       而他们平时的相处,也并不特殊。又兼有着一层朋友的关系,亲近而不暧昧。时间一长,叶修就觉得,同性恋也没有什么嘛,并不是错误,又没犯法,也不影响他玩游戏,而且那段时间压力真的非常大——嘉世让他心力交瘁、筋疲力尽,发泄一下反而能状态更好地迎接比赛。

       反正他又不打算谈恋爱,这样一举两得又有益身心的关系,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也不错。

       直到有一天,林煜告诉他,开始打算结婚。

       叶修突然反应过来,他对林煜也不是没有感觉。否则怎么会在那瞬间,有一点失望。尽管这并不到爱的程度,可他也是有一点点喜欢的。

       可林煜的选择也无可厚非。林煜男女不忌,还是家族的继承人,不管从哪方面考虑,都是联姻的实惠远远大于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不管这个男人是谁。叶修并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要求些什么。

       因此叶修没有多少犹豫,他直接告诉林煜,什么时候订婚,他们就什么时候结束床伴关系。叶修彻底断了心思,反而轻松起来,本来在他看来恋爱很遥远,或许幸福,但免不了分心,荣耀女神才是实实在在的,失恋也算不了什么,还能避免失去一个朋友,怎么看都划算。

       林煜自然是当场答应。虽然他的面色大概有点复杂。

       当时叶修很淡然也很认真地想,除了荣耀,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人事,更值得倾尽热情了。


       可现在这情况,真是棘手。

       比荣耀还要棘手。叶修宁愿听黄少天叽叽喳喳一天一夜,也不想再拒绝一次张新杰。他觉得现在的状态就很好,忙碌但满足,能心无旁骛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玩喜欢的游戏,不需要感情的负累,也没什么值得发泄,他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平平淡淡的,挺合适。

       何必自找不愉快,来个人管自己?

       可偏就有这么一个不识趣的人要来搅局。

       这个人还是职业圈的后辈兼朋友,昔日的对手,如今共事的队友。他还不能很干脆地断了来往,必须要负起大半责任,要关心对方身心状况、嘘寒问暖,还要被迫让步。


       难道就因为他曾差点对那个张小牧师产生过非礼的念头吗?!

       天地良心,那是人之常情好吗。


       “……哈哈哈哈队长你也有今天啊!”一声幸灾乐祸的大笑传来,叶修实在没有办法忽略,只能不舒服地张开眼,果然是黄少天正在那儿洋洋得意地撺掇自家队长,企图见到喻文州难得一见的吃瘪样子。

       而喻文州也确实一脸无奈。

       “真没想到王队这么……干脆。”李轩啧啧感叹。

       叶修好奇:“怎么回事?”

       黄少天一见他居然感兴趣,立刻凑过来,难得用赞叹的口吻:“我跟你说老叶,简直了,队长那评分本来应该是第二的,结果唱到最后一段的时候话筒快没电了,王杰希这家伙太有心机了,假装好意把另一个话筒给了队长!然后队长发现人话筒根本没开!!”

       “是啊两句没唱,喻文州就中枪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狂笑。

       “几位笑得很开心呢。”

       有人突然在他们身后笑吟吟道。

       “呃……”

       “张佳乐你一个前辈怎么能这么嘲笑后辈?你看你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快给我们队长道歉!”黄少天正色。

       “卧槽我什么时候嘲笑喻文州了!”张佳乐大怒,“你看清楚,明明是李轩好吗!”

      “???!!!”李轩张大嘴。

       站在他们身后的喻文州神色不变,定定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咳咳:“队长,不是要爆料吗?”

       “是啊喻队,大家都等得很焦急呢。”其他人也正好在这时围过来,几个妹子干脆帮了一把开口催促。

       喻文州若有所思,想了几秒,目光落在一直装作无动于衷的叶修身上:“之前大家都没说过和领队有关的吧?不如我来起个头?”

       瞬间众人兴奋。

       叶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喻文州慢条斯理:“说起来我一直觉得前辈应该补偿我点什么,不能因为我们是朋友,就那么理直气壮凌晨五点半硬生生把我叫起来,帮你分析对家的资料啊。睡到一半被吵醒真的很痛苦的。”他冲叶修叹了一口气,一副很慷慨大方的神情。

       叶修都要为他委屈了。


       没有人注意到,那一瞬间张新杰眸色微沉。


      “啊这件事!”黄少天也想起了,“我就说那天早上队长怎么醒的那么早!完全不符合他的习惯好吗!老叶你这也太没下限了吧!一个挑战赛的队伍你一个战术大师就够了,居然还拉上我们队长,要不要脸啊你!就不怕人家知道了真相会哭吗!”

       唐昊孙翔几个小年轻纷纷露出鄙视的目光。

       孙翔突然反应过来,脸黑了:“挑战赛?!”

       “嘉世?!”肖时钦也开始怀疑了。

       叶修忙道:“想什么呢,那可是我们兴欣自己辛辛苦苦打出来的。文州帮的是我们打诛仙战队那一场。”

       “诛仙?”周泽楷思考,大部分都露出茫然不解的目光,他们仔细搜索了一番,发现对这个战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深刻印象。

       反倒是义斩的几位当初比较关注,楼冠宁解释:“这队是打过联赛的职业战队,当初呼声很高,如果不是突然冒出了嘉世和兴欣,他们应该会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张新杰最后补充了一句:“他们的教练是张益玮。”

       周泽楷恍悟。几个老选手也恍悟。

       只有义斩几人用疑惑又佩服的目光看了一眼张新杰:不愧是联盟最严谨的选手,连这种资料都会注意搜集吗?霸图的副队长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看来以后对霸图,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他们并不知道,那是诛仙沾了兴欣,不对,更准确来说,是沾了叶修的光。


       张佳乐忍不住:“那也不需要你加上喻文州两个吧,欺负人呢?”

       叶修懒懒看他,刚要开口,方锐就吐槽了:“你们是不是联赛被我们兴欣欺负得够惨,忘了挑战赛时候的兴欣只是个临时网吧队的程度,还缺了哥这个黄金右手和联盟女神的大腿了。” 

       “的确,那时的兴欣除了叶秋,也就乔一帆和魏琛勉强还有点职业水平。”王杰希客观道。

       “……”也对。众人点点头,瞬间又反应过来。

       “什么叫联赛被你们兴欣欺负得够惨?!拿了冠军很了不起吗很了不起吗很了不起!是不是还想见识见识本剑圣一挑二的英姿!!”黄少天不爽。

       “不止呢,黄少和树英勇搏斗的英姿,什么时候让我们再见识一下呢?”苏沐橙微微笑。

       “…………”黄少天。


       就在黄少天即将被嘲笑的时候,王杰希突然莫名其妙地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叶修怎么在没有手机的情况下叫醒你的?”


       “这种事情好像是挺难的。”肖时钦思索,“难道喻队晚上睡觉也会开着QQ的提示音吗?就不怕被打扰吗?”

       黄少天不确定地说:“难道是QQ的特别关心?上线会有提示音吧?可队长不是习惯开静音吗?”

       “蓝雨队长对昔日敌队队长设置了特别关心?!”楚云秀十分肯定道,“我觉得,这其中有猫腻。”

       “我也觉得。”钟叶离更加肯定地附和。

       “……难道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孙翔被她们严肃的样子吓到了,磕磕绊绊地说。


       叶修看了看喻文州,发现对方正笑眯眯地也看着自己,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无情打破幻想:“你们想多了,网吧有座机。”

       这个真相揭示得毫无娱乐性,令吃瓜路人哀叹不已。


       而张佳乐想到了另一件事:“其实你完全可以叫新杰啊?叶修你不是知道新杰有早起锻炼的习惯吗?”他很鄙视地说,“居然宁愿去打扰一个正在好眠中的人,太卑鄙太无耻了。”

       喻文州似乎是想善良地帮好友兼前辈挽回一点脸面,温和地道:“也没有这么过分吧,我可是很重视——”他将这两个字说完,顿了顿,不动声色地在张新杰和叶修两人之间扫了个来回,才满意地继续道,“——前辈的。前辈有求,岂敢不应?”

       最后八个字,简直是温柔动人,余音绕梁。

       叶修:“……”喻大队长你能安分点吗?


       李轩疑惑:“张副队那么早就起来锻炼?”

       张佳乐点头:“我刚到霸图的时候也惊呆了好吗!老韩都没有这样好吗!”

       “……这在电竞圈都算是很惊悚的作息了吧。”李轩感慨,“这么惊悚的作息居然连职业圈其他人都不知道,那叶神是怎么知道的?”

       张新杰淡淡的眼神跟着众人,一起望了过来。

       叶修又想抽烟了:“别小看前辈,每个对手的弱点和优势,我可都了解得很清楚的。尤其是你们霸图。”

       众人齐齐翻白眼。

       “是吗。”冷定的声音响起,张新杰突然开口。他的眼映着炫丽的光,却仿佛一点也没有被这光所侵染,叶修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直觉那底下暗藏的冰包围着一层幽幽的暗火,“我真荣幸。”他的语气也平淡无奇。


       长久没人理会的屏幕正自动播放着等待的伴奏,那是一段十分耳熟的旋律,带着所有流行歌曲都拥有的狗血元素,深情、爱而不得的痛苦、分离的不甘、撕心裂肺的思念,足够催人泪下,却不够铭心刻骨。

       至少,没有张新杰这复杂的一眼,来的深刻。


tbc



评论(10)
热度(109)

© 蹈雪径 | Powered by LOFTER